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三十四章 集體脫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四章 集體脫衣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沒有翅膀,卻有花草,我發現自己的身體很快的適應了花漫天給我的能力,我也可像她那樣將身體幻成花瓣,直接乘風而行。

那花香不是屬於花瓣的,而是從我的毛孔裡面散發出來的。

去到後宮的花園之中,我落地為人,拂袖走過之間,百花盡放。呵呵,我喜歡這樣的技能!

隱了隱身上的香味,我去到了閻魎的宮殿,因為我的身份還是公主,不管是真是假,在那些侍從的眼中至少還是。所以,我很輕易的進到了裡面。

但是,閻魎不在。

縱使是退了位,那殿中依舊是奢華堂皇。

緩步走了進去,我四下張望,無所事事之間看到了桌上的一盆鐵樹。

其實,原本我是不認得的這些花花草草的,可是花漫天把她的修為給了我之後,我的意識便自動辨出了種類。

漫不經心的剛去伸手去摸了鐵樹一下,身後便響起了腳步聲。縮回手轉身,看到了閻魎那張笑意盎然的臉。

「婉兒,你怎麼會來我這裡?1,閻魎激動的迎了過來。

我笑了笑,對閻魎行禮。看最快章節就上「路過,順便1

真的,若是以前,我會覺得閻魎的笑中是帶著憐惜的,可是現在我只覺得那是假惺惺!

「我說今個怎麼有喜鵲在花園裡啼鳴,現在連這萬年不育的鐵樹也開花了!原來是有喜事臨門啊1,閻魎一臉的欣慰。

聽他這麼說,我轉身望了望鐵樹,愕然發現上面開著一盤粉紅色的大花。大概,又是那御花之力在作祟。

「外面天氣很好,百花齊綻!婉兒是想請……請『父親』和各位娘娘們到花園賞花1,我對閻魎突然笑著行禮,「不知父親,可否賞光?」

都喜歡裝是吧?那一起裝好了!一個人演戲卻沒有另外一個人的配合,這演起來多累?!喊他一聲父親又不會少一塊肉,口是心非這樣的事,學學就會!

果真,閻魎表現的無比激動,甚至快要熱淚盈眶的感覺。

「婉……婉兒,你肯叫我父親了?」,閻魎抖著嘴唇。

呵呵,果真是老戲骨,這演技堪稱影帝級別了!

「不管怎樣,您都是我的父親啊1,我眯了眯眼睛,眼淚順勢滑出。

閻魎順勢握住了我的手,輕輕拍了拍。「好好好!今天當真是好日子!我讓大家都出來高興高興1

說著,閻魎拉住了我的手,將我帶到花園之後便召喚各宮的妃嬪,包括姍姍來遲的溫芩!溫芩看到我,眼中一閃而過了一絲訝異,但很快便消失不見了。

我想,她應該沒有想到我會在這裡,按照她的預期我應該哭哭啼啼、失魂落魄才是!

「你們……」,溫芩望向閻魎牽著我的那隻手。

閻魎趕緊鬆開我走到了溫芩的面前,「女兒……認我了1

「當真?1,溫芩故作驚喜的望向我,「婉兒來的這麼早,莫非是昨夜沒有回去嗎?」

「是啊1,我走過去,輕輕攬住了溫芩的肩膀。「昨晚遇到了毛球,便和她在海邊嬉戲玩瘋了,直接在沙灘睡著了1

說到這裡,我將嘴巴貼到溫芩的耳邊壓低聲音。「媽不是您教我的嘛,要若即若離!所以,我便突然消失,讓殤歿也擔心我一下1

這話,應該不會讓溫芩起疑,因為她在聽了之後,眼神中的糾錯盡消。

「原來如此1,溫芩拍了拍我的手,「可是也不能離的太久,聽媽的話,待會就回去1

「知道了1,我笑眯了眼睛。

見我們『母女』相談甚歡,閻魎哈哈大笑起來。

「今天真是個好日子!平時花園裡的這些花,一個個蔫了吧唧的,現在開的如此艷麗1,閻魎提高音量環視眾嬪妃,「高興!大家都不要顧忌什麼了,難得這麼高興!賞完花,我叫人晚上設宴,一起過來參加1

平時閻魎是獨寵溫芩的,一直都冷落了這些妃子,所以當他說出這些話的時候,眾人還是忍不住的開心,畢竟這裡面大多數是當真喜歡著這位老冥君的!

眾妃單獨行動或者兩兩成雙,都跑去欣賞那花繁葉茂,有的甚至折了下來,讓侍女捧著,估摸著準備拿回去放著的。這歡聲笑語之中,唯獨雲妃有些不自在。

「呦,這麼高興的日子,姐姐怎麼擺這樣的臉色?」,溫芩似笑非笑的走到了雲妃的跟前。

這話,招來了閻魎的一記怒視,雲妃當即扯開一絲勉強的笑容。

「哪有1,雲妃擺手,「只是想著姐妹們都到了,是不是也要叫上雲霓?畢竟,她才是真正的冥后1

當『雲霓』兩個字出口,溫芩的臉有一瞬間的怪異,可是很快便恢復了平靜。

「對啊!是不是該叫上小姐?1,溫芩刻意拽了拽閻魎的袖子,「陛下,您說呢?」

「誰愛叫誰叫1,閻魎有些不耐煩,「但若是她來破壞了原本的和諧氣氛,我就為你是問1

閻魎瞪著雲妃,狠狠的說了這麼一句話,直接讓雲妃縮著脖子不敢言語。

看著大家都在花叢中徘徊,我覺得這便是一個很好的時機。乘著閻魎和溫芩相擁著靠近那些繁花之際,我微微張嘴輕輕的吹了一口氣。

頓時,一直清風緩緩拂過,沒有力道卻讓那滿園子的花都搖晃起來,緊接著花瓣飄零,隨著風輾轉於空氣之中。

見空中飄著七彩的花瓣,那些妃子昂頭望天伸手去接,任由這些花瓣墜落在自己的身上。可是就在她們撿的起勁之際,一個圓臉的妃嬪突然丟開懷著的花瓣掀開袖子撓了起來。

這個動作,像是可以傳染一般,當所有的人都在自己身上使勁的撓抓時,溫芩的臉終於變了顏色。

「好癢啊1,一個妃嬪靠在假山上使勁的磨蹭,「這花粉是不是會讓人過敏啊1

這話說完,另外一個妃子一下子拉開了外衣。「不行了!不行了!好癢!快給我抓抓,好像有蟲子在爬啊1

一個脫衣,其他人也跟著效仿,完全不顧什麼儀態,脫的都只剩內里的衣服,而我眼尖的發現,她們的臍眼周圍漾著紅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