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三十三章 擁有駕馭花草之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三章 擁有駕馭花草之力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一個鬼,消失了便消失了,不會留下一點的痕,而我全當不知此事。

太陽升起,殤歿收緊摟住我的那隻手臂,待他冰涼的吻密密麻麻的在我眼皮上盡散開來之後,我這才睜開眼,卻發現他展翅的身影早已飛入了朝陽的光暈之中。

待到那身影消失成為一個黑點,我這才依依不捨的收回目光,可是轉身卻看到了……白子。

頓時,我心頭一緊。

「娘親1,白子淺笑。

「這裡沒有別人,不需要裝傻子1,我冷冷道。

白子對於我不善的態度,似乎不以為然。

「你以血肉供養我,算得上我的母親1,白子漫不經心的挑眉,「沒辦法,我也是無可奈何1

這話,讓我心裡一陣煩躁。

「白子,你聽好了!你說的那件事,絕對不會發生1,我指著白子狠狠道。

「呵呵1,白子好聽的笑出聲音,「命中注定的事,無法更改1

「是嗎?1,我狠狠的瞪著白子,「要是我死了呢?」

「死?」,白子俯下身子目不轉睛的盯著我似笑非笑,「貌似娘親你是不死人啊1

不死人?!不死人!該死的,我居然忘記這個了!北冥的一個善意舉動,卻陰差陽錯的帶來了無法逆轉的隱患!

「我不信什麼命中注定1,我冷哼一聲,死死的盯著白子。「若是有,那我就逆天改命1

說完這句,我直接丟下白子轉身就走。

……

按照正常來說,到這裡我的心情該是無比沉重了,可是恰恰相反,我很輕鬆!突然覺得,心中一直壓在那裡的一塊大石,突然間被移開了。

其實,事情已經很明朗了!溫芩服下紅花水母,根本不可能孕育我!前面的姑且忽視,就憑著她給殤歿下料,讓西魅趁虛而入這一點,就不是一個親媽所為!

她是惡煞,有著法力!一直以來在人間都好好的,為什麼會突然出車禍?!我在想,從她『出事』那天開始,便已經將我引上了一條她設計好的不歸之路!

故意鬼節送親,故意殺死丁凡,故意在警察面前『死亡』卻留下一張皮,這分明就是引我入局!因為她知道她是我的全部,對於她的突然『消失』,我一定不會善罷甘休!一定會不擇手段的追查下去!

於是這樣,我便由著那結冥婚的傾家,將我帶來了冥界!

當初判官看溫芩的眼神,我便應該猜到他對溫芩是有所不同的,加上傾凌無意中的那句話,我更加確定判官是愛著溫芩的,所以是他一直在配合著溫芩的計劃。

呵呵,之前的我,有那麼蠢嗎?!看不透摸不清,卻在現在一下子茅塞頓開了!

雲霓說的對,一個真正疼愛自己孩子的母親,只會做不會說,正如她默默的守護著西魅,任由她折磨卻沒有一點怨言一樣!而溫芩對我的好……太淺顯!

如果,真如殤母說的,溫芩和閻魎都知道我和殤歿在一起的後果,那麼閻魎對我的疼愛那都是假的,他不加以阻止,想必是……已經知道我不是他的親生女兒!

只不過,他在陪著溫芩演戲,臉上笑意盎然,背後冷眼旁觀!其實,他不必戳穿的,我是不是親生女兒對他沒有任何的損失,因為他能達到他最終喚醒焱魔的目的!

呵呵,這些人,遠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心機深重!

……

楓林之中,花漫天來到我的跟前,而我直勾勾的盯著她面無表情。

「溫婉,你的樣子,和以前不同了1,花漫天皺眉,「你變了1

「你早知道真相對吧?」,我淡漠的望向花漫天。

花漫天楞了一下,下意室徊健

「是1,花漫天不自在的低下頭,「對不起1

花漫天知道黑白二子存在的最終目的,便慫恿著我和殤歿早點離開,雖然她知道真相也隱瞞了真相,可是好歹沒有惡意,心裡終究是向著我的!而且,花漫天那麼至愛白子,會和我一樣不想這樣的悲劇發生!

「你可以殺了我!為了我的欺瞞1,花漫天突然抓住我的手,眼中含著淚光。「只要你想,你可以輕輕鬆鬆的殺了我,我們有過契約的1

我笑了,輕輕將自己的手抽了出去。

「有沒有什麼花,可以讓人皮癢難耐?」,我突然笑眯了眼睛。

「皮癢難耐?」,花漫天皺眉,「有1

說著,花漫天突然伸出手抱住了我,當感覺到有花瓣從她的身上盡綻並將我和她緊緊的裹住,我下意識的想要推開她,卻被她死死的抱祝

「別怕1,花漫天柔聲道,「我只是想要給你一些東西1

「什麼1,我低呼一聲,突然感覺那花香之氣正順著我的毛孔攝進了身體。

「你太弱,不能保護自己!所以,我把駕馭花草之力送你1,花漫天抬頭望著我微笑,「世間萬物,皆有靈性,這花草之力醇和,能修身可養性!只要有花草之地,你便能吸取力量1

「為什麼要這樣?1,我抓住花漫天的手,「給了我,你會怎樣?1

「呵呵,死不了便好!原本,我便欠了你的1,花漫天閉上眼睛,「放鬆自己好好的吸收,這樣才不枉費我一片心機!謝謝你,把白子帶回來給我1

這話說完,花漫天便將頭輕輕靠在了我的胸口。

清香怡人,像是盡情泡了一場鮮花浴,等我睜開眼睛輕輕一嗅,那香味帶著甜味鑽進我的鼻孔。突然想到花漫天,我趕緊四下張望,卻在一顆樹下看到了一個抱著膝蓋仰頭望天的清麗少女。

那少女輕輕搖晃著身體,嘴裡哼著不知名的曲調,轉臉望向我的時候笑容燦爛。

「你是……花漫天?1,我難以置通道。

「恩1,女孩起身,走到我的跟前和我視線平齊。「這才是我真正的樣子!我的身體負荷不了強大的力量,所以扭曲變成了孩童的模樣!而你,卻有無限的可能1

花漫天輕輕握住我的手,「現在,你有能力讓那些人皮癢難耐了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