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二十五章 海底強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五章 海底強攻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白子說著,居然直接將衣服脫下,露出了強健的……胸肌!

媽蛋,這孩子還沒有洗澡腦子就進水了嗎?!

「穿上衣服1,我故作鎮定的對白子大喝。

白子漫不經心的撇了我一眼,而後直接跳進了潭水之中,手在水裡摸索了半天,而後丟上了一條褲子。這是……脫光的節奏?!

「這是溫泉,活血化瘀的,娘親不如一起下來泡泡!或許……能讓你暖和暖和1,白子用手往身上潑水,動作優雅。

此刻,白子的眼神沒有之前的那麼稚嫩,甚至害透著狡黠深沉的光。

「自個泡著就好1,我頓時冷靜下來。

「與孩子沐浴實屬正常,娘親莫非害羞不成?你說呢?」,白子挑眉,歪著頭望著我。「除非,你不把我當成孩子,而是把我當成了男人1

呵呵,看來月寒的眼淚沒有失效,而是白子在裝瘋賣傻,因為他已經恢復記憶了,那日搶奪紅花水母服下,也是故意為之的!

「白煞1,我笑著輕喚一聲。

白子眯了眯眼睛,搓著長發的手停下了動作。

「哎,娘親1,白子挺了挺胸口嘴角含笑,「怎麼娘親決定要和孩兒一起沐浴了嗎?或者說娘親害怕?」

說到這裡,白子輕笑出聲。「娘親不用怕,你該知道我無情無欲,所以不會對你做什麼1

「無情無欲?」,我哼了一聲,「無情無欲你還和花漫天……」

後面的話我說不出來了,我覺得自己中了圈套。

「哦,機械運動罷了1,白子輕輕擰著頭髮上面的水,漫不經心的望向我。

機械運動?白子居然說的這麼風輕雲淡,他說這樣的行為是機械運動?可是,這對於女人來說,就是獻出一切的開始啊!

明明已經恢復了記憶,卻裝成痴孩留在我的身邊,想必那目的不會單純。

「既然你今日肯顯露身份,想必是要和我開誠布公了1,我索性挺直身子,目光無懼的望向白子。「說說吧,你想要做什麼?」

「做什麼?」,白子突然從水裡站起來。

未等我捂住眼睛,那水從肩上滑落便直接幻化成一身白衣,而後白子就那麼出水不染的走了上來。

「我只是想要告訴你1,白子俯下臉來,眼神縹緲。「你逃脫不了你的宿命,就如黑煞必須以死殉葬一樣1

以死殉葬?!現在,我似乎明白為什麼冰靈警告我不要恢復白子的意識了!

「所以,現在你的目的,就是喚醒焱魔?」,我直勾勾的盯著白子。

白子輕笑出聲,「那是我的宿命1

「可是,那樣你也會死1,我皺緊眉頭提高音量。

「我的存在,就是赴死1,白子似笑非笑的望著我,「就是為了……焱魔復生1

這話,如五雷轟頂!

「所以,你要帶我去魔窟嗎?」,我緩了一口氣,強壓心頭的驚慌。

「不啊1,白子笑了笑,「都跟你說是宿命了,註定會發生的事情,我何必要插手呢?除非我閑的蛋疼1

說到這裡,白子優雅的理了理自己的衣服。「今朝有酒今朝醉,你和他的時間不多了,好好的珍惜吧1

話音剛落,白子便瞬間消失。

站在原地,我久久無法回神,腦海裡面反反覆復全部都是白子跟我說的那些話。

時間不多了?!什麼叫我和他的時間不多了!

不管白子所言是真是假,我都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而且從現在開始,我必須時時刻刻警惕這個男人,不能讓他暗下黑手!

……

心事重重的回到了孤島,正想著召喚黑澤帶我過海,卻突然看到遠處有個身影迅速的朝著我飛來,等我剛看清來者是殤歿,他已經將我一把抱住直接飛向了天際。

夕陽被海天分割,那光透過海水閃爍,洋洋洒洒差點晃花了我的眼。

「殤歿,你回來了?」,我低呼。

白子所言,明顯給我造成了很大的心理負擔,現在的我真的好慌好亂。

殤歿望著我,沒有說話,只是瞳孔在不斷的放大,眸中繚繞著若有若無的黑。

「殤歿1,我趕緊捧住殤歿的臉。

「給我1,殤歿短促道。

「什麼?1,我皺緊眉頭,「你要什麼?1

「給我1,殤歿突然提高音量。

當我發現殤歿的瞳孔已經擴大到沾滿了整個眼球的時候,我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這才開始感覺到害怕。

「殤歿,你……」

未等我說完,便聽『呲啦』一聲,我的裙子直接從下方撕開了,而後殤歿直接低頭咬住了我的唇,在那血腥味溢出的瞬間直接一舉攻進我的身體。

那乾澀和不適讓我低呼出口,但痛意還沒有連綿開來,殤歿的翅膀直接將我緊緊的裹住,而後抱著我猛的扎進了海底。

每一次都在快要窒息的時候,他都將我頂出海面,待我剛呼吸一口便又帶著我墜的更深。就這麼反反覆復、浮起淹沒之間,我又一次在地獄和天堂間遊走,直到虛脫到快要灰飛煙滅。

等殤歿再次於我的唇上落下狠狠的一咬,便帶著我直接衝出海面,之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殤歿摟著我,用自己的身體接受那重重的一撞,絲毫沒有讓我感覺到半分的疼痛。

殤歿的雙臂松垮的摟著我,翅膀張開平攤在沙灘上,而我附在他的身上目不轉睛的盯著他緊閉的雙眼。

剛才的殤歿,粗魯到了極致,完全像是一隻癲狂的野獸,而我根本無法阻止,只能任由他肆意獲齲

「殤歿1,我擦掉嘴上的腥味,小心翼翼的拍著殤歿的臉。

殤歿的眼球在眼皮底下快速的轉動著,許久之後才慢慢的睜開。

當看到那瞳孔恢復了正常,我緩緩的呼出了一口氣。

『呼』,殤歿突然從口中呼出一口黑氣,他蹙了蹙眉,而後將視線投向我。

「女人1,喚了這麼一聲,殤歿便收緊雙臂,而後兩隻翅膀向上捲起,將我們輕輕的裹祝

「對不起1,殤歿將唇貼在我的眉眼之間,「我控制不住自己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