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一十七章 破壞家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七章 破壞家宴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奠定地位?!

有些事,容不得我多去揣摩,還是親見為好。

到月朗星稀之時,殤歿帶著我去到了宴會殿,無燈自明,霓虹閃耀。而殿內的大圓桌上,已經鬆鬆散散的圍坐著許多臉熟的人。見殤歿來了,個個想要起身卻被殤歿揮手制止。

「既是家宴,不必客套1,殤歿淡漠道。

眾人聞言,便各自坐下,但是臉上卻是一副各懷心思的模樣。

正對門的位置,留有一個空位,那是主人位屬於殤歿的,但是唯獨只有一個位置,正好缺了我的!在空位的左右兩邊分別是冰靈和殤母,而西魅坐在冰靈的身邊。

這位置安排的,當真有些叵測啊!

「我這腦袋!差點忘記了1,南魈突然重重的拍了拍自己的頭,「我去找個椅子添副餐具1

南魈正欲起身,卻突然被殤歿叫住了。「不用,她坐我身上就好1

殤歿說完這句直接坐下,一把將我拽了過去,而我猝不及防直接跌坐在他的腿上。那坐姿十分的不雅,讓我十分的窘迫,而殤歿卻毫不在乎。

那副冰冷的面癱臉擺著,跟誰欠他十幾條命一樣!但是我知道這不是殤歿在故意擺譜,而是他習慣性的對任何人漠然冷酷罷了。

眾人的目光或多或少的都有些異樣,卻沒有直接表現出來,但是母親卻投來了厲目。接受到了訊息,我趕緊從殤歿的身上跳開。

「做什麼?1,剛想退到殤歿的背後,他卻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

「我站著便好1,我對殤歿微笑。

這時候,一直沉默不語的冰靈輕笑出聲。

「按照規矩,溫婉沒有一個正正經經的身份是不能上席的1,冰靈起身對殤歿行禮,「所以冰靈建議夫君早點娶溫婉過門,大家早些成為一家人也就不必拘禮了1

冰靈的話,直接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而殤歿直勾勾的望著冰靈,突然揚起了唇角。

殤歿微微側臉,眼神有些不羈。「你的賢惠,我很欣慰1

大概是殤歿從未對自己流露過笑臉,或者是從未得到過如此直白的誇讚,那冰靈的臉上直接漾起了興奮,紅暈絲絲點點的顯出了嬌羞之態。

「那麼夫君,明日我便張羅可好?1,冰靈趕緊道。看最快章節就上

「不用1,殤歿將目光移向別處,「我不會娶溫婉的1

此言一出,眾人面面相覷,而我卻十分鎮定。彼此相許,要那虛妄的名分做什麼?!

「為何?1,冰靈趕緊問道,表情好像很憂慮,但眼中一閃而過的欣喜卻被我捕捉到了。

「婚約只是一道廢紙1,殤歿懶洋洋的掃視眾人,「而她烙在我的這裡1

殤歿指了指自己的左胸,便起身拿起了一隻翠玉碧勺子。正想著他準備做什麼的時候,那桌子中央放著佳肴的圓盤便自動轉動起來,等一個金色且蓋著蓋子的器皿經過殤歿的面,那圓盤突然停止不動。

殤歿握著盤龍的金色把柄將蓋子拿開,一股清甜味便迅速的在空氣中散開。聞那味道,香香甜甜。放眼望去,一盆冒著熱氣的彩色湯羹正晶瑩閃爍著。

殤歿親自盛了一碗,送到了冰靈的面前,雖然沒有做聲,但冰靈卻激動的捂住了胸口。

「這該是七彩玲瓏羹吧?1,冰靈臉色微紅,「我有吃過婆婆做的1

旁邊的殤母緩緩點頭,「當初我也是偷師,和早故的冥後學的,味道比她差了很多1

提起冥后,那殤母倒是沒有毒舌了。

聽殤母這麼說,母親掩嘴笑了起來。「想當初,這道湯羹還是我教小姐做的1

七彩玲瓏羹是母親教冥后做的?想來,這是原版了?!聞起來好誘人,好想喝啊!在人間的時候,母親給我做遍了家宴,唯獨沒有做這道七彩玲瓏羹!

「謝謝夫君1,冰靈含情脈脈的望著殤歿。

「喜唬保殤歿沒有聲調的說完這句,便又盛了一碗送到了西魅的跟前。「小心燙1

原本還板著臉的西魅,因為這麼一句話,面部的線條頓時柔和起來,雖然沒有冰靈那麼的明顯,但我看得出她在暗喜。

因為是殤歿親手送上的,所以冰靈喝的乾乾淨淨,那享受的模樣不知道是真好喝,還只是在享受殤歿的給予。

見氣氛似乎融洽了起來,眾人開始自在了一點,原本就熟識了數千年甚至是萬年,所以也沒有太多的拘謹,我看到所有的人都紛紛舀那七彩玲瓏羹來喝,唯獨母親坐在那裡端端正正的含著微笑。

就在我納悶之際,突然一個人沖了進來,直接將西魅手中的碗給奪過去一把摔在了地上。這個舉動,沒有讓殤歿動怒,卻讓老冥君閻魎火了起來。

「找死嗎?1,閻魎怒喝。

這個時候,我才看清來者竟然是嬤嬤。

「嬤嬤!你做什麼?1,西魅趕緊起身。

「不能喝!不能喝1,嬤嬤一把抓住西魅的手,瞪著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她。「這羹,不能喝1

此言一出,雲妃突然起身一巴掌扇在了嬤嬤的臉上。

「這是什麼地方?容得你去胡來?1,雲妃一臉的凶色,「鬼兵,給我將這個嬤嬤拖出去1

話音剛落,幾個鬼兵侍從一擁而進,而嬤嬤直接繞到了一旁,將桌上乘著七彩玲瓏羹的器皿給抓了過去,而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這個舉動,讓所有人跳離了桌子,唯獨殤歿和母親還淡定的坐在原處,充耳不聞般的喝著杯中的酒。

「嬤嬤1,西魅一把抓住了嬤嬤的衣服,怒火中燒。「這是我們的家宴,你跑過來發什麼瘋?1

「我說了這七彩玲瓏羹不能喝!不能喝1,嬤嬤大吼。

站在殤歿身後的我,微微的皺眉,突然意識到殤歿和母親的私聊,必定與這場家宴有關,而關鍵點便是這道七彩玲瓏羹!

「胡說八道什麼?!難不成有毒?1,南魈起身眉心深鎖,「我們都吃了,還不是好好的1

「不1,嬤嬤突然嘶吼,「你們能吃,魅兒不能吃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