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零四章 殤歿打了冰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四章 殤歿打了冰靈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傾城求冥君賜婚南魈來找我做什麼?!難道……

「別告訴我他求婚的對象是我1,我不安的皺緊眉頭。

南魈望著我好一會,才重重的點頭。「恭喜你,答對了1

頓時我整個人都蒙住了,而後便是一頭的火。

「這個神經病到底在玩什麼!?」,我狠狠的丟下這句,轉向花漫天。「這裡交給你了,我先走了1

剛準備離開,花漫天一把拽住了我。「你要冷靜!該有的風度,不能失了1

「我知道1,我勉強扯出一絲笑容,而後將目光投向了南魈。「帶我走1

「恩1,南魈點頭,一把攬住我展開了翅膀。

……

這傾城就是一個神經病!之前對我借酒行兇也就算了,現在玩什麼!求婚?!在殤歿和冰靈大婚的這個敏感期求婚,他是被刺激到了嗎?!也對,西魅要一起嫁給殤歿的事情,估計已經傳的沸沸揚揚了!

剛落定大殿門口,才發現裡面的人已經齊了,冥君和傾城處於一上一下的位置,而從回來之後就未和我言過一語的殤歿也在,他的旁邊則站著一身華服的冰靈。

看到我,冰靈笑了起來,帶著意味深長。

「婉兒,你和傾城……」,冥君居高臨下的望向我,眉頭緊蹙。

這混蛋,到底在冥君面前說了什麼?!

未等我開口,傾城突然走過來一把摟住了我的肩膀。

「請你閉嘴1,傾城短促的在我耳邊低聲說道。

這句話一出口,我突然覺得所謂的這場求婚是有意為之的。

「冥君陛下,既然溫婉已經來了,索性說開吧1,傾城肅面望向冥君,「我要娶溫婉1

「誰給你的資格?1,此話一出冥君還沒有來得及說話,殤歿突然冷聲。

這句話,冷冽至極,怒氣肆意爆發未曾隱忍。而這個時候傾城挑眉望了我一眼,我便立刻洞悉了他的含義。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要的就是想要惹怒殤歿,因為他看得出一直以來都是殤歿在左右我的情緒而我始終沒有位於主導地位。

我歪了歪頭,嘴角不自覺的上揚。

罷了,隨他吧!

殤歿的冷聲,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而傾城毫不畏懼的對上他陰寒的眸子。

「既然想要成婚,不如雙喜臨門!你有佳人在懷,何故不讓兄弟我也找個暖被窩的人?」,傾城輕笑故意將我攬緊。

殤歿沒有說話,只是將臉冷漠的轉向一邊,再回頭的時候一閃身竄到了傾城的跟前一拳打了過來。我心頭一緊,直接迎上那拳頭,而後那拳頭便硬生生的停在離我鼻尖只差半公分的距離。

殤歿收拳,目不轉睛的望著我,而後一把攬住我的腰將我壓向他的胸口。

「你護著他?」,殤歿眯著眼睛望著我,眼中的寒氣差一點便能將我凍結的感覺。

我笑了,用手掰開殤歿束在我腰間的大手。「大人成婚,有雙妻在懷,那麼溫婉便成了無用之人,倒不如放溫婉去嫁人好了!這樣,你好我也好1

突然間我有點邪惡,傾城要是真的求婚,必定是要通過判官出面的,而且不會挑在這個節骨眼上,他能這麼做無疑是想讓殤歿吃醋。

而我,當真也沒有見過殤歿何時為我吃醋過!自然,我不可能離開他,不管他娶的是不是我!但寧娶西魅也不屑要我的這口氣,我必須得出!

原本以為殤歿會大發雷霆,但是他沒有!沒錯!是沒有!他只是恢復了面癱臉,轉向了冥君。

「縱使你想嫁,冥君怕也沒有那個資格再管了1,殤歿淡漠道。

正為此話詫異的時候,冰靈輕笑出聲緩步走了過來。「娶公主者得冥君之位!待大婚已定,那殤歿便是這冥界之主,自然婚配嫁娶的事情只有他才能做得了主1

我……我怎麼把這事給忘了?!當初他們就曾跟我說過,只要娶了西魅便能擁有冥界的一切,怪不得冰靈一開始就主動要求殤歿娶了西魅,她實際是在為殤歿壟權奪勢!

這個女人的心機,根本不是我可以匹敵萬分之一的!

冰靈的話,讓眾人紛紛變了臉色,冥君皺眉不語,而冰靈故作優雅的行禮。

「殤歿掌管著冥界總比我去掌管的好,最起碼他是你的女婿是自己人,不是嗎?1,冰靈望著冥君語中帶著毫不掩飾的威脅,「您頤養天年,豈不是更為快活1

一句話,堵的冥君黑了臉,但是一句話也說不出口!我總覺得,眾人看似毫無異常,但是總有什麼軟肋是被冰靈給死死抓住了。

「對!對1,冥君突然飄落,站定台階之下。「等殤歿娶了西魅,他便是冥君了!但在這之前,我還是冥界的主人1

冥君重聲說完這句,便突然用手指向傾城。「現在,我答應你娶了溫婉!即刻成婚,即刻洞房1

此話一出,眾人更加的愕然,而我直接懵逼了!這是……弄巧成拙嗎?!冥君利用自己現在僅存的權利,將我指婚給了傾城?!

我愕然的望向傾城,目光沒有來得及觸到他的眼,殤歿便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

「那麼,你還是別做冥君了吧1,殤歿將慵懶的眼神垂向地面,連看都沒看冥君一眼。

這話,當真的大逆不道,而且這冥君還是我的父親!這個男人,真的想要逆天嗎?!

冥君被氣的臉色發青,而後冰靈緩步走了過來。「夫君既然開口了,這冥界就是夫君的了!那麼……」

未等冰靈說完,殤歿一巴掌扇了過去,這巴掌清脆響亮,打的所有人都噤若寒蟬。他……他居然打了冰靈,要知道所有人都是畏著她的!

「既然想做我的妻,就該知道為妻的本分!男人說話時候,女人最好閉嘴1,殤歿冷冷的望向冰靈,一把扼住她被打的通紅的臉。「若是這樣都做不到,還成什麼婚?1

殤歿是故意的!絕對是故意的!他的這個舉動可能讓我的隱忍和退讓變的功虧一簣!可是,冰靈接下來的這句話讓所有人的更加都震驚。

「夫君教訓的是1,冰靈行禮微笑,「冰靈知錯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