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零一章 北冥愛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一章 北冥愛我?!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什麼叫……忘恩負義?!

正想問個究竟,卻沒有想到黑澤直接一掌推出,將飛麟打出十幾米遠,差點落入大海。

「走1,黑澤冷冷的望向飛麟,「多說一字,我便在你開口之前滅了你1

這黑澤,居然口出狂言!

「黑澤1,我一把推開黑澤,怒氣沖沖。「你在做什麼?1

「保護主子1,黑澤悶聲。

「這裡沒有危險,我不需要你保護1,我提高音量而後往飛麟走去。

剛剛黑澤的那一下,顯然是不輕,因為我看到有血從飛麟的嘴角溢出。但是,還沒有等我靠近,黑澤又擋了過來。

「主子,你真的看不出他對你起了殺機?1,黑澤皺眉。

此話一出,飛麟眸子中的某種隱忍突然變成了恨,那恨中的怒火正在熊熊燃燒。

殺機?!我只覺飛麟是厭我的,卻沒有想他對我起了殺機!他何故如此的恨我?!

「所以,你借北冥之名,想要乘機害我?1,我目不轉睛的望著飛麟,「為什麼?1

我自知,自己沒有做過什麼對不起北冥的事情!

見飛麟意欲開口,黑澤再次揚起手掌。「現在走,你還有生路1

對於黑澤的要挾飛麟無視,毫不顧忌的將恨戾的眼神落在我的臉上。看最快章節就上「飛麟既然來了,就沒有想過全身而退1

「那就死吧1,黑澤悶聲。

未等黑澤開口,我一巴掌扇了過去,正中黑澤的臉頰。

「夠了!若是聽我的,就給我滾開!若你真的只從冥君的命令,那索性就連我也一起殺了1,我指向一邊,「自己選擇1

黑澤擰了擰眉心,最終放下手掌退到一邊,退出幾米遠的距離便保持不動,渾身充滿著警惕。黑澤的距離,不近不遠,似乎能正好隨時保護我的安全那般。

我想要靠近飛麟,他卻後退,見他像是忌諱著黑澤,我便停下了腳步。

「你想要說什麼?」,我緩了緩終於開口,「是不是北冥有事?1

飛麟抿了抿唇將目光從地上移到了我的臉上,「說的不如看的!你敢和我回去嘛?1

飛麟語中的憎恨,似乎像是硫酸一樣可以將我消融,但是世間沒有無緣無故的恨,現在我更加確定是北冥出事了!

想都沒想我直接跑到了飛麟的跟前,「你帶我去1

「主子1,話音剛落,黑澤便在身後低呼。

「好了1,我轉身厲目望向黑澤,「你跟著,但不要近身可以嗎?1

說完,我直接抓住了飛麟的手。

飛麟沒有說話,直接展翅將我帶到空中,而後方的黑澤緊隨其後化作了一條黑蟒,不近不遠的跟了過來。

很快便到了北冥的別院,院子一如往昔的幽靜。飛麟望向北冥的房間,眼睛瞬間便紅了,他示意我不要說話,而後往前走了一步。

「主子1,飛麟對著門恭敬的低頭。

「恩1,北冥低沉的聲音傳進耳中,「怎麼樣了?」

「公主出事了1,飛麟怔了怔突然開口。

此言一出,那門突然『當』一聲打開,而後從門裡面出來的竟然是……一輛輪椅,而輪椅上面靠坐著的正是北冥!

只是那麼一眼,我便恍然大悟!殤歿的椎骨,是北冥的!

幾乎是同時,我們的目光觸到了一起。

「飛麟1,北冥第一次在我面前發火。

「主子,飛麟什麼都沒有說1,飛麟說完這句,轉身化作貓跳進草叢,而一直攀附在圍牆之上的黑蟒,也滑到了另一邊。

北冥望向我,臉上瞬間變回了以前的柔和。「回來啦?1

我咬住嘴唇,走到了北冥的跟前,蹲下之後伸出手,卻被北冥一把抓住了。

「做什麼?1,北冥淺笑。

「鬆開1,我顫著聲音道。

北冥愣了愣終究是鬆開了手,我望前俯下了身子,而後將手伸到了北冥的背後,當觸到那軟榻無力的後背時,眼淚瞬間滑落。

「你的椎骨呢?!1,我死死的盯著北冥,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你把椎骨給了殤歿?1

什麼人造椎骨都是假的!自從給殤歿植骨之後他便沒有出來,根本是怕被我知道!這個神經病,他把椎骨給了殤歿,自己卻成了廢人!

「舉手之勞1,北冥風輕雲淡道。

「舉手之勞?!你有病嗎?1,我一把抓住輪椅的把手,死死的望著北冥。「這叫舉手之勞?!你到底是為什麼?!不要告訴我,你做這些只是因為兄妹之情1

說到這裡我倉皇的後退,直接撞在一顆樹上才停下腳步。

「北冥!你對我的好!過頭了1,我沖著北冥大吼。

我不蠢,只是假裝不知!北冥對我的好,早已超過了兄妹到達了男女之情!可是,我是他妹妹啊!同父異母、一脈相通的親妹啊!

「過不過頭,我自己會衡量1,北冥輕笑,「把眼淚擦掉,不要哭!比起我,你承受的委屈,才是最多的1

和冰靈主動求和算是委屈?!算嗎?!可是,我能走能跳,能好好的站在這裡,而原本意氣風發的北冥此刻卻像是一條死蛇爛鱔!

「都成現在這樣了,為什麼還能如此風輕雲淡?1,我哽咽著指著北冥,「別對我這麼好,我還不起!我真的還不起的1

說完,我轉身準備離開,卻被北冥叫住了。

「去哪?1,北冥語氣急促。

「去找生死簿1,我擦了擦眼淚,「要他把我的椎骨移植給你1

「回來1,北冥大吼,「你就這麼急著和我撇清關係嗎?1

聽了這話,我迅速的轉身眼淚灑落。「我想!但是就算我把椎骨給你,我也還不清啊1

我捂著臉痛哭起來,「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你是有病嗎?1

「對,我是有病1,北冥揚唇苦笑,「我是患了一種叫『我愛你』的不治之症1

我……我愛你?!

止住哭聲去,卻沒有止住眼淚,我望著北冥小心翼翼的吐出一口氣,所有的話卻被酸楚堵在了喉頭。

「走吧!我剛才的話,全當做瘋話1,北冥轉著輪椅進去房間,那門隨即關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