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八十三章 殤歿站起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三章 殤歿站起來了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冰靈居然知道我們要找鮫人!是有人暗中相告,還是她法力無邊洞悉了一切!她剛剛說什麼?要幫我打開屏障?!

「怎麼不說話?1,冰靈眨巴眼睛輕笑出聲,「找到鮫人,才能找到黑子啊!集齊黑白二子就能打開魔窟喚醒焱魔啊,那時候我就不是你們的對手了!可是,屏障打不開怎麼辦呢?」

冰靈說到這裡,攤開雙手。「所以,我要打開屏障,放你們出去啊1

「為什麼?1,我沉默半天終於憋出這麼三個字。

「因為……」,冰靈探過臉來,「因為我料定你……不會喚醒焱魔!驅-魔-者1

冰靈最後那驅魔者三個字是一字一字的吐出,加重了語氣和力道,說完昂頭笑了起來,笑的花枝亂顫。

「不過,你也別想借著我打開屏障的機會放鬼族逃走!因為,能離開那道屏障只能有兩人1,冰靈笑眯了眼睛,「希望剩下的時間,足夠你找到……黑子!我等著你來……求我1

說完,冰靈消失不見。

許久,我才回過神來。

冰靈打開了屏障,幫助我尋找鮫人?!她居然說料定我不會喚醒焱魔?還料定我會去求她?哪來的自信?!

這女人的話,幾分真幾分假我姑且不信!可是,屏障是否像冰靈說的那樣,已經針對性的打開了呢?!如果她想讓我死,動動手指的事情而已,根本不會跟我挖空心思說這麼多廢話!所以,那屏障一定是打開的!

也許,我不該冒險,但現在是非常時期!

想到這裡,我徑直展開了翅膀,而後飛向了夜空之中。

快速的越過大海,轉眼間便落在了結界的不遠處,看到覆在結界上那火紅色的屏障,我的心裡忐忑起來。

說真的,我有些怕,我怕萬一這屏障沒有消除,那麼我便會灰飛煙滅了,可是怕過之後就是坦然,要知道如果冥界的海里沒有鮫人,我們還是要去外界尋找,依舊被這屏障斷了生路。

那屏障的紅光很閃耀,帶著炙熱的氣流,像是燃起了熊熊烈火。我試著往前靠近,居然就那麼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屏障的跟前。

伸出手,慢慢的抵住那層屏障,直接將屏障抵出了一個手的形狀,稍稍的用力一下,那膜像是突然破了一下,覆在手上的紅便突然消失了。

等我整個身體穿過那屏障,突然看到了月朗星稀的夜空,那夜空和冥界的不盡相同。

真的……真的出來了!那冰靈,真的打開了屏障?!

直覺告訴我,冰靈此刻是一隻貓,正在與我們這些命在旦夕的小老鼠玩遊戲,她不想一口吃了你,但會慢慢的折磨你,直到你慢慢的死去!

可是,現在顧不了那麼多了!

回去之後,我便叫醒了正在熟睡的毛球,拿回了白子,之後便在庭院裡面坐了一整夜,硬生生的挨到了天亮。

當第一縷陽光拂在臉上,我的心臟莫名其妙的狂跳起來,而後控制不住的跑出了院子。

出了院子,視線敞開,遠遠的望著一個熟悉的身影正緩步向我走來。

殤歿踩著紅葉,置身於楓林之間,萬花簇擁像是天神下凡,每一步都帶著顫慄踩在了我柔軟的心尖。

愣了幾秒鐘,我跑了過去。

我在心裡告訴自己要開心,要笑,殤歿喜歡我笑!但是,等我一把抱住殤歿,手不經意觸到他背後的椎骨,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那心中莫名其妙的心疼讓我無法言喻。

「大人,你好了?」,我低頭哽咽,不敢讓殤歿看到我的淚臉。

「女人,不許哭1,殤歿的口氣帶著微微的斥責,但是胳膊卻將我收的更緊。

哭,現在不是哭的時候。

趕緊抬起頭,我擦掉眼淚目不轉睛的望著殤歿。「大人,他們說想要對付冰靈就得喚醒焱魔1

這話,讓殤歿微微皺眉。「你要喚醒焱魔?」

我不想,但是有別的辦法嗎?!

「大人,鬼族斗得過惡煞族嗎?1,我小心翼翼的望著殤歿,希望他給我一個不確定,只要有這麼一個不確定,尋找焱魔這下下之策也就不必執行了。

殤歿沒有說話,但是緩緩的搖頭,只是這麼一個小動作便斷了我的臆想。

「她有焱魔之力傍身,冥界之內再無對手1,殤歿沉聲,眸中有寒氣閃過。

所以,尋找焱魔是唯一逆襲的方法。

「昨天冰靈來找我了1,我皺眉道。

下一刻,殤歿便捏住了我的臉。「她傷你了?」

「沒有沒有1,我趕緊擺手,「她說打開屏障,放我去尋找鮫人!因為找到鮫人,才能找到黑子,才能帶著黑白二子進入魔窟1

殤歿眸子閃過一絲難以捉摸的光,他伸出手輕輕撫摸我的頭髮。

「冰靈能輪滅鬼族,唯有焱魔才能對付1,殤歿眯起眼睛,「其實我們可以快快樂樂的度過這最後的一個月!但,你最重要的人都在這裡,我見不得你難過1

殤歿的聲音低沉,像是匿著某種深意。

「大人……」

想說什麼,卻被殤歿封住了口,當一個悠長的吻在我的唇間綻放開之後,我靈魂早已經不受控制的飛入了雲端。

許久,殤歿鬆開我。

「我陪著你一起,幫你找到黑白二子,幫你喚醒焱魔1,殤歿眼中,那種毫不掩飾的深情讓心潮澎湃。

「好1,我對著殤歿燦爛的笑了起來。

不管能不能找到,最起碼最後這段路有他陪著我,是生是死都甘之如飴!而且,我早就已經想好,要和殤歿一起踏入這場尋鮫之旅!

與殤歿手牽手來到了大殿,冥君母親以及西魅都在,見到殤歿西魅居然面無表情,完全沒有了之前的含情脈脈。

我不知道母親對她做了什麼,讓她改變如此。

「殤歿,你……好了?1,冥君皺眉,目光有些柔和。

「是1,殤歿低頭,「多虧北冥和生死簿1

「甚好1,冥君悶哼,「剩下的,便是尋找鮫人了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