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七十二章 斷絕關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二章 斷絕關係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每一步,如踩利刃,痛的是腳傷的是心!

縱使萬箭穿心般的痛,卻依舊在眾人面前保持微笑,像是在給自己保留最後那一點的尊嚴!

「女人,回來1

正欲跨過門檻,身後突然傳來了殤歿低沉的聲音,心臟猛的抽搐一下,便有痛隨著搏動深深淺淺的擴散開來。

未等我有所反應,一隻大手便直接板過我的身體,對上那雙寒漠的眼睛,我的故作冷靜差一點便全盤崩潰了。

殤歿望著我,目不轉睛。「我放不下你1

這一句『放不下』直接讓我淚如雨下,一把推開殤歿,下一秒便緊緊的抱住了他。

「我恨你1,我望著殤歿,視線模糊。

「沒關係,我愛你就好1,殤歿淺笑,眼中有暖層層疊疊的盪開。「可若是我在一起,便註定是一條死路……」

未等殤歿說完,我迅速的抬起頭。「那我就陪你一起死1

「所以,這算什麼?」

就在我和殤歿相互凝視,已將全世界排除在外的時候,冰靈的聲音打斷了彼此眼神的糾纏,我轉臉看到了一張帶著笑意的絕美容顏。

「所以,這算什麼?」,冰靈的目光里儘是錯綜複雜,「你們將我置於何地?」

話中充滿了斥責,那眼中的哀怨像是我才是後來居上的第三者一樣。

但是,對於冰靈的話,所有的人都只當做充耳不聞,唯獨殤母亂了陣腳。

「冰靈,殤兒一時鬼迷心竅,你容我去跟他說說1,殤母安撫完冰靈,一轉身變了臉色怒氣沖沖的走到了殤歿的跟前。「殤歿,你到底想要幹什麼?1

這是殤母第一次叫殤歿的全名,語中帶著憤恨,每個字幾乎都咬這牙齒說出來的。

「想替自己,做一回主1,殤歿望著殤母,面無表情。

「既然你殤歿被我生了下來,便註定由不得自己做主1,殤母狠聲,完全沒有了之前的慈母之態。

為什麼,殤母的這句話我聽出了些許的詭異?!什麼叫,是她生下便作不得主?!

殤歿望著殤母,握住我的手舉到了她的面前。「由不由得,今天也必須由得1

殤歿的話,擲地有聲,每個字都生生的砸在了我的心尖,我覺得這一次他真的是豁出去了,而豁出去的結果便是與殤母徹底決裂。

「你想要自由是嗎?1,殤母突然指著殤歿尖叫起來,「我為了孕育你耗盡了所有的修為,我為了你獨闖萬骨枯被囚禁了千年!你想要自由,便將我付出的所有,一次性的全部還清1

什麼叫為了殤歿?!殤母被關在萬骨枯和殤歿有關嗎?!

殤母的話讓我惶恐不安,而殤歿淡淡的望向殤母。看最快章節就上「那我,便把你給予我的東西一次性還給你,好斷了你我之間的……母子之情1

此言一出,眾人紛紛變了臉色,但是他們眼中所表現的不是驚愕而是惶恐,像是有什麼可怕的事情將要發生一樣。

「斷?1,殤母顫抖著手指著我,「為了她,你與我了斷?1

「如果非要選擇一個的話1,殤歿望著殤母,眼神淡漠。

這一次,殤歿是認真的!儘管他一直不肯表露,但是當真是愛我的!愛我愛到,可以與自己的母親斷絕關係!

「哼!你們母子是在表演雙簧嗎?1,冰靈突然冷笑起來,「想要搪塞我、打發我?1

此刻,殤母顯然已經聽不到冰靈在說什麼了,她直勾勾的望著殤歿渾身顫抖。

「好!好1,殤母咬牙切齒,「那,就把我給你的,還給我1

後面那句,幾乎是吼出來的。

對於殤母的叫囂,殤歿沒有做出任何的回應,而是目不轉睛的凝視我,而後突然用手隔絕了我的視線。

「別看1,殤歿在我耳邊輕聲道。

不安感襲來,我下意識的推開殤歿的手,卻發現眼前一片漆黑。

「唐果,看好溫婉1

正焦急之際,殤歿說了這麼一句便猛的將我推開,而後我踉蹌一下跌入一個懷抱之中,聞那香味就是唐果。

「唐果,我看不見了!為什麼我什麼都看不見1,我一把抓住了唐果的手。

「殤歿封住了你的視覺1,唐果緊聲,一把將我緊緊的束祝

封住視覺?!殤歿不想讓我看到,他想做什麼?!他到底想要做什麼?!

「大人1,

伸出手完全沒有目標的揮動,可是唐果將我束的緊緊的,完全不給我掙扎的餘地。

「小妞,不要動1,唐果提高音量,「別讓殤歿白白犧牲1

犧牲?!那便是死啊!殤歿要把命還給殤母嗎?!不要!我不要這樣!

「大人!我們不在一起了!不在一起了!你不要傷害自己!娶誰要誰都沒關係,只要大人好好的溫婉什麼都不在乎1,對著眼前的黑泣,我泣不成聲。「大人,聽夫人的話,娶了冰靈吧!溫婉不會再吃醋也不會再嫉妒了1

「也許你能委屈自己,但我捨不得委屈你1,殤歿的聲音在遠處響起,「聽話,不要哭1

「大人,求你別死1,我抖著身體軟在了唐果的懷裡。「大人非要死的話,帶著溫婉一起1

「女人,怎麼不怕死的嗎?1,殤歿啞著聲音。

「怕!我怕死!可是更怕失去你1,我抽泣起來,「大人,你別死好不好?!溫婉害怕1

說到這裡,我一把掙脫唐果的手『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夫人,大人會娶冰靈的!求求您不要生氣1

剛準備磕頭,我卻被一股力量直接吸起來,身體瞬間懸浮起來。

「我的女人,不需要跪任何人1,殤歿的聲音中帶著不可置否。

「大人1,我哭喊著,使勁掙扎。

「乖,不許哭1,殤歿放柔了聲調,「是我的女人,就乖乖聽話1

我硬生生的忍住了哭聲,而周圍此刻已經是噤若寒蟬。

「養育之恩,不得不報!欠你的,還給你1

殤歿剛說完這句,整個空氣瞬間陰冷起來,在我驚呼出口之際,一聲痛吼突然灌進我的耳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