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九十五章 切掉翅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五章 切掉翅膀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眼見著戴夫的手將要落在我的胸口,我大叫一聲揚起另外一隻翅膀扇向他,他身子一閃靈活的躲開了,但是很快幾個迷彩服直接撲過來將我的兩隻翅膀緊緊的壓在地上,兩人附身一隻壓的我完全的無法動彈。

「你要是不反抗也許我還想不起剛剛你踹掉我的那嘴牙1,戴夫鼓了鼓腮幫子目露凶光,「你知道那嘴有牙多貴嗎?!那都是!烤漆的1

最後三個字戴夫幾乎是吼出來的,吼完之後直接掀開夾克。只見那腰間的寬頻上一片閃著寒光的軍刀,他拿起一隻軍刀猛的蹲下身子便插進了我的膀根!

那一下讓痛迅速的在全身蔓延,我昂起頭忍不住痛呼出口。但是,這還沒有完,戴夫將那十幾枚軍刀,一隻一隻全部沿著翅膀的根部插入,直到鮮血染紅整片白色的羽毛。

「痛嗎?1,戴夫狂笑起來,臉部的肌肉不停的抽搐。「用你的翅膀賠我的烤瓷牙,這交易絕對的公平公正,你說呢?1

說著,戴夫拔下一隻軍刀居然沿著我的膀根使勁的切了起來,那痛撕心裂肺、鑽心蝕骨,讓我痛吼著掉下了眼淚。我想要掙扎,但雙手和雙腳都被迷彩服給死死的按住了,只能像是砧板上面的肉一樣任人宰割!

那軍刀,切開了我的肉,不顧鮮血的飛濺,甚至用力的在骨頭上研磨發出『吱吱』的聲音,一時切不開,戴夫居然用腳去踩,直到將我的兩隻翅膀完全的切斷。看最快章節就上

而這個時候的我,已經痛的完全麻木了,完全失去了掙扎的力氣,身上的衣服早已經不知被血還是汗給浸透了!

戴夫驚喜的拿起翅膀,捧在面前貪婪的上下打量,甚至閉著眼去嗅上面的味道,翅膀斷了,但那些軍刀依舊插在我殘餘的翅膀根部,我稍稍的揪扯一下,便血流如注。

「好東西!好東西1,戴夫將翅膀遞給旁邊的一個迷彩服,「趕緊把翅膀送去給老大1

這話說完,那迷彩服趕緊點頭,抱起翅膀便迅速的跑開了。

我很痛,想大喊大叫讓這錐心的痛緩解,但是卻想到了殤歿,殤歿為了我剔骨還母,這樣的痛比現在沉重千倍萬倍!我能做的就是忍,就是冷靜!我絕對不能讓自己死在這裡!

想到這裡,我使勁的咬住嘴唇瞪向戴夫,而戴夫只是邪笑一下便望向了迷彩服。

「留下十人給我做『人牆』,剩下的……圍剿鮫人島1

這聲命令一下,大部分的迷彩服拿著武器便沖向部落方向,而剩下的迷彩服直接背對著我和戴夫,手挽手將我們給圍進了一個圈裡。

現在,我終於知道所謂的『人牆』是怎麼回事了!

戴夫臉上的猥瑣,顯露無疑,當他慢慢的扯開皮帶時,我的腦子嗡的一聲響了起來,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瞬間瀰漫了我的意識。

「我很想知道,你和人類的女人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看這結構似乎差不多!但是,眼見為虛需要親身嘗試才知道1,戴夫拉開褲子的拉鏈,慢慢的蹲下身子奸笑。「我想,我將會是第一個……」

說著,戴夫直接一巴掌扇了過來,扇的我眼冒金星的時候便直接撕扯我的衣服。

我卯足一口氣,猛的抬起頭撞向戴夫的鼻子,而後大叫一聲。「殤歿1

這一聲,我耗盡了殘餘的所有力氣,幾乎聲嘶力竭。而戴夫,明顯惱羞成怒了。他不再繼續令我羞恥的舉動,只是松垮著褲腰揚起手一巴又一巴的打在我的臉上。

就在戴夫正打的起勁的時候,那些圍在旁邊的迷彩服們身體突然僵硬著後仰,而後用****齊刷刷的噴出水霧般的鮮血來,那血瞬間便染紅了我的視線也將戴夫淋的一片狼藉。

戴夫一臉的憤怒,剛起身準備大喝,迷彩服們的胸口便齊刷刷的斷開,整個上半身順著那有些傾斜的傷口慢慢的滑下,而後胸前裡面的內臟集體涌了出來淌了一地之後,下半身才慢慢的倒下。

整個過程持續了足足三秒鐘之後,戴夫的臉瞬間慘白,而沒有了迷彩服的遮擋我的視線敞開了,轉頭看到海面上有人以幾乎比光還快的速度踏浪而來。

當看清那人身後的黑色的巨翼時,我的淚水再次湧出。

「大人1,我撕心裂肺的喊了這麼一句,整個喉頭便梗塞的說不出話來。

戴夫眼中顯出驚恐,手忙腳亂的準備掏槍的時候,一道鬼魅般的身影突然閃現,而後直接一掌抓住了他的天靈蓋。

是他,是我的殤歿!

殤歿目不轉睛的望著我眉頭緊蹙,未等戴夫有所反應突然收緊大手,順著那掌心燃出的火焰將戴夫整個給包裹起來,慘叫聲還沒有出口,便直接焚嗜殆盡變成了粉末散落在地。

我忍不住哭出了聲音,雖然我沒有受到侵害可是我的很害怕!我怕自己還沒有成為殤歿的妻,便先成了不幹凈的人!

殤歿蹲下身子,眉頭微蹙間我翅膀上面的軍刀便瞬間消弭成煙,而後他將我一把抱起用披風裹住,緊緊的圈在懷裡。

「不怕!我來了1,殤歿輕輕吻著我的頭髮,沒有掩飾眸中的心疼,但是同時在那心疼中流淌著陰冷嗜血的光芒。

「我沒事!我沒事1,我忍住眼淚,「那些人去圍剿鮫人了,快去救他們!大人1

「好1,殤歿悶聲,而後突然伸出右掌,將掌心的一枚白子丟在了地上。

那白子落地,瞬間變成了人形。

「娘親1,白子驚呼出口,一臉的慌張。

「保護好她1,殤歿將我遞給了白子。

等白子剛穩穩噹噹的接過我,殤歿瞬間展翅飛向鮫人族的部落,而與此同時之前那些躲藏在海底的鮫人們出現了,他們衝上商船和迷彩服們搏鬥起來。

明顯的,鮫人是根本沒有什麼攻擊力的!

「放我下來!我要去幫他們1,我對白子喊道。

「不用!我們鮫人族的血債,自己來討1,白子還沒有說話,老祖的聲音便從身後響起。

尋聲望去,月寒正扶著老祖走了過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