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章 飛麟動殺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章 飛麟動殺機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殤歿望著我,眼神中的深邃讓我陷了進去差點溺斃!我想,他該恨我的!可是,我寧願他活著來恨我,也不願他帶著我的愛死去!

「好1,許久,殤歿終於緩緩點頭。「我答應你1

這句話開始讓我欣慰,但是等那欣慰消退反應過來的便是大片大片的酸楚。不管我如何故作大方,骨子裡面還是忍不住醋意泛濫。

殤歿望著我,眸子中殘餘的溫柔消盡,最後變成了冷漠。他鬆開我,而後望向冰靈。

「既然這麼想要做我的妻,便該知道為妻的本分1,殤歿伸出手,「還不過來扶我1

這一聲帶著不可忤逆,但是冰靈卻毫不在意,眼中充滿了難以抑制的喜悅。她飛身落到殤歿的跟前,臉上帶著少女般情竇初開的羞澀。

「你願意?1,冰靈小心翼翼的望著殤歿。

「哼!嫁夫從夫,夫為天!我想,你該知道這個道理吧?1,殤歿冷聲。

「是!冰靈清楚1,冰靈笑著攙扶住殤歿,「在外我是惡煞族的女王,有女王該有的風度!對內,我是冰靈是你殤歿的妻,就該有妻子的賢惠!所以,冰靈會讓這場隆重的婚禮,同時出現兩個美麗的新娘1

冰靈這話,落在別人的耳中倒是句句中聽,也足夠顯示她的誠意,明明這就是自己預料到的結果,但是當看到殤歿的手搭上了她的肩膀,我的胸口卻難以抑制的悶痛起來。看最快章節就上

「我很欣賞你的賢惠1,殤歿淡然的將目光移向我,「但是我希望另一個新娘是……西魅1

此言一出,我整個腦袋『嗡』的一聲炸開了,殤歿要了西魅,卻沒有要我?!

顯然最為震驚的是冰靈,她望著殤歿眼中儘是不可思議。

「怎麼,你不娶……溫婉?1,冰靈顯得是反應不過來。

「她更適合做侍婢1,殤歿丟下這句話轉身就走,丟下所有的人。

那話沒有聲道,沒有怨沒有恨,就像以前剛見我的那般,陌路人的生分!可是,此時我根本顧不得去猜測殤歿的心機,為何他寧願要娶西魅,也不願要我!

我想,他該是恨我的!

帶著燦爛的笑意望著殤歿的背影片刻,冰靈邁著碎步走到了我的跟前。

「沒想到,咱們做不成姐妹1,冰靈淺笑,「不過不要灰心,侍婢也是有機會轉正的!若是夫君想要納你,我絕對不會阻撓1

說完這句,冰靈一揮袖子滑著冰追向隨殤歿離開的方向,而我久久怔在了原地。

現在的我,有些不知所措,直到雪舞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才稍稍的緩過神來。

「既然做了決定,就得承受一切1,雪舞目不轉睛的望著我,「這,才叫犧牲1

對!我的目的達到了,相比之前另外一個結局,這些根本不算什麼!我相信,殤歿只是在跟我置氣而已!

……

回到了冥界,一切似乎與往昔沒有多少的不同,冰靈送殤歿回島,替他療傷。而我,當真變成了一個站在旁邊只能等候召喚的……侍婢。

殤母看到我,目光依舊不善,但是對冰靈還是滿眼的喜愛,特別是冰靈耗費法力給殤歿療傷的時候,眼中的關切更甚。

對於冰靈的舉動,殤歿沒有拒絕,自從踏入了冥界,他便沒有再多看我一眼。

許久,冰靈撤手,扶著殤歿躺下。而殤母迎了過去,拿出帕子給冰靈擦汗。

「冰靈啊,以後別出手這麼重,都是自家人1,殤母緊聲道。

「婆婆1,冰靈將手豎在嘴唇上,偷偷的望了望一眼床上正背對著我們的殤歿。「出去再說1

殤母皺眉,輕輕點頭,而後瞪了我一眼,我便知趣的離開了房間,到了遠離殤歿的庭院之中冰靈握住了殤母的手。

「冰靈怎麼捨得去傷夫君?1,冰靈抿唇,「都是意外1

說到這裡,冰靈轉臉望我。「你且回去吧!畢竟離家多日,也得見見父母!順便,告訴冥君,殤歿要迎娶西魅的事情1

「迎娶西魅?1,殤母一臉的驚愕,「冰靈,我……我沒有聽差吧?1

「婆婆,您耳聰目明,怎麼能聽差1,冰靈滿臉堆笑,「是夫君自己要求的!總之,隨他高興就是1

「呵呵,那想必是厭倦了1,殤母似笑非笑的望向我,「那你還不回去,把冰靈這番話轉述給閻魎1

對於眼前這對迫不及待的『婆媳』,我沒有表露出任何不滿的情緒,只是點了點頭便離開了。

離開那之前我視之為『家』的地方,一路踩著支離破碎的心到了海灘想要離開,這才發現自己殘餘的膀根煽不起一絲的風,只能醜陋的搖擺著。

這翅膀是北冥給我的,而現在毀了,毀了的好像不止是翅膀。

正想著該怎麼過海,便見一閃著綠瞳的狸貓從旁邊竄出,弓著脊背走到我的跟前,而後挺起身子化作了人形,是飛麟!

飛麟望著我,眼中透著凌厲的光。

「主子讓我送公主回家1,飛麟冷聲說完,展開翅膀。

「北冥呢?1,我多嘴了一句。

自從那晚楓林相見,我便再也沒有見到過北冥,連在冰靈跟冥界宣戰的這個關鍵時刻他都沒有現身。

「飛麟現在就帶公主去見主子1,飛麟朝我彎腰低頭。

看著飛麟的手,我覺得隱隱的有些不對勁,但是最終還是將手給遞了過去,但是還沒有碰到,另外一個身影更為快速的閃現,一下隔在了我和飛麟之間。

等我調整好視線,發現來人是黑澤,此刻的黑澤,正死死的盯著飛麟。

「主子,黑澤帶你回去1,黑澤對我說著這話眼神充滿警惕。

我很納悶,為什麼黑澤會有如此的表現,他和飛麟兩人該是沒有交集的才對,可是現在雙方都是虎視眈眈、一觸即發的模樣。

飛麟瞪著黑澤,瞪了許久,終於將繃緊的身子慢慢的鬆懈下來。

「既然如此,飛麟就不多管閑事了1,飛麟低著頭,抬起眼皮盯著我。「但是還請公主……不要忘恩負義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