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二十九章 母親在糕點中放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九章 母親在糕點中放葯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黑澤帶我飛到了北冥府中,卻在花園中被飛麟給攔住了。

「我們主子需要休息,你們請回吧1,飛麟的口氣極度的不好,

我還沒有來得及說話,黑澤便上前一步。

「對我的主子,說話客氣點1,黑澤冷眼望向飛麟,「你覺得,你能攔得住我嗎?1

「攔不住,也得攔1,飛麟忽然揚手,那指甲立刻伸長彎曲變得十分的鋒利。「別以為你是惡煞,我就怕了你!想要見我主子,除非踏過我的屍體1

「呵,好1,黑澤輕笑,「我會順便剝下你的貓皮1

話音剛落,飛麟直接化作狸貓體朝著黑澤張牙舞爪的撲了過去,而黑澤一把推開我。先是一動不動,待到那貓抓向自己的臉時突然變成了巨蟒,而後一口便將狸貓給吞進了嘴巴。

我整個震驚住了,這飛麟好歹是北冥的手下,現在就這麼被黑澤這麼硬生生的給吃了?!正想讓巨蟒吐出來,便見巨蟒的七寸之處不停的鼓動,而後一道血光從鱗片上面閃現,那狸貓『喵嗚』一聲直接從那血口子裡面鑽了出來,直撲到巨蟒的身上啃咬起來。

巨蟒痛的扭曲了一下身子,一尾巴直接掃了過去,將狸貓猛的摔出,就那麼硬生生的撞在地上半天爬不起來。而這個時候,巨蟒一個漂亮的轉身,直接撲向狸貓張開了血盆大口。

「黑澤,住口1,我卯足力氣大喝一聲。

這一聲,讓黑澤順勢幻成人形,而飛麟也恢復正常坐在地上。黑澤受傷了,腹部的衣服劃開了一個大口子,並且不停的流著鮮血,而飛麟傷的更重,幾乎爬不起來。

見飛麟瞪著我咬牙切齒,我直接咬破手指走到了黑澤的跟前。準備掀開黑澤的衣服,卻被黑澤趕緊阻止。

「主子,不可1,黑澤緊促道。

「你是主子還是我是主子?1,我沒好氣的瞪著黑澤,「閉嘴1

說完,我直接撕開了黑澤的衣服,而後將手上的血抹上他腹部的傷口,待那傷口開始癒合,我又走到了飛麟的面前。

「別替我治傷,我不會感激你1,飛麟憤恨道。

頓時,我來火了,直接起身拿腳去踹,好一番拳打腳踢之後,這才劃開自己的手腕,將那血灑在了飛麟的傷口上。

「打你一頓,又治好你,互不相欠了1,我悶聲說完這句,便快速的轉身。

這個時候,那殿門開了,北冥推著輪椅來到了我的面前。

「教訓的好1,北冥冷冷的望向飛麟,「下次若是還敢這麼出言不遜,直接殺了他不需要顧忌我1

這北冥,當真對飛麟很嚴厲。

我揮了揮手,示意黑澤離開,可是飛麟起身卻沒有離開的意思,於是黑澤直接拎著他的衣服便一路拖著消失在視線之中。

帶兩人走後,我將放在一邊的食盒拿著而後推著北冥去到了梅花下的石桌前面。

「怎想起來見我?」,北冥微笑。

我愣了愣,而後將糕點拿了出來。

「有事求你1,我蹲在北冥的面前將糕點遞給他。

北冥皺了皺眉,而後接過糕點。「你我之間,無須說求1

他總是對我這麼好,可是越是這樣,我便越歉疚。

「我想想該怎麼告訴你1,我皺了皺眉,「你先吃吧1

說完這句,我徑直坐到了旁邊的石椅上,而後托著腮用餘光漫不經心的望著北冥。北冥拿著糕點聞了聞,便小小的咬了一口。

「好吃嗎?」,我趕緊問道。

「恩1,北冥緩緩點頭,嘴角上揚。「你有什麼事,趕緊說吧1

這麼急?!可是,私自動用生死簿可是大事,他會不會幫我?!我……我該怎麼開口。

焦躁不安之際,我下意識的拿起一塊糕點塞進嘴裡,可是還沒有等我去咬,北冥便一巴掌打開了,而後那糕點便直接滾到了地上。

「你怎麼了?」,我愣了一下,突然感覺到北冥的臉色有些異常。

「不能吃1,北冥將頭轉到一邊,「裡面有……有男女歡好之物1

男女……歡好之物?!那不就是……

我驚的一下子站了起來,而後跑到北冥的跟前,這才發現他的眸子已經開始有些迷離。

「裡面被下了……葯?」,我急促道。

北冥重重點頭,喉結上下滾動了一下。

突然間,母親的話在耳邊響起,她是特意囑咐我將這個糕點給殤歿吃下的!為什麼?!她應該知道,我和殤歿之間兩情相悅,是不需要這個東西的!

想起之前北冥吃糕點時的猶豫,我才突然恍然大悟。

「你早就看出來這裡面有東西了是嗎?1,我板正北冥的身子。

「是1,北冥悶聲。

「那你還吃1,我目不轉睛的望著北冥。

北冥轉過臉,將眼睛閉上。「怕是你親手做的,不吃你會難過1

傻子!全天下最笨的傻子!

「要是裡面有毒,你就死了1,我吼了一聲,趕緊四處尋找。

剛剛不小心碰到北冥,發現他的身體好燙,這樣的葯發作起來該怎麼解,就算沒有看過也聽過!可是,這裡沒有女人啊!我能做的,就是給他把熱度先降下來!

當初在傾家,他們給我下的那玩意,讓我差點難受的死去,可是殤歿沒有碰我,只是給我降了溫。

從殿內找到一桶水,直接從北冥的頭上淋了下去,可是那原本冰冷的水,此刻觸到北冥的身上居然起了白煙!居然……沸騰了!

他的溫度……太高了!

顯然這藥性,原比我當初的還要厲害!

「怎麼辦?怎麼辦?1,我焦急的圍著北冥亂轉,而後直接蹲在他的面前。「我……我去給你找個女人1

剛想走,北冥一把將我拽住,那手燙的像是覆了一層岩漿。

「不用,你走吧1,北冥急促道,「我一個人待著就好1

「我要走了,我還是人嗎?1,我站起身,使勁拍打自己的臉。

那掌心的寒冷,直接讓我冷靜了下來。也許……也許我該試試!

想到這裡,我直接蹲下身子將北冥緊緊的抱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