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三十五章 她果然不是我母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五章 她果然不是我母親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那是服食紅花水母的痕!這些女人,全都如此!

皺了皺眉,我將目光投向溫芩,卻見她替閻魎撓癢,自己卻沒有任何的異樣!

怎麼會這樣?!我只是想看她的臍眼,她卻沒有脫衣的徵兆!

「該是花粉過敏1,溫芩突然開口,「你們別撓了,趕緊回去用水清洗!這樣子,成何體統?1

聽溫芩這麼說,那些嬪妃和侍婢們趕緊相互攙扶著各自散去,而溫芩將閻魎送到了雲妃的跟前。看最快章節就上

「姐姐,你該有止癢的藥膏,麻煩你幫陛下塗上1,溫芩對雲妃說了這麼一句之後,故意眨了眨眼睛。

這意思,好像是故意在給雲妃和閻魎獨處的機會一樣,而雲妃這個沒有腦子的,顯然是信以為真了。

「那好,我就先替妹妹照顧陛下了1,雲妃趕緊攙住了閻魎。

此刻的閻魎,顯然有些不樂意,可是他也癢,癢的沒有辦法拒絕,便由著雲妃給扶走了。而這個時候我使勁的抓著脖子,快步走到了溫芩的面前。

溫芩突然臉色就變了,一把抓住我的手。「別撓,你的脖子都讓你撓出血印了1

「那怎麼辦?1,我一臉的焦急,說著還故作掀衣服的動作。

「別!我們去洗洗1,溫芩拉著我,便朝別院的方向跑去。

一進到別院,溫芩便關上門,而後直接跳進了那碧青的池塘之中,濺起了波浪讓那荷葉和蓮花都搖搖晃晃起來。

「婉兒,進來泡泡,這樣可以止癢1,溫芩對我招手。

她只是將身體浸泡在水裡,卻沒有脫衣服的意思。

我繼續撓著自己的脖子,順從的淌進水裡,與此同時將手浸入水的瞬間,將一朵花綻在了裡面。等那花粉隨著漣漪,層層疊疊的盪去溫芩那裡,她便跟著焦躁起來。

溫芩眉頭緊皺,抓撓的動作是越來越頻繁,可是隔著衣服她根本無法讓癢感減輕。

「媽,你把衣服脫了,我幫你抓一抓1,我突然淌到溫芩的身旁,輕聲說道。

溫芩先是皺眉,像是掙扎了許久,直到臉上已經抓的滿是紅印,這才重重的點頭。在我的幫助下,溫芩寬衣解帶,等完全的裸在水中,我的手順著抓癢的節奏慢慢的帶著身體移到了她的面前。

水中,另一朵花消融,隨著那朵花的消融,溫芩的表情慢慢的緩和下來。

「好像不癢了1,溫芩微笑。看最快章節就上

放了解毒的花,自然是不癢了!

「媽,這水涼,還是早點上去換衣服吧1,我縮回手,慢慢的往後移動。

溫芩點頭,慢慢的站起。

這個簡單的動作,在我眼中無限的放慢,等那水從溫芩的胸口退到腹部,又從腹部慢慢的下移時,我的心止不住的狂跳起來。

等臍眼帶著一抹紅完全的進入我的視線,但是我前所未有的冷靜了下來!

溫芩,當真不是我的母親!這樣,便好!我再也不需要有所顧忌,再也不需要為她著想!

下意識的輕笑出聲,卻引來了溫芩的側目。

「婉兒笑什麼?」,溫芩皺眉。

「婉兒只是覺得媽的身材很好,跟少女一樣!怪不得父親會鍾情呢1,我掩嘴,帶著一絲羞澀。

「傻孩子!說的什麼傻話1,溫芩嬌嗔了一下,便踏上了池塘。

我跟著上去,衣服片刻便乾燥如初,之後跟著溫芩進房,伺候她更衣完畢。

塗上特質的藥膏,溫芩臉上的傷消失了,而我也任由她給我抹上。

「女人啊,可得好好保護好這張臉1,溫芩一臉的認真,「沒有了這閉月羞花的容貌,那些口口聲聲說愛你的男人,才不會多看你一眼1

說到這裡,溫芩放下手中的藥膏,目不轉睛的盯著我。「婉兒,你該回去了1

呵呵,那怡情葯的藥性此刻是最強的階段,她是多麼迫不及待的想讓我撞破?!傷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媽,可是我想陪著你1,我撒嬌似的摟住溫芩,「我想這幾天和你睡1

「怎麼可以?1,溫芩突然提高音量,見我像是嚇到了她趕緊安撫。「若隱若離要有個度,否則會把男人給推遠的1

「這樣啊1,我故作不安的絞著手指,「那我現在就回去1

「乖!這才是聽話的孩子1,溫芩終於露出了笑臉,「去吧去吧,有事再來找我1

「恩1,我笑了笑。

離開了別院好遠,我才收起了笑容,怕溫芩會監視我,便以花香作為屏障遮蔽。自然,我是沒有回去孤島,而是去了北冥府。

在那庭院之中,我看到了抱著雙臂和飛麟厲目相對的黑澤。這兩個人,似乎都看對方不順眼,或者說都看不順眼對方的主子!

黑澤首先發現了我,趕緊走了過來。

「主子1,黑澤喚了一聲。

「恩,北冥還好嗎?」,我往殿里張望了一下。

「是,花漫天中途出去過一趟,變了樣貌之後又回來了,北冥暫時穩定1,黑澤短促簡潔道。

黑澤這話,似乎是在懷疑花漫天,可是我心裡清楚,花漫天的離開是因為我的召喚,但是有些事不需要解釋,心如明鏡就好。

見飛麟黑著臉,我轉臉望向他。「麻煩你幫我去孤島將毛球找回來1

毛球還被殤歿綁在樹上呢,因為急事太多所以我沒有來得及解開。

但是,我的話讓飛麟一臉的不屑。

「你是誰?!我為什麼要聽你的?1,飛麟瞪著我,「除了主子,誰也指揮不了我1

「再瞪我把你的眼珠子給挖下來1,黑澤突然湊過來對著飛麟狠聲。

我一把將黑澤推開輕輕的搖頭,黑澤立馬低著頭退到一邊。

「你會聽我的1,我望著飛麟,揚唇輕笑,「你信嗎?」

「我!不!信1,飛麟咬牙切齒。

緩步走到了飛麟的跟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而後在他猝不及防的時候用他的手一把撕開了自己的衣服,因為用力過猛,他的指甲正好在我的肩上劃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幫我把毛球帶回來,否則……」,我似笑非笑的望著飛麟,「我就跟北冥說你欲行不軌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