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一十六章 借家宴奠定地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六章 借家宴奠定地位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殤歿覆上我的唇,竟然將我口中的蓮子給吸了出去,這才放開我輕輕的咀嚼。

「若下次還敢吃獨食,我定會『狠狠』的罰你1,殤歿望著我,嘴角帶著一抹邪魅的弧度。

「怎麼『罰』?」,我抬著下巴,對殤歿眨眼。

殤歿輕笑出聲,在我的下巴上咬了一口。

「例如昨夜……」,殤歿將唇貼近我的耳畔,「翻雲覆雨……百轉千回1

頓時,整顆心亂的不成樣子。殤歿以前一副面癱臉,親我抱我卻不碰我,搞的跟個禁慾系的老幹部一樣,分明就是外表陰冷內里火熱的悶騷男嘛!不過,我好喜歡!

以前我不是容易羞澀的人,可是在這個男人的面前,我的軟弱暴露無疑,連掩飾都無法掩飾了。

局促的左顧右盼起來,我故作漫不經心的將頭髮撥到耳後,而後定了好一會心神才敢將眼神投向殤歿,但是剛觸到他的視線,便整個人心慌意亂到不行。

「你……你……」

你什麼?!這個男人的一個眼神和幾句話就能讓你沒有了智商失去了理智?!好吧,這兩樣東西在殤歿面前我本來就是自動屏蔽的!

「呵1,殤歿輕輕攬住我,「我喜荒樣子!不過,現在該是辦正事的時候1

聽了這話,我穩住了心神。看最快章節就上

「正事?1,我微微皺眉,發現殤歿的臉又寒了起來。「做什麼?可以帶上我嗎?1

「當然,因為你就是當事人1,殤歿淡淡道。

當事……人?!莫非,殤歿是要找殤母算賬?!

「紅花水母的事情已經過去了!我沒有喝下沒有一點的損失啊1,我趕緊抓住殤歿的披風,「真的沒事1

「等真的有事,便遲了1,殤歿蹙眉,「我想讓她們知道,和我作對的下場1

「可是……」

我想要阻止,卻被殤歿打斷了。

「女人,你要記住!絕不能對你的敵人,心慈手軟1,殤歿扼住我的下巴,聲音低沉。

「何為敵友,怎能分清?1,我有糾纏。

「與你為善是友,與你為惡者是敵1,殤歿眯起眼睛。

我當然知道,但是我的顧慮很多,三個人都與我們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其中一個是殤歿的母親,另外一個是我的姐妹,而最後那個則擁有踐踏冥界的能力!不到必要的時刻,不能輕易得罪的!

「但是殤歿,孰重孰輕1,我握住殤歿的手。

殤歿將我的手反握在掌心,「在我心裡,你是重的1

說完,殤歿一把勾住了我的腰,而後飛向天際。

沒有回孤島,而是飛去了一座大殿,那殿是冥君的新寢,也就是殤歿的住處。那些臣子和侍從的動作很乾脆利落,直接將老冥君搬到了靠近後宮的地方,用最快的速度把冥界給改朝換代了。

牽著我的手,大步流星的往那寢殿走去,卻在途中遇到了判官。判官行禮,畢恭畢敬。

「陛下留步,老臣有事1,判官對殤歿微微的低著頭。

殤歿依舊往昔那般漠然,沒有做聲算是應允了。

「臣想請教陛下,後宮需要建多少房、多少院、多少殿1,判官臉帶微笑,「您給准數,臣好置辦1

以前的後宮,都是老冥君的,所以分開隔離了,現在新君登基,自然要重新置辦這些東西。

「我不需要後宮1,殤歿丟下這話,拉著我徑直走開了。

殤歿的這句話很冷,卻字字暖在我的心間,他居然不要後宮,那是不是意味著以後沒有嬪妃再添進了?!

「笑什麼?1,殤歿低頭望我,握住我的那隻手緊了緊。

「沒什麼,開心啊1,我燦爛道。

「傻瓜1,殤歿攬住我的肩膀。

帶著我走進那大殿,我發現比之前冥君住的還金碧輝煌,但是我不喜歡。

「以後,你便住在這裡嗎?1,我歪著頭望著殤歿。

殤歿用幾乎看不到的幅度搖了搖頭,「我想住的地方,只有我們的家1

我們的家?指的是孤島嗎?!

「這裡住的是冥君,而我是你的大人1,殤歿淺笑,「懂嗎?1

「恩1,我使勁的點頭,「只是,後宮不要了,有些可惜1

我有些瑟了,明明知道殤歿是為了我才不要後宮去,卻故意這麼說,不過這才是情人之間的小情調嘛!

「呵,有你一個我已經『力不從心』!怎有精力再『想入非非』?」,殤歿突然勾住我的腰,眸中的慾念迭起。

頓時,我窘迫的想要找個地洞鑽進去。

見我燙著臉不說話,殤歿輕笑出聲在我的眉間印上一吻。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留著精神,好好的應付接下來的家宴1,殤歿拍了拍我肩膀。

家宴?!

正疑惑之際,南魈居然從殿門外走了進來,一臉的興緻勃勃。

「姐夫1,南魈嬉皮笑臉的快步走了進來,直接在殤歿的面前停下。

「姐夫?1,殤歿蹙眉。

「當然啊1,南魈一把挽住我,「小婉是我姐啊1

「把你的爪子拿開1,殤歿寒下面來。

南魈吐了吐舌頭,撒開我的跳出老遠。

「是1,南魈一臉的不開心,「姐夫,家宴我已經準備好了1

「恩1,殤歿悶哼一聲,「該請的人,都請了嗎?」

「請了!我辦事你放心啦1,南魈嘿嘿嘿的笑了起來,「我已經讓侍從們開始了,宴會殿那裡基本上已經準備好了1

「好!你也記得早些到1,殤歿望向南魈,終於柔下了目光。

「好1,南魈轉身就走,但是沒有走出幾步便停下來了。「對了姐夫,我大哥身子不適,不能赴宴,所以……」

「知道了,走吧1,殤歿擺手。

什麼家宴還請了北冥?!既然南魈也在邀請的名單之內,那麼母親和……父親也會一起過來嗎?!

正絞盡腦汁猜想殤歿舉辦這次家宴的目的何在,殤歿卻用手捏住了我的臉與我四目相交。

「我要借著家宴,奠定你的地位1,殤歿沉聲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