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三十章 急救北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章 急救北冥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我和北冥一冷一熱,正好可以相互調和,可是當寒氣很快被北冥的熱度給驅走之後,我反射性的跳開了。

「怎麼辦?1,我急得快要哭了出來。

這時候的北冥,眼神完全的燒著了,他的嘴唇乾裂喉頭不停的滾動。我能體會他的難受,可是愛莫能助啊!我總不能……不能幫他那個吧!

「北冥……」,喊了一聲,我便不知道該說什麼。

「快走吧1,北冥壓低聲音,「不然我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來1

一個癱在輪椅上的人,還能做出什麼?!對了,他還有法力!

正急的焦頭爛額的時候,突然憑空起了一陣暴風雪,而後雪舞順勢從那風雪中疾步走來。

「雪舞1,我驚呼一聲,像是看到了救星。

雪舞點點頭,「我來1

說著,雪舞靠近北冥,直接解開了他的衣服。見此,我慌忙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雪舞,說真的!你能獻身,我好感動!但是,能不能進屋去?我還在這裡呢1,我認真的望著雪舞急促道。

雪舞臉上的冷靜,突然間就崩潰了。

「我要給他降溫,你是想哪去了?1,說著,雪舞掀開北冥的衣服,一掌打去,那厚重的雪花頃刻之間就將北冥給覆蓋住了。

原來……降溫啊!我說這雪舞,怎麼洒脫到這樣的地步了!

原本那厚厚的雪覆蓋在了北冥的身上,讓他臉上的紅暈退去了,可是儘管如此溫度卻更快速的將雪給融化了!雪舞只得不停的,往北冥的身上覆雪花。

「溫婉,去找花漫天!這種怡情之物,都是花草精鍊的,她應該有辦法1,雪舞突然轉頭望我。

「好好好!我這就去1,我趕緊回頭,「黑澤1

話音剛落,黑澤突然出現,我快步跑了過去。

「快快快,帶我去找花漫天1,我使勁搖晃黑澤。

而這個時候,黑澤顯然沒有聽到我的話,而是目不轉睛的望著北冥的方向。與此同時,雪舞轉過臉正好和黑澤四目相接。

兩人,就這麼怔怔的望著,像是被點穴了一般。

「我不管你們是一見鍾情還是舊情難忘!請都給清醒點辦正事1,我扯開嗓子突然狂吼起來。

這麼一頓吼,立刻讓黑澤轉身化作黑蟒飛走了,而雪舞眸子的憂傷居然抑制不住的擴散,完全顧及不到北冥了。

算了!還是靠自己吧!

因為雪舞的到來,地上已經積滿了厚厚一層雪,我索性直接將北冥從輪椅上面拽下來,扒光他的衣服讓他完全的和冰雪接觸。看最快章節就上

「婉兒,你走吧,我沒事1,北冥嘴上這麼說,大手卻僅僅的抓住我的胳膊。

完了,他自己有些控制不住了。

「別說話1,拿起一團雪放在北冥的唇上。

就在我推著北冥在雪地裡面滾動的時候,一聲呼嘯響起,巨蟒馱著花漫天來了,見到花漫天我想要迎過去,卻被北冥一把拽住,整個人摔在了他的身上。

翻身性的掙扎,北冥直接用手死死的纏住了我。我使勁掙扎,看到旁邊一臉錯愕的花漫天大叫起來。

「看夠了沒有?!等我失身了你才準備救我嗎?1,我扯破了嗓子。

花漫天突然回神,旋轉著帶動了無數的花瓣,而後伸手一挑直接將我從北冥的身上拽了出去,等黑澤一把扶住我,花漫天雙手交叉,那花瓣自動化作一隻箭形,突然射向北冥。

等箭撞在了北冥的身上,那花瓣散開將他的身體層層裹住,而後焦躁不安的北冥立刻安靜了下來。

見北冥閉上眼睛,像是睡著了一樣,我終於呼出了一口氣。

「好了嗎?1,我擦著汗走到了花漫天的跟前。

花漫天搖頭,「我需要花三天的時間用花瓣解毒,這種毒太烈1

「三天?1,我驚呼出口,目不轉睛的望著花漫天。「若沒有你,後果怎樣?」

花漫天皺眉,眼神陰鬱。「中了這種毒的人,沒有意識,只會潛意識的求歡!只有這樣,才能慢慢的清醒過來1

說著,花漫天轉身望向黑澤。「能不能把他弄進去?我要幫他解毒1

黑澤重重的點頭,和雪舞擦肩而過的時候停了一下,便直接將北冥給扛進了房間。而此刻的我,早已經亂了分寸。

母親讓殤歿吃下這糕點,絕對不是為了我!絕對不是!所以,我必須要弄清楚她的真正目的!

進到房間,看到滿屋子的花瓣,那花漫天在繼續解毒,而黑澤站在不遠處。

「主子1,黑澤走到我的跟前。

「好好看著他們,別出什麼差錯1,我抿了抿嘴唇,「我有事先走1

「是,若是有事,請主子召喚1,黑澤點頭。

我嗯了一聲,快步走出,發現雪舞已經不見了,而院子中的冰雪盡消。

離開北冥府,我便召喚毛球,十多分鐘之後毛球飛到了我的跟前。

「主人主人1,毛球落地為人。

「主人,我沒有偷懶,一直跟著您母親的1,毛球趕緊解釋。

「恩!帶我回孤島1,我心不在焉道。

毛球點頭,直接拉著我,展翅飛向孤島,越海之後我直奔殤母的住處。

自從那次家宴之後,殤母便在別處住下了,一座離我們很遠的小房子。到了門口,我讓毛球等著,直接推門而入。

一進去,便看到殤母彎著背在澆花,見到我,她將噴壺丟在地上。

「你……想通了?1,殤母皺眉。

我沒有言語,只是關上門走到了殤母的跟前。

「我想問您幾個問題1,走過我我扶住殤母,「服下紅花水母的人,是不是一定不能懷孕?」

「這是自然,那可是最毒的絕孕之物?1,殤母錯愕的望著我。

「是不是所有女眷在進宮之後,一定會服下紅花水母?1,我接著問道。

「對1,殤母沉聲,「原因就不用我細說了吧?」

「最後一個問題1,我緩緩的呼出一口氣,「若是喝下了紅花水母,會與常人有何不同?」

殤母眯起眼睛沉默片刻,這才緩緩的望向我。「紅花水母聚宮體致絕孕,臍眼處會有相同之色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