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零二章 試圖恢復記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二章 試圖恢復記憶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明知兄妹,還要深愛?!在從北冥用自己的翅膀為我植翼之後,我便已經無法做到心安,而如今他的這番『表白』更加讓我無法再去假裝糊塗。

可是,我要怎麼償還這份恩情?!

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從北冥住處離開的,只是當我的意識稍稍的清醒過來,我已然已經進到了後宮,而後渾渾噩噩直接去到了母親的別院。

一推開院門,眼淚潸然而下,當看到母親那熟悉的身影,便低呼了一聲跑過去將她一把抱祝

「媽……」,一聲媽之後,我便再也說不出話來。

母親開始沒有任何的動作,直到我泣不成聲這才將手放在我的後背輕輕的拍了拍。

「我不是叫你不要回來的嗎?1,母親淡淡道。

我吸了吸鼻子,將頭從母親的肩膀處移開,和她四目相交。

「媽,現在你們沒事了1,我顫聲道。

「沒事!?」,母親微微皺眉,「可是你有事!婉兒,你做的這個決定知道意味著什麼嗎?!意味著,你將和我一樣與那環肥燕瘦共侍一夫1

母親的嗔怒所為何來?!她之前態度與現在完全截然相反!一直反對我和殤歿在一起,現在……默許了?!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惑,母親柔下臉色。

「既然註定你逃不了我這樣的宿命,便迎刃而上殺出一條生路吧1,母親牽住了我的手認真的望著我,「不能阻止殤歿雨露均沾,就必須學會爭寵,懂嗎?1

「爭寵?1,我情不自禁的皺起了眉頭,「媽,可是殤歿要娶的人不是我!哪怕新娘會有兩位,卻沒有我的名額1

我以為殤歿順理成章的要了我,最少我能名正言順的和他在一起,可是她卻要了西魅!

母親輕輕搖頭,而後將手指抵在了我緊皺的眉心。

「之前教你的,都白教了嗎?!男人,不喜歡面對著一個整日愁眉苦臉的女人1,母親揚起唇角,「感情不是說放下就能放下的!他若是對你漠然,你便表現的更加不在乎!懂嗎?!永遠讓自己處於主導的位置1

母親的話,似乎頗有道理,既然我已經逼著殤歿去娶冰靈,便已經做好了明爭暗鬥的準備。只是,北冥我該如何面對?!

……

與母親守到了深夜,我才回起身告辭,去到楓林之間看到繁花依舊,小心翼翼的避開那些花,卻在快要離開林子的時候被一隻手突然抓祝

發生了那麼多的事,倒是沒有了驚怕的能力,順著那隻手我看到了花漫天。

「該知道的,都知道了?」,花漫天望著我,眼中帶著同情。

我點點頭,尋了一塊軟草處坐下。

「你早該告訴我1,我望著腳尖,淡淡道。

「我說你就信嗎?!若非親眼所見,大概你是不會信的1,花漫天在我的身邊坐下,「你我隨不屬同類,但皆是命薄!愛上了命運早已經註定的薄命之人!其實,你全該自私一些,和殤歿遠走高飛便是!但,終究泯滅不了人性1

此刻,倒是有些坦然了,我靠在樹上轉臉望向花漫天。

「你和白子,如何相愛的?」

對於花漫天的白子的事,我一直很好奇,卻沒有機會細問。

「相愛?!這個詞對我來說是奢求!一直以來,都是我在默默的愛著他,而他一心效忠焱魔1,花漫天苦笑,「無情無欲1

「無情無欲?1,我微微挑眉。

「恩!黑白二子落地成人,便只知忠不曉情!殤歿能對你如此深愛,怕是經過了母體的孕養沾染了七情六慾!所以,你比我幸福1,花漫天認真的望著我,「所以我不希望你輕易放棄!看著你們相愛,我會覺得我和白子也有希望存在1

怎樣的一段暗戀,需要用旁人的愛情來安撫自己!?比起花漫天,我根本不是最可憐的那一個!所以,有什麼好哀怨的?!

「你最大的心愿,便是讓白子記得你,對嗎?1,我坐起身子,直勾勾的望著花漫天。

花漫天愣了愣,而後一臉的失落。「雖然記得不記得,他都不會愛我!可是,曾經的他最少肯花時間惱我厭我!每當這個時候,我才覺得自己在他心中有點分量1

這世間,總有些痴情男女讓人為之動容。為了分散自己的精力,也為了讓花漫天得償所願,我覺得自己有必要幫這個忙。

「等白子恢復記憶,你就跟著他遠走高飛吧1,我對著花漫天微笑,「替我和殤歿完成那場沒有完成的『遠走高飛』1

「怎麼,你……」,花漫天的眼睛隱隱閃著光。

閉上眼睛,我試圖和毛球建立感應,我想毛球和月寒一定會跟著我們的!之前,讓她們離開必定是沒有走遠,應該看到了冰靈和我們之間發生的所有。

我想,我應該能很快召喚到毛球!

剛凝結意識,卻突然聽到急促的叫喊聲,像是……毛球的聲音。

睜開眼睛,果然看到毛球朝著這邊飛奔過來,後面跟著的正是月寒。

「主人1,毛球一下子撲了過來,差點將我撲倒在地。

「毛球,你什麼時候來的?1,我趕緊穩住身子。

「冰靈出現我和月寒躲起來了,後來一直悄悄的跟著1,毛球皺眉,而後上下打量我。「主人你沒事就好,我以為她會殺了你呢1

還沒有等我說話,月寒走過來握住我的手。「我和毛球都很擔心你1

「不不不!我沒事了1,我有些違心道。

突然,我想起了白子。「毛球,白子呢?1

毛球見我有些急,趕緊將白子從口袋裡面拿了出來。「喏!白子在這裡1

看著毛球掌心的白子,花漫天趕緊接過,眼中的濃情似乎可以將空氣給粘稠住了。

「月寒,借你一滴眼淚,讓白子恢復意識好嗎?1,我揉著語氣望向月寒。

原本以為月寒會爽快的答應,卻沒有想到她皺起了眉頭。「我的眼淚離開眼眶便會成珠,所以必須……必須用特殊的方法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