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三十九章 怪異的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九章 怪異的夢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想不來什麼偏來什麼!

原本我還想假裝鎮定來著,可是毛球看到殤歿突然捂著嘴尖叫一聲,而後直接翻著白眼抽過去了!沒錯!是真的抽過去了,倒在地上的時候還變回了原形,那兩隻肥胖的小腿一抖一抖,舌頭整條耷拉在嘴角邊。

沒出息的東西!

我狠狠在心裡罵了一聲,而後轉臉望向殤歿。

「你怎麼這麼早回來?」,我對殤歿故作輕鬆的招手。

「突然擔心,就回來了1,殤歿眯著眼睛望著我,「你怎麼了?」

我的樣子看起來很差嗎?只不過是吐了一些血而已,反正人體系統會自動造血,不然每個月一次的大姨媽直接讓人失血過多而亡了。

「我沒事啊,沒事1,我一腳將暈厥的毛球踢飛,而後背著手走到了殤歿的跟前。「我……」

未等我說完,一口血又泛上了喉嚨,全部湧進了我的嘴巴。

似乎是看到了我的異常,殤歿上前一步徑直抓住我的手腕。「說話1

說話?開玩笑,我一說話鐵定會噴血的!

將食指豎在嘴上,故作神秘的眨眨眼睛,我撥開殤歿的手跑向大海,而後一頭扎進了海里。入海的瞬間,我將口中的血全部吐了出來。

那血入海沒有散開,而是匯聚一團像是一撮迷你的漩渦一樣沉向了海底,扭動著卷裹著氣泡,直到完全的消失在視線中。

正用手使勁擦嘴的時候,身體一個懸空便脫水而出。

張開嘴巴使勁的呼吸了一口,轉身這才看到了將我拎起來的殤歿。

「嘿1,我對殤歿招手,而後咽了咽口水。

殤歿微微皺眉,迅速一轉直接將我翻身放平在他的懷裡,而後大手直接撫上了我的前胸。正想把他的手拿開,殤歿的眉頭突然緊蹙起來。

「你受傷了?1,殤歿的聲音瞬間便冷了下來。

「我沒有1,我趕緊起身。

也許是這個動作太快了,所以一口血湧出直接吐在了殤歿的身上。

殤歿的視線落在那抹嫣紅之上,黑色的瞳孔正快速的散開。

「誰傷你的?1,殤歿暗下眸子。

「沒有!沒有1,我趕緊抱住殤歿,「真的沒有1

「不說?」,殤歿眯起眼睛,眸中透出危險的光。「不說我就殺了所有可能傷你的人1

這話,讓我心驚肉跳!唐果傷我是無意,可若是因此而連累更多的人,我便更加歉疚。現在的殤歿,情況很不穩定,我不能讓任何事激怒他!

「殤歿1,我伸出手捧住殤歿的臉,一臉的認真。看最快章節就上「我愛你1

「恩1,殤歿哼了一聲將我直接抱起。

居然無動於衷?!我想著用什麼方法可以分散他的注意力,但是他居然在聽到我愛你之後無動於衷?!

直接勾住殤歿的脖子,我身子一竄用雙腿勾住了他的腰。

「我說我愛你,你都不能給我一點回應嗎?1,我嬌嗔的撅起嘴。

殤歿皺了皺眉,「等我殺了傷你的人,再給你該有的回應1

說完,殤歿摟著我的腰,突然展開了翅膀。

我有些急了,直接將唇送了上去,殤歿先是任由我磨蹭,片刻便索性大手一伸直接托住了我的後腦勺化被動為主動。

就在我的意識快被那個吻個攪亂的時候,殤歿突然大吼一聲一把將我甩開。

那一下讓我重重的撞在了地上,撞的七葷八素,可是此刻的我根本顧不得自己,而趕緊跑到了殤歿的跟前。

這時候的殤歿正跪在地上,死死的抱著頭,讓我根本看不見他的表情,等我用力掰開他的雙手,卻突然對上了一雙黑氣繚繞的眼。

那全黑的雙眼,冷漠至極,不帶一絲感情,看著我的時候,上面居然映不出我的倒影!

「殤歿……」,我輕聲呼喚,生怕音調再高些會驚醒某些藏匿在他血液里的暗黑成分。

「殤歿1,我再次呼喚,將手撫上殤歿的臉。

殤歿突然抬頭,而後一把抓住我的後頸直接張嘴咬向了我的脖子。

……

「啊1,我尖叫出聲。

這一聲,直接讓我灌進了一口水咸澀的水,等我睜開眼發現四周是一片水域,便趕緊揮動著手讓自己脫離。一頭鑽出水面,我轉身看到了正站在岸邊正目不轉睛的望著我的毛球。

「主人,你怎麼了?1,毛球咬著手指,眼神有些怯生生。

「殤歿呢?1,我趕緊跑上岸一把抓住毛球的手。

「不……不知道啊1,毛球用手給我撥了撥凌亂的頭髮。

「不知道?!他去哪了你不知道?1,我有些焦躁,「是不是找唐果了?1

「主人,你是不是有病啊?」,毛球緊張的將手放上我的額頭,「大人每天朝出夕歸,現在太陽還沒有下山呢1

朝出夕歸?!所以……殤歿還沒有回來?!那麼剛剛……

「殤歿沒有回來?1,我緊緊盯著毛球,「我受傷的事,他不知道?!剛剛……剛剛我明明看到他了啊1

聽我這麼說,毛球一臉的糾結。「主子你被打傷了,被我背到這裡之後死活不肯走,非要洗澡便一頭扎進海里了1

為什麼我沒有印象?!

「所以,殤歿沒有來過對嗎?」,我趕緊問道。

「對啊1,毛球怯生生的望著我,「主人你別嚇唬我啊1

沒有就好,沒有就好!那剛剛的一切都是臆想或者是夢!

甩了甩頭髮,我挺著胸口,正想離開卻看到傾城幻化著身形朝著我們快速的走來。

見到傾城,我心中漾著一股無名之火,但是現在我根本顧不得他而是該去找唐果解釋,她罵我也好打我也罷只要消氣便行。

「毛球,走1,我低聲這麼一句便想轉身,沒有想到傾城卻更快一步的擋在了我的面前。

「去哪?」,傾城皺眉。

「關你什麼事?」,我將目光投向別處,連看都不看傾城一眼。

「找唐果?不怕她打死你?」,傾城粗聲道。

「那是我的事1,我口氣極度的不好。

就在氣氛尷尬起來的時候,突然一陣笑聲從後方響起,下意識的轉身,我看到了一臉媚態的西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