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二十二章 傾凌自殺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二章 傾凌自殺了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直覺告訴我,母親是在拿西魅當做把柄,以此來壓制雲霓!可是,這只是我的猜測,因為我不懂母親為什麼要這麼做,按理說現在閻魎只在乎她,根本沒有爭鬥的必要。看最快章節就上

「謝謝1,雲霓終於在聽到這句話之後開口了,沒有聲調的那種。

母親笑了,摸了摸西魅的臉。「晚上給你做好吃的,早點來!沒有你陪著我睡,我都有些失眠了1

「好,我知道了1,西魅巧笑倩兮。

待到母親走後,西魅便哼了一聲,正眼也不看雲霓一眼便自個走了。而我剛想離開去追尋母親的腳步,卻被雲霓給叫住了。

目光相交,我和雲霓到了一僻靜之處。

「冥后1,我對雲霓行禮。

「冥后?!都是過去式了1,雲霓苦笑,「現在我只是一個下人、一個嬤嬤1

雲霓說這話的時候,眼中閃爍著某種痛心疾首。

「對不起1,我對雲霓輕輕的鞠了一躬。

這一躬,包含了許多的歉意,比如母親的,比如我的,母親奪愛在先,而西魅服下紅花水母在後。

「和你無關!曾經我以爭寵為目標,整日想著怎樣能獨得盛寵!可有了孩子之後,便開始惴惴不安,生怕報應會落在他們的身上!事實上,真的如此1,雲霓皺眉,一臉的陰鬱。「魅兒現在的下場,就是對我最大的懲罰1

魅兒的驕縱,或許與失去母親有關,可是陰狠歹毒不是雲霓教出來的,畢竟沒有人希望自己的孩子變成一個人人厭惡之人。

「不是你的錯1,我望著滿眼憂傷的雲霓竟然不知道怎麼安撫。

未等我組織好語言,雲霓一把拉住了我的手。

「溫婉,聽我說1,雲霓緊張的東張西望,而後死死的盯住了我的眼睛。「也許害你的人,往往是你……」

「婉兒在這裡呢?1,未等雲霓說完,母親的聲音突然從背後響起。

這一聲,讓雲霓直接觸電般的鬆開了我,轉過身我看到了母親親切的笑容。

「婉兒1,母親對我招手。

我猶豫了一下,便直接走到了母親的跟前,隨後便被她牽起了手。

「姐姐啊,有什麼話不能明著說?1,母親笑眯了眼睛,「剛剛說什麼呢,帶妹妹我也來聽聽1

雲霓,立刻變了臉色。看最快章節就上

「我只是想要溫婉看在西魅是她姐姐的份上,在新君面前說說好話!這姐妹倆得相互扶持1,雲霓低聲道。

頓時,我覺得她是想要刻意隱瞞著什麼,便立刻會意了。

「你放心,溫婉知道了1,我趕緊道。

「呵呵,姐姐放心!婉兒和魅兒她們兩姐妹,絕對不會像你和雲裳那樣的明爭暗鬥你死我活!有我在那裡看著呢1,母親說到這裡,對著雲霓點了點頭。「沒事,我們就先走了!待會,我叫人給你送些體面的衣服,這一身穿的,真不像是個冥后1

說完,母親拽著我便離開了。

離開的瞬間,我回頭張望,卻看到雲霓對我輕輕的搖頭,似乎在警醒我什麼。

心中有了稍稍的鬱悶,但是我決定隱瞞剛剛的事,因為母親有很多地方到現在我也沒有看明白。

回到了別院,剛關上門母親的厲目便投了過來。

「雲霓和你說什麼了?」,母親直勾勾的望著我。

「讓我替西魅說好話1,我故作坦然的望向母親,「後面好像還有話要跟我說,卻被媽你打斷了1

但願我能掩飾的很好,對於母親我沒有撒過多少次慌。

母親望著我,圍著我轉了好多圈,最後一把捏住了我的臉。

「真的?1,母親眯起眼睛,「婉兒乖,不能騙人的1

「沒有!這世界上,只有媽對婉兒最好,只有媽不會害婉兒1,我提高音量,像是表明自己的態度。

母親緊繃的臉,終於鬆懈下來。

「乖!你要永遠記得,媽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不會害你的人1,母親摟住了我,長嘆一口氣。「做人難做個後母更難,其實我對西魅的好只是過過場,堵住別人的悠悠之口而已,所以你不要生氣,不要以為媽不愛你了1

「恩,婉兒不是那麼不懂事的孩子1,我趕緊道。

但是,嘴上這麼虔誠,我心中的疑惑卻越來越大,母親總是將『不會害我』這句話掛在嘴邊,反反覆復、語重心長的複述。當她老是重複這些話的時候,我的腦中總想起雲霓曾經對我說過的話。

她說,一個母親真正的愛自己的孩子,只會做不會說!

也許我不該懷疑我的母親,若是以前單純的我根本不會看出這不算是異常的異常,可是現在的我似乎對任何事任何人都有了極強的敏感。

是我想多了,還是母親真的有問題?!

紅花水母!紅花水母!

也許,我該從別人那裡旁敲側擊一番。

尋個借口告別了母親,我便往孤島的方向走去,我覺得黑澤就應該在附近可是不想召喚,因為我不想飛行,只想慢慢的思考所有的疑惑。

我需要花時間捋清心中的疙瘩,循序漸進的捋清!

不知不覺,居然走到了一片林子,視線放遠,居然看到了傾城的家。

呵呵,真巧!

正想離開,卻聽到一陣悠揚的曲調,尋聲望去我看到遠處的大樹上正坐著一個人,近前一看竟是傾城。

突然,我條件反射的轉身就走,卻突然被他叫住了。

「怎麼我是鬼嗎?!見到我就跑?1,傾城粗聲粗氣的說完,直接落在了我的面前。

你本來就是鬼!

心裡暗暗的嘀咕了一聲,我硬生生的擠出了一絲笑容。

「嘿嘿,沒有想到你這麼粗暴的男人,還會吹……吹簫啊1,我指著傾城手中的竹子,沒話找話道。

傾城當即暗下臉來,頭上豎起了黑線。

「死丫頭你瞎嗎?!這是笛子不是簫1,傾城拿著所謂的笛子使勁的在我頭上敲了一下。

「是啊!是啊!我瞎的看不到你了1,我昂起下巴。

突然間覺得,這氣氛輕鬆起來。

「不好啦!二小姐又自殺啦1

正瞪著傾城,背後突然傳來一聲厲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