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零九章 我只愛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九章 我只愛你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殤歿的吻,讓我化成一灘水,也讓我鬆懈了緊張,他的氣息順著我的口腔進入,撩撥進肺卻妖嬈入心。看最快章節就上我不知道該怎麼做,只是手足無措的捂住自己急促起伏的胸口。

「女人,你怕?」,殤歿離開我的唇,低沉道。

「不,我只是有點緊張1,我咽了咽口水,「不知道手該往哪裡放1

當真是緊張,還沒有進入正題卻早已經是汗流浹背、潰不成軍。

「你的雙手是用來抱緊我的1,殤歿眼中的氤氳濃重起來,「剩下的……交給我1

我怯生生點點頭,而後將雙手顫抖著放在殤歿的肩膀上而後摟住了他的脖子。

「女人,我愛你1,殤歿啞著聲音在我的耳邊說了這麼一句,便一舉侵入。

……

兩情相悅、愛到極致便是彼此交託,可是儘管我的身心早就做好了準備,可是卻依舊從地獄走了一遭,那疼像是刺入了心,但卻化作了一抹永遠無法拭去、彼此相愛的烙印!

我能感覺到殤歿慾念的強烈存在,可是卻因為我的緊張和不適卻一直隱忍著,直到我緩解了焦慮和不安,這次循序漸進的開始了真正的縱情之旅。看最快章節就上

地獄,慢慢的遠離!漸漸的,我像是一個蹣跚學步的孩子,找到了行走的快樂!所以,跟著殤歿的腳步,我從緩步到快行,再到飛躍,一層一層的快樂從中間盪開,越發的濃郁。

抑制不住快樂的嚶嚀,我在這個男人的牽引下完成了最完美的蛻變,這場脫變讓我從地獄走到天堂,最終墜進雲端,永遠的滯留!

……

夢裡,儘是肆纏!繼承了現實中天堂與地獄之間的交替和隕落,終於在精疲力盡的歡快中蘇醒。

睜開眼,我一眼對上了殤歿深邃的眸子,而後臉上不由自主的燙了起來,像是有團火順著血管在燃燒,發酵著血液裡面的情深意切。

羞澀的捂著眼睛,卻被殤歿一把將手給拿開。

「現在你的身和你的心都是我的了,還走嗎?1,殤歿挑起我一縷頭髮把玩起來,眼睛微微眯起。

我沒有說話,只是使勁的搖頭。

走個屁?!現在水到渠成了,我要去哪?!昨晚,我可是將自己真正的交給殤歿了!

「女人,我只想讓你知道……」,殤歿突然壓過來,居高臨下的望著我。看最快章節就上「我只愛你,你想怎樣,我都陪你1

這番話,說起來沒有那麼抑揚頓挫甚至比風輕雲淡還要淡薄淺顯,可是字字鑿在我的心尖,讓我忍不住感動。

我能怎樣?!我可以和殤歿一起死,但是不能讓大家陪著我們一起,這樣不公平!而且,只要活著就一定能找到對付冰靈的辦法,不是嗎?!

「只要你心裡有我,我什麼都不在乎1,我伸出手圈住殤歿的脖子,「我只要你1

殤歿沒有說話,只是在我的眉間落下深深的一吻,而後徑直躺下將我的身子反轉過去。感覺到自己的後背緊緊貼著殤歿有型的腹肌,我的臉燙的更厲害。

為毛擺這樣的姿勢,難道還想『重溫舊夢』?!嗚嗚嗚,我內心是渴望沒錯,可是我的身子受不了,一夜的折騰真的好酸好軟哪!

「你……你想幹嘛啊?1,我羞羞答答的絞著手指頭。

「不幹嘛,睡覺1,殤歿說著將我圈的更緊,「你想幹嘛?1

靠,睡覺?!害我白激動一場!

「睡就睡,幹嘛非要這個姿勢?1,我摸了摸滾燙的臉,小聲問道。

「當女人肯用背對著一個男人,證明她對這個男人絕對的信任1,殤歿冰涼的唇印在了我的耳畔,「而我從背後抱著你,是證明我愛你比你愛我多一點1

這情話,雖然不華美,但是聽上去好窩心。

轉過身,我目不轉睛的望向殤歿。「還是我愛你多一點1

「呵1,殤歿輕笑出聲,嘴角的那抹弧度驚艷到讓我差點窒息。

正像是貓一樣窩進殤歿的懷中之際,卻突然聽到了敲門聲,那敲門聲不緩不急,規規矩矩。

殤歿皺了皺眉,突然掀開毯子,起身的時候一身黑衣已經穿戴整齊,而我急忙將手伸向地板,那凌冽一團的紫衣便已經翩然入身。

「誰?」,殤歿冷聲。

「夫君,是我1,冰靈清脆悅耳的聲音響起,「我帶著妹妹給婆婆敬茶,你要不要也一起過來?1

妹妹?!冰靈口中的妹妹便是西魅吧?!昨晚殤歿和我在一起,那麼他們的婚禮怎麼進行的?!會不會又是一塌糊塗。

殤歿皺了皺眉,突然一伸手將我吸到到了懷裡,而後我下意識的驚呼一聲。

真的!我敢肯定殤歿就是故意的,他是故意讓冰靈知道我的存在!現在,我覺得好囧!

「呵,原來夫君連婚禮也沒有露面,是和溫婉在一起的啊1,冰靈笑出了聲音,「辛苦溫婉替我們姐妹服侍夫君了1

光聽詞面上,那冰靈當真是賢良淑德!昨晚殤歿連婚禮都沒有參加就跑來找我了,這得掉了她們多大的面子!若我還不知好歹,當真有些過分了!

既然決定要和殤歿在一起,就得接受這明媒正娶的兩名『妻子』,不是嗎?!

整了整衣服,我想要過去看門,卻被殤歿一把拽祝見殤歿用寒漠的眼神威脅,我笑了笑踮起腳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

殤歿皺了皺眉,便由著我將門給拉開了。

門一打開,我便看到了兩種情緒的臉,一張笑意盎然,一張青白相交,自然那黑著臉的就是西魅。

「真是奇怪了!大婚之夜,夫君好好的洞房不入,卻跑來與一個侍婢歡好1,西魅從鼻子裡面哼了一聲,陰陽怪氣道。

這句話招來冰靈輕輕的一下打,也讓殤歿直接陰沉下臉來。

「我能娶你,就能廢你1,殤歿厲目望向西魅,「所以,不要挑戰我1

殤歿的袒護之意,明顯的不能再明顯,西魅雖氣,卻不敢再做聲。而這個時候,一聲低沉的咳嗽聲傳來,循聲望去我看到殤母肅面朝我們緩步走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