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二十章 露出長毛的大長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章 露出長毛的大長腿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暖了身,也暖了心。看最快章節就上

殤歿是冥君也是冰靈深愛的人,所以對於他的離開冰靈卻沒有加以阻止,因為她知道我在這裡殤歿不會棄我而去。

其實冰靈也真的能忍,再見我的時候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能笑嘻嘻的跟我打招呼,這才是最高境界!恨得入骨如心,卻依舊能表現的風輕雲淡。

我想,冰靈身上的很多東西值得我去學習。

因為母親和毛球她們都在宮裡,所以我不得不去,因為我還想問問白子和花漫天的情況。也幸好黑澤總是在我需要是時候出現,能帶著我越海。

那翅膀,索性也就不再想了!

現在我最擔憂的便是母親,母親一下子將兩個大人物給得罪了,也不知道我們走了之後,他們是怎麼收場的!還有西魅和南魈,最無辜的就是他們,也許他們到死都不會想到和母親的見面會以這樣一種方式!

去到了母親的庭院不遠處落下,剛想讓黑澤離開卻及時叫住了他。

「黑澤1,我短促的喚了一聲。

「是,主子1,黑澤低頭。

「能不能……幫我……」,我有些語塞。

其實,我想要黑澤幫我探探北冥的狀態,可是想到母親不允,便有些猶豫了。

「北冥的宅子被那狸貓嚴防死守,我窺探不得!但是看那狸貓的臉色,該是沒有什麼不好1,黑子微微抬頭,簡單急促的說道。

他,居然猜到我想要說什麼?!

「你……怎麼知道我想要你做什麼!?」,我不禁的皺起眉頭。

「黑澤既然選擇效忠,就得時時刻刻洞悉主子的想法,為主子排憂解難1,黑澤淡淡道。

呵,現在我倒是覺得,這黑澤留在身邊的好處是越來越多了。

「多謝1,我由衷道。

「以後主子不必跟黑澤言謝1,黑澤低頭,「黑澤寧願主子賜死,也不敢接受一個謝字1

倒是有性格,我十分欣賞!

「恩1,我點點頭,「走吧1

「是,主子1,但是黑澤說了這麼一句,卻還是沒有離開,而是第一次和我視線正對。「主子,若是真想與冰靈決裂,便請通知黑澤!黑澤,會想盡一切辦法助攻1

能有什麼辦法,飛蛾撲火嗎?!現在,我們還沒有這個實力!

心中有什麼想法,也沒有太多表露,只是笑了笑點點頭。

黑澤終於離開了,帶我正準備進入母親的別院時,一陣雪花飄落,被風卷裹成型。待我認出那張清靈剔透的臉,便疾步迎了上去。

「雪舞1,我握住了雪舞的手,「謝謝1

謝是謝她那天對我們的出言相助,若不是有她,也許冰靈還不會妥協,那麼事情便會比現在更嚴重。只是我不明白為什麼,冰靈似乎對雪舞有所顧忌。

「呵,還你的1,雪舞輕撫自己的臉,「若不是你,花漫天怎肯將三十年的歲月還我?1

說到這裡,冰靈的眼光望向一處憂鬱起來,水汪汪的看起來十分的我見猶憐。

「你……有心事?1,我望向雪舞。

雪舞苦澀的揚起嘴角,「女兒家,總會有些心事的,對他好點1

說完,雪舞幻化成霜,消散不見。

自從回到了冥界,這雪舞總是這麼來無影去無蹤,跟壓根沒有過這號人一樣!但是她的那句『對他好點』,是指誰?!我的身邊,沒有幾個『他』啊!

容不得我去細想,便急匆匆的跑進了母親的別院,卻發現母親不在,索性直接去往楓林,而後居然在進去小宅的時候看到了坐在門口發獃的月寒。

「月寒?1,我快步的走了過去,「毛球她們呢?」

說著,我四處張望,沒有在房間內聽到任何的動靜,平時毛球可鬧騰了,老遠就能聽到聲音的那種。

月寒還沒有說話,便臉紅了。

「我……我不知道啊1,月寒扯著衣袖,「毛球跟著你母親走了,而花漫天自從被白大壯抱走之後,兩個人一直沒有回來呢1

白大壯?!白大壯是……

哇擦,我差點忘記白大壯就是白子了,我起了這麼一個缺德帶冒煙的名字。

「呵,可是你臉紅什麼?1,我低頭搜索月寒的目光,但是她死活不肯跟我對視。

「沒……沒有啊1,月寒說著突然用手扇臉,「我……我需要水1

說完,月寒直接跑進了屋子,不一會再出來的時候,滿臉都是水,連頭髮都有些濕漉了。

「是嗎?1,我一把挑起月寒的下巴,「說實話,不許撒謊1

我故作生氣,卻讓月寒立刻瞪大了眼睛。

「人家……人家只是不小心看到……」,月寒的臉更紅了,「看到白大壯和花漫天沒穿衣服在楓林裡面翻滾而已!其他……其他的,真的什麼也沒有看見1

哇靠,野外……戰鬥,這麼勁爆?!

這白子當真沒有恢復記憶啊,花漫天說過,他原本的性子是無情無欲,對花漫天更是不感冒,可是現在居然直接啪了。

「咳咳咳1,我故作鎮定的咳嗽一聲,「洗洗眼睛就好了!小姑娘看到這些可不能胡思亂想,對了!你可別著了白大壯的道1

白大壯可以啪花漫天,可以吻冰靈,證明這口味很雜啊,指不定就打毛球和月寒的主意了!這小子,一張桃花臉,滿肚子的花花腸子。

「我才不會呢1,月寒認真的望著我,「老祖說了,我跟著你就得聽你的,你讓我幹嘛就幹嘛1

真的,一直沒有弄清楚,當初老祖說的那句『物歸原主』是什麼意思,現在她又讓月寒聽從我追隨我,難道我們有些某種千絲萬縷的聯繫?!

「好了好了,我要去找母親了,你乖乖的待在這裡1,我拍了拍月寒的肩膀。

未等月寒回答我,我便轉身離開宅子,經過楓林走了許久,終於去到了後宮,在花園中四下尋找卻沒有尋到母親的蹤跡,倒是看到了一個白影在假山處站定,背對著我。

一看那背影便知道是白子,他一手扶著假山,一手掐著腰,關鍵是下擺還露出一條光溜溜且長了許多毛毛的大長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