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零三章 傾城求賜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三章 傾城求賜婚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特殊的方法?!什麼特殊的方法能讓月寒臉紅啊?!莫非是……啪啪啪?!

想到這裡,我居然和毛球不約而同的一起望向了月寒,這舉動讓月寒的臉更加的紅了。

「不行不行不行!我需要水!快點給我水1,月寒使勁擺手,眼睛看著臉像是要燃燒起來。

我準備回去取水,卻沒有想到毛球一把拽住了我。

「主人,等你找到她就要燒著了1,毛球拍了拍胸口,「讓我來1

「好好好!你來就你來,別把胸給拍平了1,我難得消遣道。

毛球頓時不悅了,狠狠的瞪著我。「我又不要餵奶,要胸幹嘛?再說,主人你也不比我富裕到哪啊1

說完,毛球像是怕打一樣的趕緊跳開,而後直接張開嘴巴吐出一汪水來,那水直接噴在了月寒的臉上,頓時讓她臉上的紅暈給消退掉了。

月寒用手使勁扇了扇臉,而後呼呼喘了許久才不好意思的望向我。

「對不起,我失態了1,月寒摸了摸臉,「我必須要和他的眼睛緊緊的貼到一起,可是按照那個體位,我們……我們就會挨的很近1

很近?!那是有多近?!

「沒事,只要他清醒就沒有關係1,倒是花漫天率先開口,「畢竟,現在只是為了讓他恢復記憶1

想必這月寒是沒有跟男性靠近過的,不然也不會這麼羞澀。

「月寒,全當是醫生治病救人,不需要在意性別的1,我笑著對月寒安撫道。

「恩1,月寒想了許久點點頭,「我聽你的1

眾人回到了我的住處,我敲了敲白子,白子落地成型,歡脫的跑到我的跟前,拉著我的手便左右搖擺。

「娘親,可是想念孩兒想的不行了?1,白子對我眨巴眼睛,一個大男人撒嬌的模樣真是有夠讓我肉麻的,

「是啊是啊!我想你想的快氣絕身亡了1,我胡亂推了白子一下,「去床上躺下1

聽我這麼說,白子瞪大眼睛在月寒和毛球她們的身上掃視一圈,而後突然緊緊用手護住自己的胸口。

「娘親慎重1,白子撇著嘴,「孩兒還小,受不了摧殘1

說到這裡,白子羞澀的低下了頭。「而且一下還是三個!這小身板子怕是承受不起呢1

我勒個擦,我沒有想到他口口聲聲叫著我娘親,行為像是個三歲的孩子,可是說起剛剛這番話的語氣卻那麼的……早熟!看來,我當初是給他灌血灌多了!

我挑著眉頭望向旁邊已經一臉黑線的花漫天,「這傢伙以前也是這副熊樣嗎?1

花漫天皺了皺眉,「要是這樣我絕壁不會愛上他1

話音剛落,白子驚慌失措的躲到了我的身後。「娘親瞧見了沒有!她說她愛『上』我的!當著你的面都敢說這樣的話,要是哪天您歸西了,我卻不是被她生吞活剝了?1

我勒個擦擦!我忍受不了了!

「毛球!上1,我突然道。

一聲令下,我和毛球直接將白子按倒在床上而後花漫天便變幻出藤條將白子呈大字的綁了起來,固定在床頭和床尾。

「娘親,不!不要1,白子眨巴淚眼,「孩兒太小,求放過1

對著天空翻了一個白眼,我伸出手戳了戳月寒。「拜託你了1

月寒點點頭,而後小心醫了白子的跟前。「全程你都要睜開眼睛,知道嗎?1

「睜開眼睛?1,白子突然一臉憤恨,「你摧殘我還要我睜開眼睛,真是太過分了!我告訴你,就算你得到我的人!也絕逼得不到我的心!我的心裡只有娘親,而有奶才是娘1

此言一出,在場的幾人反身性的望向自己的****,而後集體的尷尬症都犯了起來。再不讓他閉嘴,估計我會忍不住掐死他的!

「月寒,乘我沒有殺人之前,請你動作快一點1,我咬牙切齒道。

月寒點頭,而後直接撲到了白子的身上,嚇的白子嘰哇亂叫。

「等一等!等一等!拉上帘子關上燈啊!就算你猴急,你也得先幫我脫掉衣服啊1,白子使勁的搖頭,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

『砰』,一張椅子突然在白子的腦袋上面開花,而後直接給白子砸暈了過去。大家齊刷刷的望向口吐白沫的白子,最後將視線落在了我的臉上。

「抱歉,我失態了1,我故作漫不經心的咳嗽道。

毛球咽了咽口水,直接跑過去將白子的眼皮翻開,而月寒用帕子蓋在了白子的嘴上,等她緊緊的將自己的臉貼了上去,我才知道她之前所說的『親密接觸』所為何來。

這樣的緊貼,嘴唇會碰到一塊,難怪月寒會不好意思。

也算是醫病,所以這些大家都不會在意,倒是月寒自個有些不好意思,可是依舊在努力的使自己鎮定下來。

月寒和白子靠的很近,近到兩人的眼球緊緊的貼在一起,儘管我不是當事人可光是看著已覺得眼睛酸痛不已,可是月寒能做到睜著眼睛一眨不眨。但是,就是沒有眼淚溢出。

『呼』,月寒長長的吐出一口氣,撐起了身子。

「先讓我要醞釀一下可以嗎?1,月寒苦著一張臉。

我想,她定時是有些緊張了,若是我讓我隨隨便便哭我也哭不出來。

「我們還是出去等著吧1,我對花漫天笑了笑。

花漫天點點頭,便跟著我離開了房間,到了院落之中我將笑容停留在嘴角淺淺上揚的程度。花漫天走了過來,目不轉睛的望著我。

「我很開心你還能笑的出來1,花漫天眼閃著某種意味深長的光芒,「我以為按照你的性格,你會什麼事都不能做只剩下傷心難過1

「傷心難過有何用?!還是改變不了事實1,我眯著眼睛嗅了嗅花漫天身上的香味,「有那時間,倒不如想著怎將逆境扭轉,獲得生機1

花漫天動了動嘴唇還想說些什麼,一個急急忙忙的身影卻突然竄了進來,等我看清來者是南魈,他已經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小婉1,南魈眉頭緊皺,「傾城求父親賜婚了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