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九十三章 毛球被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三章 毛球被賣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所以,必須在潮汐那天離開?!可是,要是這樣的話,我只有三天時間去尋找純凈之眸了!

怎麼辦?!三天的時間能找到嗎?!

將目光緩緩移動了肥蟬的身上,肥蟬先沒有反應過來,而後身體一顫,轉過臉望著我。看最快章節就上

「大姐大,你不會還想打我吧?1,肥蟬抖著一嘴的薯片渣渣小聲說道。

「不是1,我一把攬住了肥蟬的肩膀,「肥蟬,幫我打聽一個事!純凈之眸!要是打聽到了,我送你一管子血,這樣以後你就不怕受傷了1

這是個極具誘惑的條件,看肥蟬的眼神我知道她動心了。

「其實大姐大,就算沒有那血,我也會幫你1,肥蟬放下薯片袋,「大姐大你等著,等著我去打聽1

說完,肥蟬一顛一顛的離開了。

一個人怎麼可能呆得住?!所以,在肥蟬走了有好幾個小時,天已經黑了的時候,我終於忍不住下樓了。電梯好乘,但走路費勁。

街上燈火闌珊,我看到了許多的男女鮫人,他們和同伴並肩而行,有說有笑,若不是那魚尾不同你會覺得這裡和人間沒有兩樣。看最快章節就上但是,我特殊的『行走』方式卻引來了他們的側目。

無視他們怪異的眼光,繼續前行,卻突然發現前面許多人正仰頭望天。

順著他們的目光望去我看到了……月亮!但是那月亮的邊角有一個黑影,那黑影正用緩慢的佔據著擴大著。

「那邊潮汐了1,一個男人粗聲道,「月食居然提前了1

「怎麼會這樣?!提前兩天了啊!那麼商船馬上就要來了1,不知誰冒出這麼一句,大家紛紛往回跑去。

想必,是拿自己的物件來換吧!提前了也好,也許殤歿就在那商船上!

這尼瑪這破爛魚尾,走的也太慢了,等我走去估計天黑了!算了,什麼也顧不得了!

把心一橫,我直接往地上一趟,而後翻滾起來,那速度快的讓我視線沒有一刻清晰過,轉的暈頭轉向,可是卻以最先到達了沙灘。

艱難的爬了起來,剛站定便看到月亮已經完全的被黑影遮蓋了,而與此同時,海中狂風大作,數百米高的海浪此起彼伏。

但是那浪看似洶湧,卻沒有打到岸上,反倒翻滾之間有幾艘大輪船乘風破浪的朝著岸邊緩緩的駛來。

汽笛聲響起,一艘船便衝過,到了淺灘船底下面滑出了幾個轆,最後像是車子一樣的開向沙灘。

我後退到了安全的距離,看到一群穿著迷彩服的人拎著巷子背著袋子從階梯上面走了下來。

其中一個穿著夾克衫帶著鴨舌帽的中年男人走了過來,對我緩緩的鞠躬。

「美麗的小姐,我是戴夫船長,需要換些東西嗎?!我的貨物很齊全的1,戴夫對我微笑,「化妝品,鞋帽衣褲,只有你想不到,沒有我們辦不到的1

我沒有說話,看著隨後的那些人在地上擺著東西,在人群中搜索,卻沒有看到殤歿的身影。

怎麼沒有來?!難道在後面的商船上?!

正想去別的商船那裡看看,戴夫船長卻一把攔住了我。

「小姐,沒有中意的嗎?1,戴夫緊張道,「那麼我只能拿出壓箱寶了1

說著,戴夫將手放進了口袋,而後兩隻手握在一起,一臉的神秘兮兮。

「會說話的老鼠,你一定沒有見過1,此話說完,雙手攤開,一隻白鼠居然躺在他的掌心。

我心中一驚,一眼便認出那個被膠帶裹住嘴巴的老鼠就是毛球,此刻毛球儼然也認出了我,可是四隻小爪子被綁在了一起,只能不停的扭動掙扎。

不行!我要冷靜!

想到這裡,我漫不經心的用手指戳了戳毛球。

「很普通,我家糧倉多的是1,我故作不屑道。

聽我這麼說,戴夫船長趕緊上前一步。「不不!這個老鼠會說話!我好不容易才捉住的!不信,你聽1

見戴夫船長伸手去撕膠帶,我乘機對毛球眨眼,毛球趴著的小耳朵突然豎起,像是明白了我的暗示。

等膠帶帶著一撮毛被拉開,毛球張嘴『嘰嘰嘰』的叫喚起來。

「明明就是普通的老鼠1,我對戴夫船長切了一聲。

戴夫有些慌亂,捧著毛球使勁的搖晃。「不能夠啊!之前一路嚷嚷,還牛逼哄哄的說自己去過陰曹地府,把我們煩的差點崩潰了!小耗子,說話!說話!不然我讓貓吃了你1

見毛球快被甩吐了,我趕緊抬手制止。「算了算了,別折騰了!這樣吧,我給你一片魚鱗,老鼠給我1

「一……一片?!也太少了吧?1,戴夫船長豎起兩個手指,「最少兩片1

「五片成交1,我一把從戴夫船長的手中奪過毛球,「自己摳1

戴夫先是茫然,后很快的激動起來,跪在我的面前就摳起了鱗片,反正這是假的,摳完了也不礙事。我也不管那麼多,只是急急忙忙解開了毛球爪子上面的繩子。

這時候,其他商船也陸陸續續的停到了沙灘上,只是片刻周圍便擺滿了貨物。

還是不見殤歿,他沒有來?!可是來不來,我今晚都要走的啊!

等一等,毛球……毛球怎麼會來的?!

想到這裡,我直接把套裙拉開,在戴夫船長詫異的眼神中拍了拍他的肩膀。「整條尾巴都給你了1

說完,我帶著毛球便跑開了。

到了椰林深處我放下毛球,毛球順勢變回了人形。

「主人主人!毛球差一點就死了1,毛球直接撲過來抱住我,「船上那隻大黑貓,好幾次快把我吃掉了1

顧不得安慰,我推開毛球目不轉睛的望著它。「你怎麼離開冥界的?!冰靈撤銷了屏障?1

「什麼屏障啊?1,毛球滿眼的無辜,「我找不到你,就出來了,一個鬼兵還追我來著,但是沒有追出來也不知道為什麼1

瞬間,我像是被驚雷擊中了那般,鬼兵沒有出來怕是被灰飛煙滅了!而冰靈只允許兩個人通過,我和毛球卻好好的站在這裡,所以……

『只有黑白雙煞才能安然無恙的通過屏障』,突然腦海中響起這句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