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三十八章 吐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八章 吐血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這一巴掌,似用盡了全力,打我的眼冒金星。看最快章節就上

「唐果,你是瘋子嗎?1,傾城突然大吼,「要打也該打我1

「你說呢?」,唐果憤怒的望向傾城,「只有瘋子才會愛上你這個神經病1

傾城突然起身,等他幻化到唐果的跟前已經衣冠整齊,一把抓住唐果的手直接將她往外拽,卻被唐果狠狠的甩開。

「你別碰我1,唐果歇斯底里的大叫,而後將憤怒的目光投向我。「他不愛我,我一早就知道!可是你呢,我把你當成好朋友,你卻和他瞞著我1

「唐果,你聽我說1,我想要解釋,卻被唐果喝祝

「你想說什麼?!你敢說你不知道躺在這張床上的是傾城和西魅?1,唐果的眼睛通紅,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你敢說……不知道?1

頓時,我差一點便無話可說。

「我知道1,我咬了咬嘴唇,「你覺得,我該告訴你嗎?1

「不該嗎?1,唐果用手指著我,「我唐果把你溫婉當成我最好的朋友,曾想豁出性命的救你男人的母親!你不告訴我?!傾城和西魅在一起你不告訴我?!這件事你阻止不了,但是你沒有選擇告訴我,卻選擇了欺瞞1

「唐果,你能不能不要胡攪蠻纏?1,傾城一把抓住了唐果的手腕,「要發瘋,回你家去發1

「別和我說話,我嫌你骯髒1,唐果一把打開傾城的手。

「嫌我臟就別愛我1,傾城眼中燃起怒火,「反正我不愛你1

「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的愛你1,唐果捂著耳朵大叫起來。

待到那餘音消散,唐果平靜下來,默默的流淚。

「天底下最蠢的人,就是我!我以為,只要跟著你,糾纏你,不顧一切的對你好!你就會愛上我!哪怕不愛,多看我一眼也行!我把一切想的太美好,卻唯獨忘記了一件事1,唐果轉臉望向傾城,「你的心是石頭做的,根本捂不熱!就算當時熱了,轉瞬便涼了!那麼多女人啊傾城!那麼多女人你誰不喜歡,偏偏喜歡西魅?!況且,現在西魅是殤歿的妻子!你知道嗎?1

「那麼男人,你誰不喜歡偏偏喜歡我?」,傾城眉頭擰緊,「我就喜歡別人的妻子1

這麼一句話,看似風輕雲淡,卻絕情到了極點,我想要說些什麼,卻被唐果一把抱祝

「溫婉,以後我不會再有朋友了!因為你……從此不再是我的朋友1,說到這裡,唐果抓住我的肩膀將我緩緩推開。「像你這樣,只顧自己幸福卻讓朋友絕望的女人,不配擁有友情!以後,你是生是死我唐果都不會同情半分1

唐果的話,直接讓我哽咽起來。

「唐果,你不要這樣!我無意隱瞞,只是怕你傷心1,我緊緊的抓住唐果的手,「請你別這樣好嗎?!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只是怕你傷心1

「我寧願是從你嘴中得知,而不是自己親眼所見!那麼,今天我也不會受到這麼大的屈辱1,唐果甩開我的手一掌打向我的胸口。

頓時,那痛直接順著胸廓蔓延進去,我被那力量推著撞向牆壁。等一股腥熱的液體湧上口腔,我握緊拳頭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瘋子!傷了她殤歿會要了你的命1,傾城直接對唐果揚起了手。

「住手1,我大喝。

原本那血就沒有完全的咽進去,儘管剛剛的一泄氣完全的溢出了嘴角,感覺到那溫熱的液體順著下巴淌下,我伸出手快速的抹掉。

「唐果,不是這樣的!我真的是怕你傷心,這才不敢告訴你1

想要靠近唐果,她卻驚慌失措的往後退。

「我們不是朋友了!別靠近我!別用你的幸福……來襯托我的落寞1,唐果哭著說完這句,便轉瞬消失。

而此刻的我終於捂著胸跪到了地上,傾城伸出手想要扶我,卻被我一個冷冽的眼神給制止了。

「完全可以用平和的方式拒絕她,可是你卻選擇了最最極端的!傾城,當真像唐果說的那樣,你是沒有心的嗎?1,我含著淚急促的喊道。

「呵,你怎麼知道我沒有?1,傾城苦笑,「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看到真心1

傾城的話,我沒有辦法去細細揣摩,因為此刻的我心臟劇痛不已。唐果剛剛的那一掌,正好打在了我的左胸,而那下面是被冰靈冰封的心。

跌跌撞撞的跑出去,看到迎過來的毛球一把抓住,而後整個人癱在了她的身上。

「主人1,毛球當即哭了起來,「毛球剛剛說錯話了!毛球錯了1

「別說話,帶我走1,我短促的說完這句,便吐出一口血來,直接染紅了毛球的白衣。

這一下,當即嚇的毛球花容失色。

「主人!主人你是不是要死了?1,毛球說著直接拽著我的兩隻手臂將我背了起來,「主人你別死啊!毛球帶你去看大夫!你死了,毛球也活不了了1

毛球帶著哭腔的話,我幾乎聽不清楚,只是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正搖搖晃晃,那視線和意識一樣的越來越模糊。

「主人!主人你別死啊!毛球還沒有傳宗接代生小老鼠啊!嗚嗚嗚!主人,我帶你去找大人1

毛球的這麼一句話,立刻讓我清醒了過來,而後我直接跳下她的脊背跌落在沙灘上。不顧嘴裡吃了許多的沙子,我艱難的用雙手撐起了身體。

「別告訴大人1,我緊蹙眉頭,死死的盯著毛球。

當然不能告訴殤歿,原本他的狀況就很不穩定,若是再影響他的情緒,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更嚴重的事情。

毛球戳著指頭,滿臉的淚痕。「這……這事瞞得住嗎?1

「必須得瞞1,我對著毛球狠聲,「不要讓殤歿知道我受傷了1

「可是……」

「瞞什麼?」,未等毛球說完,一個冰冷的聲音便直接打斷。

反身性的轉過頭,驚愕的發現殤歿已經悄無聲息的站在後方,那巨大的黑翼將射向我臉上的光完全的遮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