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二十七章 讓人崩潰的真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七章 讓人崩潰的真相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瑤琴?1,我擰緊眉頭。

聽上去是一種樂器,名字很普通,可是何來對付焱魔一說。

見我蹙眉,殤母轉向我。「當初我孕上殤歿的時候,還是少女處子之身1

什麼?!處子之身?!

「你……」,望著殤母,我有些愕然。

「沒錯1,殤母點頭,「那時我年紀尚淺,根本不懂情和愛1

「可是,便莫名其妙的有了?」,我突然覺得不可思議。

殤母搖頭,「不,不是莫名其妙,夢中有人往我腹中投下一枚黑子,而後醒來之後我便受孕了!那時候,我我求助老冥君也就是閻魎的父親,通過生死簿才知我腹中的正是被封印的黑煞1

「所以呢?」,我有些迫不及待道。

「原本我們鬼族便隸屬於焱魔統治,所以復活焱魔之事便是不可推卸的責任!所以,老冥君讓我安心養胎,好讓黑煞瓜熟蒂落,焚身開啟魔窟喚醒焱魔1,殤母擰緊眉頭,眼神迷茫。

「所以,這就是閻魎對你禮讓三分的原因?1,我腦中突然有個結鬆開了。看最快章節就上

「正是!否則他堂堂一介冥君又怎麼會被我一個普通的鬼女壓制,卻敢怒而不敢言?1,殤母轉臉望向我,「因為鬼族一直盼著焱魔有朝一日會重見天日,帶著他們一掌六界1

果然是野心十足,之前我就在想,憑什麼閻魎會如此的顧忌殤母,而且能對殤歿縱容到了連悔婚也不去計較的地步!

「可是,這與你被關在禁地有什麼關係?」,我冷靜下來,反問殤母。

殤母苦笑,「原本我只是覺得,只要生下殤歿,便一切安好!他去殉他的葬,我享我的富貴!可是,當這孩子在我腹中一天天的長大,我的心便再也無法做到無動於衷1

「我能感受到他的存在,感受到他在我的腹中成長1,殤母的眼中漾起了溫柔,「特別是在他出生的那一刻,他叫的那聲『母親』直接讓我……讓我感動的落淚1

說到這裡,殤母一把抓住我的手。「你知道嗎,殤兒他一出生便會說話!開口的第一句話便是『母親』1

此刻殤母的眼睛閃閃發亮,和之前的刁鑽完全的不一樣,那臉上的歡欣和雀躍,透著一層濃濃的母愛。

「我是孤女!沒有人愛過我,我也沒有愛過人!可是那麼一個小東西,卻觸到了我內心最柔軟的地方1,殤母突然濕了眼眶,「從那時候開始,我的心便再也硬不起來了!這個孩子和我彼此溫暖,讓我的母性徹底爆發了1

「溫婉,你知道嗎?殤兒很小的時候就會護著我了!像是小雞保護母雞一樣1,殤母說到這裡竟然笑了起來,「對誰都會冷傲,唯獨對我微笑!開始,我很享受這樣的生活,母慈子孝!可是,殤歿越大,我便越害怕!因為我知道,總有一天他會離開我!是永久性的離開!是死別1

頓時,殤母的臉陰鬱起來。「那是我的孩子,可是我孩子的宿命就是犧牲!我怎麼能忍心?他是我辛辛苦苦生下來!辛辛苦苦養大的!我們之間的感情,早在他叫我那一聲『母親』之後便再也無法斷絕了1

說到這裡,殤母的眼淚滑下。「天底下沒有一個母親,會讓自己的孩子受到傷害!所以,我想要殺死焱魔!只要焱魔徹底消失了,那麼殤歿就不用死了1

「那瑤琴,是對付焱魔的法器?1,我頓時緊張起來,整顆心揪在了一起。

「是!是1,殤母使勁的點頭,「瑤琴是當初驅魔者對付焱魔的法器,與被封印的焱魔一起墜入魔窟了!我想著,只要找到瑤琴,在焱魔蘇醒之前殺了他,那我的殤兒就不用死了!可是,我還沒有靠近魔窟就被魔窟的守護者惡煞族給擒住了,便一直被關在禁地之中!之後,老冥君曾來找過我,卻告訴我待到殤歿迎娶西魅之時,才能持著噬魂鞭救我出去!呵呵,說的好聽!他們分明是故意拖延時間,好讓我出去的時候再也無法阻止殤歿以身殉葬1

事情的真相,居然是如此?!可是,就算沒有被抓住,殤母也進不了魔窟,因為有地獄之火屏蔽著!

難以置信的望著淚流滿面的殤母,我的心頓時酸楚起來。

「你知道我為什麼討厭你嗎?1,殤母哽咽,用手指著我。「因為你是驅魔者轉世,你的出現一定會喚醒黑白雙煞,而他們一定會帶著你解開焱魔的封印!溫婉,我對你的討厭,僅是因為如此!若你只是普通的女孩,我何必阻止?只要殤歿幸福就好!這是一個母親最簡單的心愿!關鍵,你不是啊1

「不過,唯一值得我開心的是,你轉世成為了閻魎的孩子!真是報應1,殤母突然輕笑起來,帶著嘲諷。「那閻魎沒有冷血無情到去犧牲自己的孩子,若你是旁人所生也就罷了!可惜,溫芩卻是他的至愛,所以他根本下不了手!於是,索性讓溫芩偷偷帶著你離開了冥界1

我的事情,幾乎所有的人都知道,貌似只有我一個人蒙在了骨里?!

頓時,我有些回不過神來,直到殤母一把抓住我的肩膀,直勾勾的盯著我。

「好好的待在人間不好嗎?!留在那裡,你能好好的活著,我的殤兒也能好好的活著,這不是皆大歡喜碼!可是,你為什麼要回來?1,殤母狠狠的將我推倒在地,「原本一切都是好好的!可是你一回來,消失了近萬年的白子就重見天日還變成人形!你是想讓殤兒記起自己黑子的責任嗎?1

「可是,殤歿早就知道自己是黑子了1,我急促的解釋道。

「那是我告訴他的!在我沒有被關押之前就告訴他的1,殤母蹲下身子直勾勾的望著我,「黑白二子無情無欲,難道你不知道嗎?!殤歿能愛你,是因為他還沒有記起!等他記得一切的時候,他會不顧一切的犧牲自己復活焱魔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