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四十一章 滔天巨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一章 滔天巨浪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這麼一聲呵斥,當真讓冰靈停止了動作。她收回腳,緩慢的轉身望我。

「你……是在和我說話?」,冰靈蹙眉。

我起身漫不經心的拂去身上的沙子。

「這裡除了你,沒人配得上讓我多說半句1,我淺淺道。

話雖然不中聽,但是言下之意卻是在暗暗捧著冰靈的,聰慧如她至少能聽明白,我當她是對手而西魅什麼也不是!

「受了寵的人,當真連說話都有底氣了呢1,冰靈對我微笑笑,沒有之前對待西魅時那般的恨戾。

「彼此1,我目不斜視的望向冰靈,「你有無敵的法力,我有殤歿的專寵,相互不分伯仲1

聽了這話,冰靈立馬挑起了眉頭,而後緩步走到了我的跟前。

「溫婉,你我心知肚明,殤歿是不會碰她的!我給她教訓一是給你解氣,二是讓我泄憤!這樣……不好嗎?」,冰靈壓低聲音,「再說,少了她,你我之間的較量豈不是更是簡單明了?」

呵呵,冰靈心思縝密,她很了解殤歿,知道殤歿不是輕浮之人,所以必定不會和西魅有染!她明明洞悉了一切,剛剛的所作所為全是在泄憤而已!這個西魅,是躺槍了。

我淡淡的掃視了一下正躺在地上、面容因為痛苦而扭曲的西魅笑了起來。

「以您的智慧和手段,怎會把她當成對手?1,我對著冰靈微笑,「要知道,她最是無腦1

「既是無腦,留著何用?」,冰靈甩袖,目光陰狠。「現冥界盡在我手,殺了西魅,算的了什麼?!那閻魎終究是翻不了身的1

可笑便是如此,冰靈掌握一切卻掌握不了一個男人的心,而殤歿是名義上的閻君,卻依舊是冰靈手中的傀儡,因果循環,源源不斷。

「沒有西魅的囂張無腦,怎能襯托姐姐的賢良淑德?」,我笑眯眯的望著冰靈,「您說我說的對嗎?!這西魅放在那裡的確惹人厭惡,分明是丫鬟的命卻一副公主的身,我見了都忍不住心煩!可是,沒有她,殤歿怎能看見姐姐的好?1

現在的我,沒有能力和冰靈明爭,所以只能暗鬥,該忍的時候必須得忍,只要我清楚自己心裡要的是什麼便好!

「好一聲姐姐1,冰冷似笑非笑,「這算是承認了我正妻的身份了嗎?」

「這是當然1,我笑著走到冰靈的跟前,很自然的挽住了她的手。看最快章節就上「除了您,溫婉誰也不服!所以,姐姐大人有大量,放過西魅一條命,沒事折磨總比直接弄死的強,您說呢?」

「呦,溫婉這張小嘴最近可是抹了蜜了?」,冰靈伸出手輕輕捏住我的下巴,「雖然你這番話都是口是心非,可我喜歡這樣假惺惺的奉承,聽著舒坦1

話畢冰靈鬆開我將身子扭到一邊,一揮袖子正在哀嚎的西魅突然整張臉被層透明的冰給覆住了。

「溫婉1,冰靈突然厲目望向我,「若是真心待殤歿,便離他遠一點!否則,你會後悔的1

冰靈所說的後悔,便是殤母之前所言的那些吧?!

「是1,我對冰靈行禮。

「好了,這女人留給你了!好歹是夫君的人,我要是處理了,便是越權了1,冰靈說完,縱身消散在一片冰霜之間。

冰靈走了一刻鐘左右的時間,西魅身上的冰開始融化露出了正在流血的殘肢,而這個時候一直躲在一旁的毛球趕緊跑了過來。

「主人,那個女人好恐怖啊1,毛球聲音顫抖。

我沒有理會毛球,而是將西魅扶了起來,解凍之後的西魅那疼痛似乎也恢復了,身體輕微的抽搐的,可儘管如此,她還有力氣惡狠狠的瞪著我。

之前冰靈用冰將她的臉給覆蓋住了,應該是刻意隔絕了她的視聽。

「假惺惺的救下我做什麼?」,西魅狠聲。

我挑了挑嘴角,滿眼的漠視。「還沒有蠢到極致,知道我是在救你1

「那又怎樣?我討厭你,便會用生生世世的時間去討厭,不會改變1,西魅用剩下的那隻手狠狠的打了我一下。

「好啊!沒有你的討厭,我的人生會索然無味1,說著我一把將西魅給扶了起來。

那動作觸動了西魅的傷口,讓她跟著痛呼起來。

「溫婉,今天我的痛,將來我會千百倍的還給你1,西魅咬牙切齒。

聞言,我一鬆手讓邪魅摔倒在地,在西魅痛的飆出眼淚的時候,一把抓住了她大腿根處的傷口,毫不憐憫直接用指甲摳住了肉。

面對西魅的痛哭流涕,我帶著淺顯的微笑。

「西魅,誰給你的痛,你給誰還回去,不要柿子盡拿軟的捏1,說到這裡,我將沾滿血的手伸到西魅的面前。「我想告訴你,我溫婉不是軟柿子1

說完這句,我將那血抹到了西魅的臉上,很滿意的看到了她眼中一閃而過的驚恐。

「毛球,把西魅送回芩妃那裡,她會……好好照顧的1,我面無表情的望向毛球。

毛球先是一愣,而後使勁的點頭,急忙跑過去將西魅扶起來迅速的飛走。

我漫不經心的走到海邊,蹲下身子用海水洗手,等那血被清洗乾淨之後,一張臉突然從水底下方浮了上來。

先是一驚,但當那張臉清晰之後,我便放鬆下來。

「這幾天,你去哪了?」,我故作不悅道。

月寒伸出身子,從水裡站了出來。

「我不能缺水的,所以一直在這裡待著1,月寒微笑,「只可惜換了人腿之後,游泳的速度變的好慢1

「上來吧1,我對月寒伸出手。

月寒乖巧的將手遞給我,而後跟著我一起上岸,在一塊樹蔭下,我們抱膝而坐。月寒低著頭,沒有說話,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

「你怎麼了?」,我攬住月寒的肩膀。

月寒抿了抿嘴唇,抬起頭望向我。「我有種不祥的預感1

「是什麼?」,我不禁皺眉。

月寒使勁搖頭,「我……不知道1

正說著突然晴天一聲霹靂,天空中大片大片的烏雲在迅速的壓近,而與此同時海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