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九十一章 出一口惡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一章 出一口惡氣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既然找到了螺貝的主人,索性便說了吧!

「對,我是來找純凈之是只是借用而已1,我啞著聲音對著老祖說道。看最快章節就上

「借用?1,老祖眯起眼睛,「純凈之眸可以看清六界一切的原始本質,你拿去是想鑒定什麼我不想知道,但那是我們鮫人族的稀罕物,不會輕易借出的1

完了!我都和殤歿走散了,這才來道鮫人島,可是卻不能帶回想要的東西!

我有些急了,趕緊走到了老祖的跟前。

「真的只是借用!我保證會還回來的1,我緊聲道。

「不是還不還的問題1,老祖輕笑出聲。

聽老祖的語氣,她應該知道純凈之眸在哪裡!

「老祖,看在雲家的面子上也不行嗎?1,我艱難的蹲在老祖的面前。

「雲家?」,老祖的語氣有些意味深長,「我倒是欠了雲家一份大情,若不是當初他們救了我,想必我也不會活到今天!可是,僅僅這樣的恩德就能換純凈之眸?!況且你還不是雲家的人1

話說的在理,我差點便無言以對。

見我無語,老祖轉臉面對我。「我欠的是雲家的情,不是你的1

早知道,我把西魅帶出來了!

正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外面響起了嘈雜聲,而後門突然被撞開了。轉頭望去,我看到了一個巨胖的鮫人,正站在門口拿著剝開的榴槤狂吃。

「飛嬋?1,月寒驚呼了一聲,便躲到了老祖的旁邊,悄悄將尾巴收進了被子。

飛嬋?!這就是之前剝鱗的飛嬋?!整個人腫的跟塊發糕一樣,五官全部擠在了一塊,連尾巴也是又肥又斷的!飛嬋,我看應該叫肥蟬!

「月寒,給我弄些珍珠!越多越好1,肥蟬無視老祖,直接望向月寒。

月寒一臉的膽怯,「我哭不出來1

「哭不出來?1,肥蟬嘿嘿的笑了起來,「你出來,我能讓你哭出來1

她所謂的『能』就是折磨吧?!就如之前那樣!

「不不!我不去!我要照顧老祖1,月寒使勁的搖頭。

「她又瞎又癱,出不了事1,肥蟬抬起胖手對著月寒揮了揮,「快點出來,失去了耐性的我,會控制不住打人的1

見肥蟬準備上前去拽月寒,我再也忍不住直接將她一把推開,肥蟬猝不及防一下子摔倒在地半天爬不起來。

「你!你誰啊?!你敢推我?1,肥蟬終於用那對小眼睛望向我,「你知道我是誰嗎?1

「我打人從不廢話1,撂下這句,我直接飛去一拳。

原本就一直隱忍的,但是現在忍不了了,月寒唯唯諾諾就差這肥蟬在她頭上拉屎了!我不是月寒,我不怕得罪,所以說破天我也得幫她出這口惡氣!

因為太胖,癱在地上就是一坨厚重的肥肉,那肥肉多到肥蟬揮起小短手卻打不到我,所以我扇抓摳撓,該用的撕逼技巧都用上了,最後直接把那貨給打哭了!

那眼睛裡面流出來的珍珠啊,差一點都把地板給鋪平了。

「你打我?!你打我?!你知道我爸是誰嗎?1,肥蟬捂著肥腫不分的臉哭喊,氣喘吁吁。

「反正不是我1,我一巴掌扇在肥蟬的臉上,「你不是要珍珠嗎?!現在這些夠嗎?!不夠我再弄些出來?1

「嗚嗚嗚!你死了1,肥蟬叫囂,「你們都死了1

「還特么嘴硬1,我再次拳打腳踢,不對是尾踢,終於打到肥蟬求饒了。

「別打了別打了!會打毀容的1,肥蟬捂住臉,「我不要珍珠了,不要了1

這副尊容,毀容等於整容吧!

我哼了一聲,從肥蟬的身上跳開,而後一直不語的老祖幽幽的開口。

「飛嬋,乘著潮汐月食和異族互購,這早晚會給我們鮫人族惹下大禍1,老祖悶聲道。

「我還不是為了鮫人族1,肥蟬含糊不清到,「用珍珠和他們換些稀奇的玩意,有什麼不行!做過幾次,也沒有出事啊1

「哼哼,真等到出事,你後悔也來不及了1,老祖突然揮手,肥蟬便順勢站了起來。「你走吧!這次只是教訓,要是下次還欺負月寒,我便不會再隱忍,不管你是不是族長的女兒,我都會……弄死你1

霸氣!老祖的這份霸氣,我應該卻學學!只是,這麼一說月寒被欺負的事情她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

「我知道了1,肥蟬咬牙切齒,那兇狠的眼神瞪向月寒。

直覺告訴我,這事必定是沒完沒了,月寒以後受的罪會更多。於是,一把將肥蟬拽住了。

「你幹什麼?!你還要打我嗎?1,肥蟬滿臉的驚恐。

「肥蟬,我要讓你知道什麼是痛,這樣你才不會再敢欺負月寒1

說完這句,我直接扣住了她的鱗片,而後用力一摳,硬生生的扯了下來。隨著這個動作,肥蟬張開嘴巴『隘的一聲叫喊起來,抽搐著再次摔倒在地。

「啊!!疼!疼!我的寶貝魚鱗1,肥蟬使勁的扭動,像是一條胖蛆。

一旁的月寒,看的驚呆了。

「溫婉,不要1,月寒驚呼。

「不要?!她不痛一回,就永遠不知道你有多痛1,說完我迅速的轉身,再次拽下一塊魚鱗。

那肥蟬,像是熱鍋上的毛蟲一樣,拼了命的翻滾。

「好疼!好疼!我要死了!我要死了1,肥蟬翻著白眼。

「怕什麼?!反正以後還會長出來的1,我對著肥蟬笑了笑,雙手一扒,幾片一起落在了地上。

肥蟬的慘叫,像是殺豬一般,卻讓我十分的痛快,而月寒終於忍不住跳下了拽住了我。

「不要!她會疼死了1,月寒目不轉睛的望著我,「要是族長怪罪,我和老祖都沒有好果子吃1

族長?!這肥蟬大概都是那族長寵壞的吧!

「對了,我要是傷害了她,她一定會跟族長告狀的,那麼我們就完了是吧?1,說到這裡我邪笑著望向肥蟬,「為了安全起見,我們還是……殺人滅口吧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