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三十一章 母親果然有問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一章 母親果然有問題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臍眼有相同之色?

不禁皺緊了眉頭,我的對著殤母笑了笑。

「你想證明什麼?」,殤母突然皺眉望我。

「很多1,丟下這句轉回身離開。

守在我和殤歿的房間,緊緊的等待,緊緊的思考心中的疑惑。

待那天色漸黑,殤歿如期而至,那巨大的黑翼鍍著一層夕陽的餘暉,聖潔如神明一般朝我走來。

什麼話都沒有說,殤歿一伸手勾住我的腰,直接將冰冷的薄唇壓下,或重或輕的輾轉肆纏,直到在我呼吸抑制的最後關頭將我鬆開。

望著殤歿忽大忽小的瞳孔,我隱隱的不安起來。

「你想我嗎?」,殤歿望著我,語氣帶著不可忤逆的霸道。

「想1,我抓住殤歿的手放在我的臉上,「殤歿,陪我演戲1

聞言,殤歿微微挑眉。「恩,只要你開心就好1

……

母親給了我那些加了料的糕點,一定還有下文,所以我要等待,看看她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於是,憑著記憶做出了之前那種形狀的糕點,放在同樣的食盒之中。

這些,很簡單!只是等待的時間倍感煎熬,我真的很希望接下來不會有事發生!

天色完全的暗下之際,院門突然被打開了,因為堂間的大門是被敞開的,所以我很清楚的看到了母親和……西魅。

而這個時候的母親,她的目光卻是落在殤歿身上的。

殤歿拿著糕點,正輕輕的咬了一口,直到他做出一個吞咽的動作,母親這才將目光移向我。

「婉兒1,母親對我微笑。

我心裡『咯』一下,但是還是笑著迎了過去。

「媽你來了?」,我對母親行禮,「勸了好一會,他才肯吃呢1

母親輕輕點頭,而後突然變了臉色。

「婉兒,我突然忘記了一件正事,你且跟我出來一下1,母親滿目的嚴肅。

我緩緩的呼出一口氣,便直接跨出了門檻,母親拉著我的手走向偏僻之處,那西魅卻沒有跟上了,待一直走到了離家有一段距離的地方母親才停住腳步。

但是,她始終不說話,只是來回的踱步,而這個時候變成老鼠的毛球在遠處的空中不停的旋繞,她給我發出的信號正是:西魅已進入了庭院之中。

沒錯,我早就讓毛球躲在隱處,為的就是觀察我走後的狀況。看最快章節就上對於這個『視我如命』的母親,我最終還是選擇了警惕。

「媽,不如去海邊走走吧1,我突然笑著開口。

母親愣了一下,欣然接受。而後,我們相互攙扶著走到了海邊。

依舊是沒有說話,我脫下鞋輕輕用腳尖踢著細沙,儘管似目中空無一物,但是餘光始終落在母親的身上沒有離開。

母親的表情很恬靜,恬靜的有些古怪。

「婉兒,都不問媽為什麼帶西魅來嗎?」,母親突然走過來,溫柔的開口。

可我想的是,若那糕點中的異常沒有被發現,現在的殤歿應該已經和西魅……頓時,心中的澀,越來越重,參雜著隱痛。

「媽做什麼,總有媽的道理,婉兒不問1,我回頭對母親微笑,「因為媽,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不會害我的人1

「呵呵,我很欣慰1,母親拍了拍我的肩膀,「知道我來西魅便跟來了,說要和你好好的談一談,畢竟是自家的姐妹,媽這門面上的功夫得替你做好,不是嗎?」

「是1,我輕輕點頭,「媽說什麼,就是什麼1

說到這裡,我伸出手輕輕的將母親摟祝

「媽1,輕喚了一聲,我的心卻止不住的顫抖。

「傻孩子,又和媽撒嬌?」,母親輕輕拍著我的脊背,那笑聲充滿了慈祥。

「以後多愛我一點,不然我會吃醋的1,我故意嬌嗔道。

「傻孩子,你才是媽的親生骨肉啊1,母親將我輕輕推開,眼神不自覺撇向家的方向。「且回吧!媽先走了,估計西魅那孩子也等不及自個先離開了1

母親笑眯了眼睛,用手摸了摸我的頭髮。「快點回去,別讓殤歿等急了!小別……可是勝新婚啊1

那笑,意味深長,而我更加的五味雜陳!

母親是刻意將西魅帶來了,按照她的預期,若是我這時候回去,正好可以撞見一出『好戲』。

「好1,我眨巴眼睛,「媽,明天我再去找你1

「恩,好孩子1,母親招手,「走吧,媽要看著你離開1

沒有說話,我轉身就走,不輕不緩的腳步,儘管身後沒有任何的動靜,但是我知道母親沒有離開。仰天望天,居然不見了毛球。

心中頓時忐忑起來,步子也加快了,等我到了別院,未推開門便已聽到了裡面的……男女歡好之聲。

緩緩抬起的手,瞬間僵在了半空,猶豫了片刻我終究還是放下了。

那糕點中根本沒有怡情之物,是我親手做的!所以,裡面……只是殤歿亂了心,而並不是亂了性?

我的整個腦子都是蒙的,完全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我沒有勇氣衝進去,更沒有力氣推開這扇門、邁進這個門檻!

胸口之內突然一陣劇烈的緊縮,那痛便一波又一波的蕩漾起來,生生揪扯著我的每一根神經。急促的起伏著胸口,我張開嘴大口大口的呼吸,卻在轉身準備離去的瞬間被一隻手臂攬祝

緩緩抬頭,我看到了殤歿的臉,頓時眼淚溢出了眼眶。

裡面的人不是殤歿,可我卻清晰的聽到了男人的聲音,他會是誰?!

「哭什麼?」,殤歿目不轉睛的望著我,「我早說過除了你,不會碰別的女人!你該對我有些信心1

說完這句,殤歿攬著我走向別處,經過了林子我看到了被綁在樹上、嘴巴被封住的毛球。毛球看到我使勁的扭動身體,殤歿一個厲目望去,毛球便乖乖的低下頭動也不敢動一下。

待到了無人之處,殤歿停下腳步,將披風拿下替我披上。

「殤歿……」,我望著殤歿欲言又止。

在母親來之前,我已經將糕點裡面有貓膩的事和殤歿說了。

「裡面的那個人,是傾城1,殤歿目不轉睛的望著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