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零七章 婉兒,靠近一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七章 婉兒,靠近一點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生死簿走了,而北冥目不轉睛的望著我,此刻的我卻不知所措了起來。看最快章節就上

「終究還是想要還我?」,北冥終於開口,語中有著一絲無奈。

我抿了抿嘴唇,走到北冥的面前蹲下。「我想要自己走的心安理得1

「走?!去哪?1,北冥微微皺眉,「你想要離開冥界?1

「恩1,我緩緩的呼出一口鬱氣,「我不屬於這裡1

殤歿要成婚了,該有了自己的家自己的生活,而我不倫不類的存在於這尷尬之中不如離開!可是,我若是不償還北冥的這份情,恐怕以後便沒有機會了!

北冥輕笑,抬頭望我。「推我出去,我們小酌幾杯可好?」

北冥沒有就我離開的事情繼續發問,倒是想要和我喝幾杯,這倒讓我之前想好的話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了,想了想我終究是握住了輪椅。

將北冥推到花園之中,看到院側的梅樹林下擺著一張石桌,那石桌上擺著兩個精巧的瓷杯和一個銀色的酒壺,像是早就準備好了的一樣。

見北冥沒有說話,我也不敢言語,只是將他推了過去。

固定了輪椅,北冥拿著酒壺想要倒酒,可是身子卻癱著,只有手可以艱難的抬起,那手輕微的顫抖著讓酒壺中的液體灑出不少。

見此,我趕緊走過去從北冥的手中接過酒壺,將兩杯斟滿。

我覺得,好心疼!

「沒事,你不需要自責1,北冥淺笑,「坐下1

北冥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自己身邊的石凳,我暗暗用指甲摳住了手掌便徑直走過去坐下。

「嘗嘗我親手釀造的梅花酒,不會醉人的1,北冥拿起酒杯遞到我的面前,「若是傷人的,我是不會要你喝的1

望著那白玉般的杯子,我緊鎖的眉頭始終沒有鬆開,可是猶豫了幾秒鐘還是接了過來將杯子送到了唇邊。當那帶著些許辣味卻清甜芳香的液體滑進齒間流入食管的時候,我原本有些寒冷的身子頓時暖了起來。

「如何?」,北冥笑著抿了一口自己杯中的酒。

「好喝1,我淡淡的扯了扯嘴角,「梅花的香甜,遮住了酒的辛辣1

說完,我將杯中的液體一飲而盡,而北冥沒有阻止,只是在我將空杯子放在桌上之後,又抖著手替我倒滿。看最快章節就上酒暖人心,也融了隔閡,我索性放鬆下來,一口氣灌下了五六杯。

可是,那酒壺也是奇了,明明精緻小巧,頂多能盛幾杯酒的樣子,可是倒來倒去都不見少的。

「好喝1,我用袖子擦了擦嘴巴,「等我走的時候,讓我帶上一壺可好?」

說真的,那酒味很淡,被花香沖的幾乎沒有了,可是幾杯下肚,我的腦袋卻有些發暈了,腳步甚至都飄了起來。為了不表現出自己的慫樣,我乾脆坐下趴在桌上用手托著腮幫子。

大概真的有些醉了,我居然將正事給忘記了,我想北冥是故意讓我飲下這梅花酒,好忘記還骨一事。

「北冥,你說過這酒不醉人1,我捂著發燙的臉,眯著眼睛望著北冥。

北冥拿起酒杯,依舊風輕雲淡的抿了一小口。「酒不醉人,人自醉!就算我壺裡面裝的是水,你也依舊會醉1

酒不醉人人自醉?!呵呵,倒是附庸風雅起來!

「醉不醉的無所謂,我倒是第一次喝這麼好喝的東西1,我拿起酒壺,自個倒上一杯。「等我喝完了,借你的飛麟一用,讓他送我離開可好?1

「你走不了1,北冥淡淡道,「你的心在這裡,縱使出了六界進入了混沌,你也終究會回來的1

「餛鈍?!還有餛鈍啊?1,我有些迷糊的對北冥笑了笑,「什麼餡的?給我來一碗1

「再烈的酒只能醉人,卻無法醉心1,北冥伸出手輕輕拍了拍我的後背,「婉兒,你想哭便哭出來吧1

這句話,差一點讓我淚崩!

對!酒只能醉人,無法醉心!不管我喝多少,不管的我意識是否渾濁,但是心裡卻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可是,若連這個都無法掩飾,我該怎樣發泄我的壓抑!?

「哭?大喜的日子,我才不會哭1,我仰頭望天,居然發現天已經黑了。

想必,婚禮已經開始了!殤歿牽著兩位嬌妻,一行三人步入婚禮!婚禮上不會有我,不會再有轟轟烈烈的悔婚!我該經歷的,不該經歷的都經歷過了,此生無憾了不是嗎?!

「婉兒,逃避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1,北冥目不轉睛的望著我,「你以為你走了,一切便了了嗎?!你放不下的那個人,你有沒有想過他能不能放得下你?1

放不下也得放下,縱使我現在心疼的快要死了,也得強迫自己笑著滅亡!

酒精不能醉人,卻能放鬆精神,譬如現在的我。

我望著北冥,用手指抹掉睫毛上的眼淚。「北冥,停止對我好!我是你妹妹,縱使沒有殤歿,我不能、也不會愛你,不會給你任何的回饋1

說這話,當真是有些狠心,但是如果不說明白,只能讓北冥活在那充滿絕望的希望之中!我不想,不想再害人了!

「我不會我愛我的妹妹1,北冥輕聲說完這句,將杯中酒一飲而荊「但我愛你!不需要回饋1

這話,讓我原本就不穩的心跳更加的錯亂起來。撂下被子,我蹲到北冥的面前扶住他的腿。

「北冥,你太容易愛人了!你對我的那種……不是愛1,說到這裡,我的眼淚溢出。「拜託你,收回好嗎?1

說到這裡,我拿起北冥的手放在我的腰間。「請你答應我,將我的椎骨拿走!我想要看到你好好的站在我的面前,我不想看到你一輩子都這個樣子1

北冥望著我,眼中有某種氤氳濃烈起來。「有些愛,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1

「婉兒,靠近一點1,北冥突然柔聲道。

我蹙了蹙眉頭,扶著北冥的腿將臉湊了過去,當距離拉近的時候,北冥突然噓了一聲。

「別動,他來了1

說完這話,北冥攬住我的腰,將唇輕輕的印在了我的額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