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四十章 斷了一手一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章 斷了一手一腳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西魅,臉色微紅,整個人散發著嫵媚之色,除了臉那袒露在衣服之外的皮膚上,全部都一撮一撮的紅櫻

呵呵,看來傾城沒有少『費力氣』!

「怎麼現在才回來?」,西魅完全無視傾城,將不屑的目光投向我。「你可知你錯過了一場好戲?」

西魅所指的好戲,我自然心知肚明,看她的表情,應該還以為和她糾纏了幾天幾夜的人就是殤歿。

「姐姐改行做戲子了嗎?」,我揚唇淺笑,「不知演的是哪出好戲?」

「呵呵呵1,西魅笑出了聲音,「溫婉,我只怕真的看到,會傷心的1

「這世上,怕是沒有幾個人能讓我傷心1,我故作漫不經心的理了理頭髮,滿眼的風輕雲淡。

西魅對我的這樣的反應,顯然有些不悅,她目不轉睛的望著我,而後上前一步。

「我和殤歿……成就好事了1,西魅的嘴巴一張一合,刻意加重了音調。

原本我正想著該怎麼回應,可是胸口一痛便吐出一口血來,這一口血噴出,直接讓西魅大笑起來。

「瞧瞧,都氣的吐血了1,西魅笑的花枝亂顫,「溫婉,你真是心胸狹窄!我只是和殤歿歡好了幾天而已,你就氣成這樣了,要是以後我天天侍候,你不早晚會氣到歸西?1

「溫婉1,傾城突然叫了一聲。看最快章節就上

轉頭對上傾城的眼睛,我微微皺眉。「去找唐果,好好解釋!若我和她的友情斷了,那麼我們也就斷了1

這話有些急促,略微帶著威脅,其實我的真正目的是支開傾城。

傾城眉頭深鎖,深深的望了我一眼便轉身離開,自始至終,他和西魅的眼神相互之間沒有一絲的交流。待到那傾城走後,我對西魅笑了起來。

「姐姐好手段!按照規矩,妻前妾后!冰靈這個正妻都沒有侍奉殤歿,你個小小的妾室卻捷足先登,溫婉當真佩服1,說到這來,我故作虔誠的行禮。

「妾室?!你個侍婢有什麼資格埋汰我?」,西魅不屑的昂著下巴,目中無人的盯著我。「什麼身份都沒所謂,得到殤歿的歡心才是王道!冰靈是妻又能怎樣?!殤歿對她照樣無視,她只能獨守空房當個活寡婦!倒是你……溫婉!怎麼你都不難過嗎?!為了你逃婚兩次的男人,口口聲聲唯你不愛的男人,這幾夜可都和我西魅在承歡1

「夠了,不要再說了1,我突然誠惶誠恐的後退一步,眼淚順勢奪眶而出。

「我已經假裝不知了,為何還要步步緊逼1,我指著西魅淚流滿面,「你已經得到殤歿了,不是嗎?!我對你沒有威脅,為什麼還要針對我?1

見我如此,西魅先是一愣,而後直接逼到我的跟前。

「原來,你都看到了?」,西魅冷笑,「怎麼樣?還精彩嗎?!你知不知道,這幾晚我有多麼快活1

「閉嘴1,我一把推開西魅,「斗贏了我又能怎樣?!你是妾永遠成不了妻1

哭喊出這麼一句,我踉踉蹌蹌的摔倒在地,嬌弱到半天起不了身。

「溫婉,你是不是傻?」,西魅逼近我一把拽住我衣服,「聽過一句話沒有?妻不如妾?!那冰靈再本事,殤歿不還是不肯多看她一眼!以前,殤歿寵著你,她看在他的份上忍了!如今,我也成了殤歿的人,就有底氣扇平她的臉1

話音剛落,一股寒氣直接從西魅的胸口竄出,而後整個空氣便迅速的冷卻下來,當身旁的大海被一層寒霜鍍起,並凝結成冰的時候,我看到冰靈由遠至近的幻化而來。

此刻冰靈的臉色,極度的難看,她目不轉睛的望著西魅,目露凶光。而我,保持著匍匐在地的姿勢,眼淚還掛在腮邊。

其實之前,我早就感覺到冰靈的到來,這也是我支開傾城的原因。故作楚楚可憐,也是在襯托西魅的囂張跋扈。這樣,我們這間好有個很鮮明的對比,讓那冰靈看的真真切切。

在以前,我或許會念著所謂的姐妹之情,畢竟和西魅灰膊皇情溟猓可是我不是閻魎的女兒和她沒有任何關係,也不必隱忍她的咄咄逼人。

所以,便將這一切自然而然的暴露在冰靈的眼前。

剛剛的那一下寒氣,讓西魅直接僵在了當場,而在寒氣迸發之處,正有冰在往外慢慢的擴散。

冰靈滑到西魅的跟前,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

「在你扇我的臉之前,我就能趴下你的皮1,冰靈狠聲,「正如你所說,我忍她是因為殤歿寵著她,而你有什麼資格和我叫囂?1

西魅的眼中顯出了害怕,可是她依舊還是笑了。「憑我成了殤歿的人!我成了他的女人!這是你永遠只能空想而不能得到的東西1

「是……嗎?1,冰靈突然揚手,西魅整個人除了臉,全部凝結成冰。

那冰的蔓延,似乎引起了疼痛,也讓西魅驚恐起來。

「你想做什麼?1,西魅大叫。

冰靈沒有說話,只是圍著西魅轉了一圈,最後停在了她的面前。

「怕了?剛剛不還是得意洋洋嗎?」,冰靈冷漠的揚唇,「你很得意殤歿碰過你是嗎?告訴我他都碰了你哪裡?他碰了哪裡我就毀哪裡1

此話一出口,冰靈直接抓住西魅的胳膊,隨著西魅一聲慘叫,那變成冰的胳膊瞬間被捏的粉碎。

「痛嗎?」,冰靈笑出了聲音,直勾勾的盯著痛哭流涕的西魅。「那麼,這裡也被碰過了對嗎?1

說著,冰靈指向西魅的腿,隨著那輕輕的一指,整根腿爆裂開來變成了碎冰,西魅跟著整個身子直接摔倒在地,痛苦的嘶吼不絕於耳。

「殤歿不會放過你的1,西魅不知死活的哭喊。

看著缺失了一隻手和一條腿的西魅,我原本還是滿心的痛快,可是痛快過後腦海中閃過了雲霓的臉!她告訴了我真相,我接受了她的囑託,若是西魅真的死了,我怎麼有臉面對亡故之人?

「住手1,眼見著冰靈正欲一腳踹向西魅的胸廓,我突然厲聲開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