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八十章 挖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章 挖墳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我們需要找到鮫人,找到純凈之眸,再具體一點,生死簿便不得而知了,畢竟鮫人屬於妖,他的記憶有限。看最快章節就上

「你要做的就是,尋找鮫人,向他們借來純凈之眸1,生死簿眯了眯眼睛。

但是,這句話卻讓冥君沒了好臉色。

「這簡直是不可能1,冥君皺眉,臉上的皺紋深了許多。「找不到1

但是,我很疑惑他的話是什麼含義。

「難道不是有海的地方便有鮫人嗎?1,我望向冥君。

冥君搖頭沒有說話,卻是母親先開口了。

「鮫人已然消失了數千年,我年輕的時候也只有數面之緣1,母親輕聲嘆息。

這絕對不是個好消息!

「他們去哪了?」,我有些緊張道。

「有人說他們滿族滅絕了,也有人說他們沉睡海底1,生死薄聳肩,「總之,他們消失了1

消失了?!所以,我們斷了唯一的希望?!

正焦慮之際,大殿的門『當』一聲被推開了,而後西魅大步流星的走了進來。

「你怎麼來了?1,冥君擰眉。看最快章節就上

西魅還沒有開口,母親便瞪了冥君一眼。

「這話問的稀奇,我女兒為什麼不能來?1,母親說完這句,含笑迎到了西魅的跟前。「魅兒,來找你父親嗎?1

「不是1,魅兒依舊那副臭臉,伸出手指向我。「我找她1

找我?!這個時候,不是該算總賬的時機。但場面上,還是要過得去的。

「請說1,我對魅兒微笑。

「呵,心裡厭的要死卻還要裝作假惺惺的模樣,你倒是不累1,魅兒冷哼。

我倒是不惱,依舊保持笑容。「姐姐不累,妹妹也就不累了1

眼見這一場暗戰即將打響,西魅卻率先鳴金收兵了。

「算了,我來不是跟你吵架的,你不配讓我浪費時間1,說到這裡,西魅厭惡的望著我。「服藥都要藥引,何況尋人?!若我記得沒錯,母親有枚深海螺貝1

這話,在我還沒有聽懂之前,母親的眼睛卻亮了起來。

「深海螺貝?!那是當年老爺給小姐的陪嫁1,母親迅速的望向冥君,「那是鮫人所贈的1

此言一出,冥君立刻瞪大了眼睛。「對,我記得那螺貝!掛在雲霓脖子上的,甚是精緻!她曾經和我說過,是一位鮫人所贈1

「對對,小姐當年和我說過,鮫人贈與螺貝的時候曾經說過,想要找他跟著螺貝的指引便可1。母親雀躍了起來,「只要有這個螺貝,我們便能找到鮫人,找到純凈之眸1

事情,似乎突然有了轉機,但是我不懂為什麼西魅會突然幫忙。根據剛剛的情況,若是她不提及,估計母親和冥君根本記不得有這回事!

這也從另一個方面表面了一件事,那就是冥君真的對西魅的母親毫不在意!

「西魅,我沒有想到你這麼懂事1,冥君終於正眼望向西魅,「我很欣慰1

「我不需要你欣慰1,西魅撇了冥君一眼便將目光轉向我,「我只是想要她欠我1

西魅笑了起來,「因為那螺貝已經跟著母親陪葬了1

這話,讓我心裡咯一下。

螺貝和西魅的母親一起下葬了,若是執意要拿螺貝尋找鮫人,這意味中我們需要……挖墳?!這樣,對死者不敬,更是對西魅的侮辱!怪不得,西魅說想要我欠她!

眾人皆不言語,冥君更是臉色凝重,雖然他不重視西魅的母親,但好歹他是冥后,那名分還是實實在在存在的!

「魅兒,我們不能這樣做1,母親走到魅兒的跟前,目不轉睛的望著她。「這樣,對不起你母親1

「想對得起,你們也對不起了,也不差這一件!而且……」,西魅的目光怪異的落在了我的臉上,「她這麼做也是為了我們1

為了他們?!這話,我便有些不懂了!莫非,西魅看透了我的心思,知道我要喚醒焱魔?!只是,她怎麼知道的?!

「挖墳吧1,正詫異著,西魅重重開口。

……

其實,冥君完全有必要擅自做主,可是畢竟冥后還有幾個孩子在,但最逆反的那個西魅同意了,所以一切都堂而皇之了!

過了忘川河,我們來到了一座陵墓,看到了冥后的墓碑。雖然墓前乾淨,可冷清的讓人心酸。此刻的西魅站在我的旁邊,第一次顯露出脆弱,而我相信這種脆弱是最真實的。

母親攬住西魅,西魅像是掙脫,但在母親幾番鍥而不捨之後,便放棄了掙扎,我想她現在需要有個力量去扶持自己。

「開墳吧1,西魅抖著聲音,「對我的母親……輕點1

這話,讓母親跟著落淚。

「魅兒,你是好孩子1,母親輕撫魅兒的脊背。

旁邊的冥君似有愧疚,猶豫了好一番,這才對旁邊的兩個侍從揮手,兩名侍從點頭,齊刷刷的跪在地上對著墓碑叩拜了一會這才起身。

沒有任何的工具,他們圍著墓碑轉了幾圈,之後便一起出掌,掌力不大,但是直接將墓碑給推到了一邊,而後原本嚴絲合縫的地面突然裂開了一道裂口。

『轟隆爐的聲音響起,裂口越來越大,而西魅哽咽一聲將臉轉向了別處。

冥君皺眉,緩緩的閉上了眼睛。「雲霓,委屈你了1

這喃喃自語中帶著歉疚,似乎直到這一刻冥君才真正憐惜這個女人。

見母親落淚,我硬是咬住了嘴唇不讓自己被悲傷感染,眼見著裂縫擴大到二米左右的寬度,我看到了一個黑色錦布包裹著的棺材。

侍從再次拜了拜,便跳下深坑,將錦布掀開,而後合力將棺材蓋慢慢的掀開。

我往前一步,想冥后的模樣,卻被兩名失魂落魄的侍衛給嚇了一跳。侍衛急急忙忙跳上來,連滾帶爬的跪到了冥君的面前。

「陛下!陛下不好了1,侍從臉色慘白。

這句話,即可引來了西魅以及母親的目光。

「好好說話1,冥君狠聲。

「陛……陛下1,侍從哆嗦著手指向棺材,「冥后……冥后的屍身不見了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