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百九十七章 讓我真正成為你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七章 讓我真正成為你的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人類的突襲,鮫人傷了大半,可是還好鮫人們有自愈能力,雖然緩慢卻不足以致命。月寒和肥蟬他們一起幫著收拾殘局,而我則默默的退回了海邊。

風很涼,卻不及我的心。

那月亮恢復明亮的時候,便是我們要離開的時候。

「主人1,毛球拿著一個管子,眉頭緊皺。「你幹嘛放血啊?」

「把血送去給肥蟬,我答應過她的1,我淡淡道。

「喔1,毛球轉身飛走。

這時候,我聽到了身後傳來的腳步聲,轉過身看到了月寒。此時的月寒,站在我的面前微笑,用腳。

「老祖給了我一雙腳1,月寒小心翼翼的望著我,「她說我有了腳,才能開始新的旅程1

對,月寒要跟我一起走!老祖,將她逐出鮫人島了!說逐出,其實怕只是想要給她一個合理的理由跟著我!也許便是老祖所說的,『物歸原主』!

「起風了1,我望著大海雙眼迷離。

眸上的一層水霧,卻不是拜風所賜!

就在我有些冷的時候,一隻胳膊突然攬住了我,扭過我的身子將我攬進懷裡。那懷中令我沉醉的味道,差一點便讓我淚崩了。看最快章節就上

「大人……」,我輕喚了一聲,「我……我找不到純凈之眸1

「沒關係,我們回家1,殤歿在我的眉間落下一吻,「回家1

「好1,我望著殤歿微笑,在眼淚墜下的瞬間將臉埋在了他的胸口。

月亮上的黑慢慢的消失,直到消失殆盡之後海面掀起了滔天巨浪,而當殤歿牽著我走向大海的時候,白子跑了過來。

「娘親啊!我找不到你的翅膀1,白子一臉的委屈,「孩兒找了好久都找不到1

殤歿他們幫著鮫人族處理後事,而白子一直在幫我找翅膀,可是翅膀始終沒有找到!

「不用了,回去吧1,我對著白子笑了笑。

一起走向浪花,瞬間被浪席捲盪到了半空,那高度似乎可伸手摘星那般。正想閉目,卻聽到肥蟬在叫我。轉臉望向岸邊,看到肥蟬抖著胖胖的身子對我揮手。

「大姐大!我的貝殼收好!有空來看我1,肥蟬對我大喊。

我沒有說話,只是扯起了嘴角笑了笑,而後目光便落在了暗處的老祖身上,此刻的老祖已然恢復了之前的模樣。

鮫人島之行終於結束了,而我溫婉的坎坷之旅,才剛剛開始!

冰靈,你贏了!你料定我,不會喚醒焱魔!這,就是你自信放我離開冥界的原因!因為,你早就看透了一切!

……

去的時候是四人,回來的時候卻多出一個,但是這些不是我該在乎的!

儘管我翅膀上面的傷自動癒合了,卻沒有再生長的勢頭,月寒固執的給我塗上藥膏之後,我便收了起來。

「主人1,毛球顛啊顛的湊過來,拿出果子給我吃,我接過來啃在嘴裡卻沒有味道。

白子很聽話,變回了棋子被毛球放在了口袋中,而殤歿不知何處弄來一輛馬車,讓我們三人坐了上去,自己則在前面駕車前行。

突然,我想到了風暴將軍的駟馬難追飛車,但是這車遠不及那輛,顛簸起來讓人有些暈厥。

毛球睡了,而月寒始終坐在我的旁邊讓我靠在她的身上。

「月寒,你知道我們要去哪嗎?」,我縮了縮肩膀輕聲問道。

月寒搖頭,「月寒不知,但是老祖說,溫婉去哪月寒便去哪1

呵呵,身邊倒是多了一個可心的人!也許,我以後真的會需要她!

「若世界上有什麼東西,能讓痛苦遺忘就好1,我隨口道。

「有啊1,月寒突然蹲下身子認真的望著我,「鮫人的眼淚1

「什麼?1,我皺了皺眉頭。

「鮫人的眼淚在化作珍珠前,」月寒微笑,「可以讓失去記憶的人恢復意識,可以讓記憶清晰的人忘記一切!作用,是完全相對的1

鮫人的眼淚能凈化記憶,太好了!

我想,我該為花漫天去做一件好事!

「你睡吧1,我拍了拍月寒的肩膀,而後掀開帘子來到了殤歿的身邊。

殤歿側臉往我,嘴角微微上揚,而後拍了拍身邊的位置。我坐了過去,輕輕靠在了他的身上。

「大人1,我閉上眼睛微笑。

「恩?」,殤歿攬住我。

「我們去哪?1,我緩緩睜開眼睛,掃了一眼周圍快速倒退的景物。

「回家1,殤歿望著我,眸子有情濃郁不化。

「可是,這不是回冥界的路1,我直起身子目不轉睛的望著殤歿,「而萬骨枯也不是我們的家1

這話,讓殤歿眯起了眼睛。「也許,那裡有黑子的下落1

我沒有說話,只是一把拉住了韁繩,而後駿馬長嘯直接揚蹄停祝

「毛球、月寒!你們下車1,我直勾勾的望著殤歿,突然喊道。

這麼一聲喊,讓月寒即可拽著睡眼蒙松的毛球跳下馬車。

「主人?!幹嘛啊?1,毛球揉著眼睛打了一個哈氣。

「隨便去哪!暫時離開這裡!還有誰在走的時候順便給馬車打上結界1,我一口氣道。

月寒和毛球對視了一眼之後,突然哼起了一隻不知名的曲調,隨著悠揚的旋律響起,天空中下起了濛濛細雨,但是那雨沒有落下,而是在馬車周圍形成了一個圓拱形的霧氣結界。

月寒望了我一眼,便拽著毛球離開了,那雨越來越大打在結界上模糊一片,讓我瞬間看不到了外面的世界。

「大人,你進來一下1,我對殤歿說了這麼一句,便直接進入了車廂。

在那帘子拉開之前,我褪盡了身上的衣服,殤歿的目光不經意落在我的身上,卻僵在了當常

「女人,你幹嘛?」,殤歿蹙眉。

我沒有言語,直接一把拽過殤歿,而後直接將他按倒。

「大人,你愛我嗎?」,我目不轉睛的望著殤歿眉頭輕蹙。

「明知故問1,殤歿眸子幽深。

他想要推開我,我卻一把扯開了他的衣服,緊緊貼住他冰冷的胸膛。

「愛我,就讓我成為你的人1,我將唇貼上殤歿的耳垂,「真正的那種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