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六十七章 挑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七章 挑撥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那情,染紅了楓葉。看最快章節就上

在宅子中,輾轉反側,少了那圈你入睡的人,真的好不習慣。第二天梳洗完畢,我去找母親,發現那滿池塘的蓮花已經展開了,朵朵透著妖艷的紫色。而那荷葉,露珠像是水晶般在蹦跳滾動著。

蓮花一夜綻放,而未等我仔細欣賞便耳尖的聽到母親的房中似有不速之客。

剛想走進去,卻在門口的時候被一隻手給抓住了,轉頭一看竟是北冥。

「你怎麼這麼陰魂不散?」,我下意識的脫口而出。

北冥輕笑,鬆開我的胳膊。「陰魂不散才能執念不散,鬼本該就是如此1

每句話,都像是飽含深意,但是我一句也沒有聽懂,或者說故作糊塗。

「不管多不喜歡,都要收斂在內1,北冥目不轉睛的望著我,「雲妃和西魅在裡面1

雲妃西魅?!

心裡咯了一下,我便趕緊走了進去,一進裡屋,便看到雲妃正坐在母親的窗邊,而西魅則面無表情的站在雲妃的身後。

雲妃面帶笑意,似正在和母親熱絡的聊著什麼,倒是西魅先發現了我。

「呦,妹妹回來了?」,西魅漫不經心的抱著雙臂,「昨夜睡的可好啊?」

聞言,我輕笑出聲。「若是妹妹睡的不好,方能使姐姐舒心,那妹妹的回答是……徹夜難眠。」

似乎我和西魅只要現在一遇到便是火星撞地球,自然而然的鬥了起來,不管當著誰的面。今天我倒是有些收斂了,畢竟母親還在這裡,可是西魅卻像是破罐子破摔那般全然不顧一切了。

「瞧這兩姐妹,就愛逗樂1,母親輕笑出聲,而後望向我。「婉兒,雖然你才進宮,但是該有的禮數不能少,見了雲妃娘娘也不行禮,剛剛西魅都跟我行禮了1

母親剛說完,西魅便輕哼了一聲。「是大哥逼我的1

滿嘴的不情願,若是外人聽了會覺得這西魅不識大體,而母親剛剛刻意提到『禮數』二字,必然是在提醒我。

「雲妃娘娘日安1,我故作乖巧的對雲妃行禮。

「自家孩子這麼客套幹什麼?1,雲妃笑眯眯的望著我,而後捧起了母親的手。「陛下也真是的,妹妹都傷成這樣了,昨個卻跑到我那裡!我啊想著,妹妹初次入宮需要陪伴,便好心勸著陛下過去,可是陛下硬是不肯!哎1

呵呵,明裡探望,實則炫耀。

但是面對雲妃這樣的挑釁,母親卻依舊保持笑容。

「那才證明雲妃姐姐才陛下心尖上的人1,母親掩嘴低頭,「怪不得陛下以前老是念叨著『霓不如裳』1

此話一出,首先變了臉色的是西魅,她皺了皺眉轉身就走不顧北冥的呼喚。

「芩妃娘娘,抱歉1,北冥對母親笑了笑,轉身便走,我想著他一定是去追西魅了。

這句話,自然會讓西魅不高興!霓裳是冥后和雲妃的名諱,所謂的『霓不如裳』便是雲霓不如雲裳的意思,這句話讓雲妃高興,卻也踩了西魅的痛處!

雲妃的臉先是得意了一下,繼而故作正經的咳嗽了一聲。

「妹妹啊,這話可說不得1,雲妃說完便徑直起身,「稍後我和陛下說說,要他來陪陪你,先走一步了!有什麼需要,只管跟姐姐說1

「謝謝姐姐1,母親微笑,「婉兒,替媽送雲妃娘娘1

「是1,我故作乖巧道。

將雲妃送出了別院,我的微笑一直保持到她的背影消失,而後關上院門轉身的時候,卻見母親坐在池塘邊,手中捧著一朵蓮花。

拿著蓮花深深的嗅了一口,母親眯著眼睛滿臉的陶醉。

「適才說那句話,我是刻意為之的,婉兒你可知道為何?」,母親睜開眼睛,對我淺笑。

我走了過去,坐在旁邊而後伏在了母親的腿上。

「媽是想離間雲妃和西魅之間的關係1,我輕聲道。

母親輕笑出聲,將我的頭髮散開。

「是,雖然西魅與雲妃早就起了嫌隙,但畢竟那親情在那!若是出事,那西魅勢必還會站在雲妃那邊一致對外的1,母親將我的長發放入水中,「所以,我們必須抓住對方的軟肋!那西魅最在乎的,便是亡故的冥后,我如此一說她勢必對冥君和雲妃又多恨了一層1

聽了這話,我轉頭望向母親。「媽,連著冥君也一起恨了,你不在意嗎?」

母親眯了眯眼睛,笑而不語,只是拿起一片荷葉,用荷葉灌水而後再倒在我的頭髮上。那荷葉的香氣透過水滲進了我的頭皮,加上陽光的照拂,讓我舒服的閉起眼來。

已經有多久,母親沒有親自給我洗頭了?!這種感覺,真的很好。

洗完頭,坐在庭院之中,風乾了頭髮之後,母親拿著木梳給我梳頭。她的動作很輕柔,像是溫柔的撫摸。

「媽,你不是鬼1,我突然冒出這麼一句。

原本,這樣的時光我該享受,但是心中的疑惑太多太多,瞬間在安逸中涌了出來。

「是啊1,母親柔聲,「我是惡煞1

「惡煞?1,我轉頭望向母親,「既然你是惡煞,為什麼卻能在車禍中受傷?」

不僅受傷,差點便死去了,若早知道她是惡煞,我也不必鬼節祈求惹上了判官一家。

「因為那時的我,當真的是肉體帆胎!否則,怎麼能孕育你1,母親對著我微笑,「車禍是我沒有預料到的,我更沒有預料到你會為了媽不顧一切!所以,我活了,但是只是頂著一張皮!因為人的肉身早已經死了1

「所以,丁凡真的是你殺死的嗎?1,對於警方說的話,我還是不太敢相信。

母親突然放下梳子將目光投向別處,「欺負我女兒的,我必定不會放過!這就是所謂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斬草除根1

「可媽……」,我起身站了起來,「我最想知道的是,為什麼你要孕育我幾生幾世?1

這話剛出口,母親的眼神陰暗的下來。「有些事,沒有到該告訴你的時候,我是不會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