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二十八章 請你離開殤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八章 請你離開殤歿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殤母吼完這句,猛的甩出一巴掌,而我直接摔倒在地。緊緊扯住地上的草,我的眼淚無聲無息的掉落下來,卻重重的砸在我的心尖。

是我,招來了白子?我的存在會喚醒黑白二子,讓他們復生焱魔?!

那白子雖然是月寒幫著恢復記憶的,卻是受我指使!而白子化無未有,更是我親自所為!殤歿最近的變化,我分明也是看在眼裡的!

難道,殤歿已經在轉變了?!等他擁有黑子的意識,便會……忘記我?!

想到這裡,我的腦袋『嗡』的一聲炸開了。

「溫婉1,殤母突然喚我。

愣了一下,我這才轉過頭望了過去。

「我還想問你一個問題1,殤母緊緊皺眉。

我擦了擦眼淚,徑直站了起來。「請說1

「你是不是已經把自己給了殤歿?」,說到這裡殤母突然靠近一步,「別否認,我看得出你的童真已經不在了,不然我也不會要你服下紅花水母了1

對啊,我忘記她能嗅的出來是否為處子。

「是1,我淡淡道。

「呵,呵呵1,殤母笑出了聲音,「情到濃時,無法把持!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殤歿在那之前始終不肯碰你?1

「他說……說等我真正成為他的妻子。看最快章節就上」,我的聲音越來越小,底氣不足。

「不,你錯了1,殤母垂淚,「因為與你靠近會喚醒他作為黑煞的記憶,這就是他不敢碰你的原因!他怕……傷害你1

我捂住胸口,早已淚如雨下。

一開始殤歿不碰我,我以為他不愛我!到了後面,我以為他是在尋找時機!可是,真的沒有想到真正的原因會是如此!

殤歿的改變,在於我同房之後,當真……當真是因為我喚醒了某種意識?!昨夜殤歿抱著我,跟我說了一句『我控制不了自己』,難道說的就是翻滾在腦子裡面,屬於黑子的記憶?!

頓時,我假裝的堅強瞬間變的潰不成軍。

「告訴我,該怎麼做?1,我直挺挺的跪在了殤母的面前,昂著頭目不轉睛的望著她。「要怎麼做,才能阻止這樣的事情發生?1

殤母皺眉,一把將我拽了起來。

「離開他!越遠越好1,殤母抹掉眼淚死死的盯著我,「我說的,都是真的!沒有騙你!不信,你可以去問閻魎去問溫芩,甚至是生死簿!就知道,我有沒有說謊!溫婉,我壞是沒錯,但是我的壞都是為了我的兒子,從頭到尾我也沒有想過要害死你!請你,一定要相信我1

殤母臉色焦急,而我反倒冷靜了下來。看最快章節就上

「讓我想一想1,說完這句,我便轉身離開。

……

我需要冷靜,真的需要冷靜,殤母的話我不敢全信,但是有一點是和白子相同的!那就是,黑白二子得用生命殉葬!如此一般的話,為什麼母親對我和殤歿在一起,卻沒有加以反對?!

她是我媽,是我最親的人!為什麼明知道結局是悲劇,卻不阻止我?!

不,我不能亂,我要弄清楚一切!

來到母親的別院,我看到了西魅,此刻她正與母親說說笑笑。見到我,母親緩步走了過來,帶著微笑。

「婉兒來了?1,母親笑眯的摸了摸我的頭,「我去做些點心,待會帶回去給殤歿嘗一嘗1

說著,母親轉身走了出去。

就剩下我和西魅兩個人,氣氛頓時有些詭異。

西魅走到我的面前,徑直伸出手捏住我的下巴,而後將我的臉別到一邊。

「真激烈1,西魅望了一眼,鬆開了手。「看這痕,你和殤歿沒少折騰吧?」

這話陰陽怪氣帶著濃濃的醋意,可是此刻我卻沒有心思和她鬥嘴。

見我不說話,西魅附過臉來使勁的嗅了一下,而後笑了起來。「這女人味確實比少女味好聞,連我都忍不住有些陶醉呢1

「魅兒1,我突然直勾勾的望著西魅,極盡溫柔的喚了一聲。

這一聲讓西魅有些愣神了,「幹嘛?」

「其實,你有沒有想過我和殤歿在一起,其實是為了……你1,說到這裡,我一把將西魅按在了牆上。「那麼費勁的阻止你和殤歿在一起是因為……」

突然,我附向西魅的耳朵壓低聲音。「是因為,我真正愛的那個人就是你1

「什麼?1,西魅驚的瞪大雙眼。

「因為我愛你,所以才故意接近殤歿,這樣我就可以獨佔你了1,我突然邪笑著挑起了西魅的下巴,在她的臉上落下一吻。

西魅先是僵直了身子,而後一巴掌將我的手給打開了。

「神經病1,西魅狠聲。

丟下這句,西魅轉身就走,正好和母親撞在一起,差一點就將那盤子裡面的糕點給弄撒了。

「魅兒,你去哪?」,母親趕忙問道。

「哼,去哪都好!只要別和這個神經病待在一起1,西魅拂袖而去。

「姐姐慢走啊1,我對著西魅消失的地方行禮。

母親皺眉,將一盤精緻的糕點放進食盒。

「你怎麼沉不住氣了?」,母親的目光帶著責怪,「殤歿一心在你,魅兒不是你的對手,你氣她做什麼?1

目光落在那粉紅色的糕點上,我緩步走到母親的身後將她輕輕的抱祝

「媽,你同意我和殤歿在一起了嗎?」,我撒嬌似的問道。

「呵,不同意又能怎樣?!你那麼愛她1,母親輕輕拍了拍我的手,「女大不中留啊!只要你幸福,媽就開心了1

「媽,謝謝你1,我輕聲道。

母親轉身,將食盒遞給了我。

「這點心帶回去給殤歿吃1,母親突然笑眯了眼睛,「一定要吃哦,這是蓮子餅,寓意著百子千孫!媽啊,想早點抱上外孫子了1

「好啊1,我笑著抱了抱母親,「我一定看著他吃下去1

拎著食盒,我轉身離開,等脫離了母親的視線,笑容便迅速的在臉上消失。

其實,殤母的話是真是假,只要通過生死簿便能知曉了,而能真正掌控生死簿的只有北冥,看來,我得違背母親的命令去見一次北冥了。

「黑澤,北冥府1,我扭頭對隱處低聲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