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一十五章 極度溫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五章 極度溫柔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晴天霹靂也沒有?!怪不得我袒露自己懷疑北冥對我的情愫,母親會那樣的淡定!而且,北冥說他愛我,但絕不會愛自己的妹妹!對了,殤歿那晚好像也說了一句,北冥不是我哥哥!

北冥一身正氣、溫文爾雅,怎麼可能違背人倫愛上自己的妹妹?!可是,他為什麼會愛我?!我們的交際屈指可數,他卻願意用自己的羽翼給我植翅,還拿出自己的椎骨送給殤歿?!

我不懂!他為什麼要這麼做?!那晚他對我說的那句『有些愛,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到底……到底是什麼意思?!

「好了,婉兒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1,母親擺正身姿,儀態萬千的望著我。「你告訴我,你愛北冥嗎?1

「我愛殤歿,媽你是知道的1,我想都不想便脫口而出。

「好!既然確定了自己的心跡,便不要和別人拖泥帶水1,母親擰緊眉頭,「不愛北冥,就別給他希望!否則,這便是傷害1

「可是,我想在他恢復之前照顧他!畢竟,他沒了椎骨都是因為我啊1,我趕緊道。

我想盡自己的力量去為北冥做些什麼,這樣自己好歹也會心安一些。但是,母親似乎對我這個想法不太贊同。

「一個不愛自己卻自己深愛的女人時不時的出現在眼前,會是什麼樣的感受?1,母親目不轉睛的盯著我,「你是好心是沒錯,可是這等於給北冥帶來了二次傷害!所以,索性不要再和他有所交集,至於你欠他的,母親會替你還清的1

「可是……」

「當斷則斷1,未等我說完,母親狠聲打斷。「除非,你對他也有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1

情愫?根本沒有!只是,我覺得不聞不問會顯得很絕情!但是,現在我不該忤逆母親!

「是,婉兒知道了1,我低聲妥協。

母親輕嘆一聲,伸出手撫摸我的後腦。「婉兒,世界上唯獨不會害你便是我!所以,一切聽我的便是了1

「恩1,我乖巧的點頭。

室內,瞬間陷入了死寂,我和母親似乎各懷心思,而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了急促的腳步聲,等回過神的時候,殤歿已經大步流星的跨了進來。

我一時間愣住了,倒是母親先行禮了。「冥君1

冥君?!對了,我差點忘記現在的殤歿已經是冥君了!可是雖然已經是冥君了,但是他的裝束依舊是之前的黑色套裝,沒有華服襯體。看最快章節就上

對於母親的恭敬,殤歿只是揮了揮手,目光便完全落在了我的臉上。

「儀式一結束,我便離開了1,殤歿微微揚唇,「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你1

這句話,立馬讓我心跳加速起來。

「母親有事喚我,我便離開了,所以沒有來得及通知你1,我燙著面頰望向殤歿,「你找我了嗎?1

「恩,找的心急如焚1,殤歿淺笑。

「那你生氣了嗎?1,我趕緊上前一步,小心翼翼的望著殤歿。

「氣1,殤歿眯起眼睛,「但是看到你便氣不起來了1

嗚嗚嗚,早知道發生關係后殤歿會這麼的溫柔,我特喵早就不顧一切直接強攻了!不行不行!他突然對我從冷漠變成寵溺,這樣的跨度太大我有些接受不了!

腳軟、頭暈!

四目相交,彷彿這世界只剩下彼此,但是旁邊還有一個媽呀!

『咳咳咳』,母親故意咳嗽兩聲,將我從殤歿粘膩的眼神中硬生生的拉了回來。

我驚了一下,趕緊跳開。母親望著我微笑,一臉的慈祥。

「弄的你們跟新婚一樣1,母親說到這裡,望向殤歿。「雖然婉兒沒有名分,但是該守的本分必須要守的!冥君,我這就讓婉兒喝下紅花水母1

這話,讓殤歿當即寒了臉。

「紅花水母,是絕孕的?」,殤歿陰沉的望向母親。

看來,對於紅花水母,殤歿也是有所耳聞的。

「正是1,母親輕笑,「先前您的母親給我們家婉兒送來紅花水母讓她服下,卻不小心遺落了,所以我便準備好了一隻,特意留著給婉兒,以解她的後顧之憂1

母親是故意這麼說的,因為她這裡根本沒有什麼紅花水母。她這樣『無意』間的透漏,怕只是想要殤歿和殤母之間起來嫌隙。

話音剛落,殤歿一把抓住了我的手面色凝重。「你喝了沒有?1

「我沒有1,我趕緊搖頭。

聽我這麼說,殤歿如釋重負的呼出一口氣。「沒喝就好1

說著,殤歿冷麵轉向母親。「有我在,沒人可以欺負溫婉1

此話一出,母親即刻行禮。「冥君這話,我可是記下了!但願我們家婉兒,所託非人1

「我的女人,我會寵著1,殤歿粘膩的目光在我的臉上流連片刻之後,轉向母親便恢復了冷漠。「不知道能否勞煩芩妃幫我做一件事?1

「冥君請說1,母親微笑。

殤歿眯了眯眼睛,而後轉向我。「女人,出去等我1

「可是……」

「乖1,殤歿輕撫我的臉,「我很快就出來1

「哦1,我咬了咬嘴唇,心不甘情不願的離開了母親的房間。

殤歿到底有什麼事要和母親私下說?!連我都不能旁聽著?!越是這樣,我越是好奇啊!可是,兩個都是我重要的人,我不能忤逆啊!

在院中來回的踱步,焦躁不安,甚至去池塘裡面將那蓮花中間的蓮蓬給拽了下來,一顆顆的將蓮子摳出又一顆一顆的塞回去,就這樣還是沒有緩解我惶惶不安的情緒。

索性將蓮子一顆顆的再次摳出,而後剝下皮來緊緊的握在掌心。

蓮子清甜,蓮心極苦,正如人生,有苦有甜。

正百無聊賴的往嘴裡塞著蓮子的時候,一隻大手突然抓住肩膀將我的身子板了過去,看到殤歿稜角分明的俊臉,我慌亂的心立刻便安靜下來。

「等急了?」,殤歿望著我,眼神深邃。

「沒有,我……我吃蓮子呢1,我舉著最後一顆蓮子塞進嘴中。

「我要吃1,殤歿說著,直接將唇覆上我的微張的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