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三十二章 雲霓慘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二章 雲霓慘死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傾城?!和西魅歡好的人居然是傾城?!之前我聽那聲音很耳熟,一時慌亂直接當成了殤歿。看最快章節就上

「傾城?」,我微微皺眉。

「恩1,殤歿沉聲,「既然有人想奸計得逞,我們索性便推波助瀾1

「可是,西魅不知那人是傾城嗎?」,我疑惑道。

不管傾城和殤歿是怎麼調換的,就算可以用法力幻化,可依照傾城的性格,也不可能頂著別人的臉和西魅成就好事的!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1,殤歿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

所以,他們是對西魅也下了怡情之葯?!

突然間,我頓時恍然大悟。

「殤歿,你什麼時候也這麼不光明磊落起來?」,我輕輕打了一下殤歿,心中卻有暖意散開。

「這是她自找的1,殤歿的目光柔和下來,「女人,不要再懷疑我!我說過,我愛你!這樣的愛,到死也只會留個你一個人,剛剛你可以直接闖進去的,因為你有這個資格和權利1

這話,頓時讓我鼻子酸了起來,我想到了殤母之前跟我的說的話。

伸出手,輕輕的抱住了殤歿,將臉貼在他的胸口。看最快章節就上「殤歿……」

「嗯?」,殤歿輕撫我的頭髮。

「我愛你1,我終於嘆出一口氣道。

縱使有千言萬語,終究只化作了這麼一句話,此刻不是濃情蜜意的時候,我需要弄清疑團,弄清楚母親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突然,我想到了雲霓。

「殤歿1,我趕緊抬頭,「你去帶我去見一個人1

「好1,殤歿想也不想便果斷道。

一路急速的飛行,我們很狂便到了西魅的住處,我想要找雲霓問個究竟。那日,母親阻斷了她的話,也許那句話是最關鍵的!

落入庭院,卻發現殿門敞開,雖然平時西魅已經沒有婢女侍奉,可是總是會閉緊門戶的!頓時,一股不安在我的心中盪起。

趕緊往殿內跑去,沒有搜索到任何人的存在,正當我一頭霧水的時候,殤歿突然拉著我往花園的隱蔽之處跑了過去。

當看到一個虛影在草叢裡面蠕動的時候,我著實嚇了一跳,以為是什麼爬行生物,可是等殤歿一掌打向空中有光散開的時候,我驚恐的發現在地上蠕動的人居然是……雲霓!

沒錯,是雲霓!此刻的雲霓沒了四肢,只剩下一截幾乎透明的軀幹,並且她的眼睛被挖掉了,耳朵被割,張嘴痛吟的瞬間,竟然發現牙床鮮血淋漓,整根舌頭都不見了!

「嬤嬤1,我驚呼一聲趕緊蹲下身子。

可是,我不敢碰,生怕一碰她會痛死過去。

雲霓似乎感知到了我的動靜,張著嘴不停的往我這邊蠕動,而我的心卻越來越顫。終究,是有人不想讓她說完那句話的!

可是那個人,會是她嗎?!

「殤歿1,我焦急的轉臉望向殤歿。

殤歿搖頭,「救不了了!她耗盡了所有的法力,才撐到這個時候1

消耗了所有的法力才撐到了這個時候?!那麼,她必定有話需要交代!

「殤歿,現在她口不能言,我要怎樣才能知道現在她在想什麼?1,我急促道。

殤歿沒有說話,只是將我的手拿起,而後將我的手放在了雲霓的天靈蓋上,當那手觸上的瞬間,我的意識中突然一片渾濁。

那渾濁,似乎是眼中有水在晃蕩,層層疊疊,繚繞了視線。待那渾濁慢慢的消失,我看到了一個跪在地上的女人。

那女人低著頭,讓我看不清她的模樣,可是穿的是侍婢的衣服。

就在我想要調整視線看清她的臉時,一雙腳邁著碎步慢慢的走到那侍婢的跟前。正準備順著那腳往上望去,那人卻蹲下了身子讓我看到了一張美艷絕倫的臉。

「明日就是我出閣之日,你且把這個喝了1,女子帶著惑人心智的媚笑。

那一直埋首的侍婢終於抬頭,露出一張淡漠清剔的臉。

「紅花水母?」,侍婢眼中沒有怯色,「小姐,這還沒有進宮呢1

「要是進宮了,那怕是遲了1,女子用手挑起侍婢的下巴,「溫芩,我雲家待你不薄,既然是你自個想要進宮,就必須守了我的規矩1

溫芩?雲家?!這美艷的女子竟然就是年輕時的雲霓?!是母親主動要求進宮的?!

「是1,母親想都沒想,直接將雲霓手中透明瓷瓶裡面的紅花水母,一下子倒進了嘴中。

雖然母親做了吞咽的動作,可是雲霓還是跑過去一把捂住了母親的嘴,硬生生的強迫母親不停的吞咽,直到整張臉憋的通紅。

做完這一切,雲霓哈哈大笑,那笑聲尖銳像是一陣無形的力量,透過我的耳膜直接將我從那意識中撞飛了出去。

猛的睜開眼,我一個踉蹌直接摔進了殤歿的懷裡,而這個時候雲霓已經消散到看不清了輪廓。看著雲霓的嘴巴一張一合,似乎想要說什麼,我緩緩的跪在她的面前。

「我知道你最擔心的是什麼,放心吧,我答應你1,我含著淚輕聲道。

此話說完,雲霓的嘴角居然艱難的往上揚起一道弧度,而後突然消散成煙,散盡於空氣之中。

我聽不到,可是能讓雲霓始終放不下的應該便是她的孩子,所以我給她一個可以讓她安心離開的承諾。

我不想承認,可偏偏看到了事實,那就是母親已經服下了紅花水母,既然服下了紅花水母,她是根本不能孕育的,而我也根本不是她的孩子!

這樣的結果,我不敢接受,我需要更多的證據來說服自己!我要親眼看到,才會徹底死心!

「別哭1,殤歿突然用手拂去我的眼淚,「也許她是去了另一個世界1

我咬了咬嘴唇,而後含著淚笑望殤歿。

「我想,我很快就能毫無顧忌的和你在一起了1,我目不轉睛的望著殤歿,「到時候,是生是死我都不在乎了!我想要自私的愛你一回1

「傻瓜,難道你現在不愛我嗎?1,殤歿的眼神粘膩起來。

「也許,是該見見我『父親』的時候了1,我眯起眼睛冷聲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