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四十二章 被挖去眼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二章 被挖去眼睛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那浪卷裹著白色的泡沫,直接向我們打來,我身子一閃直接拽著月寒滾到一邊。看最快章節就上那一下,將許多的魚蝦拍在了沙灘上,個個奄奄一息。

這還不夠,當一道又一道的巨浪氣勢洶洶的朝著我和月寒撲來的時候,我揮手打出花瓣,將自己和月寒包裹在一層花瓣結界之中。

可是儘管如此,那巨浪的推力根本不是我可以承受的!所以,堅持沒有多久,那浪直接破了我的結界。

真的,原本以為水打在身上不會痛的,可是那浪襲來像是有萬斤之重直接將我和月寒給打飛了!胸口一陣悶痛之際,月寒突然擋在我的面前放聲尖叫。

我耳膜刺痛,趕緊用手捂住,而那浪居然硬生生的被月寒口中發出的音波給一分為二。可是,縱使將前面的浪分開,後面的巨浪還是一波跟著一波的打了過來。

月寒似乎消盡了體力,直接身子一軟倒在了地上,而那呼嘯而來的浪朝著我們再次撲來的時候,一個白影突然從天而降,那背影看著有些……眼熟。

白子?!

白子漫不經心的回頭望了我一眼,而後直接掀開了自己的袍子,而後那浪直接裝上居然迸出了熒光四射,那水珠濺出砸在我和月寒的身上,居然滴滴見血。

我咬了咬牙,一把摟過月寒用再次打出一個防禦的結界,這才遮住了那些如同利刃般的水滴。

狂風依舊呼嘯,待到頭頂的陰暗消散之後,我這才抬起頭。

天晴了,巨浪消失,而那大海已然是風平浪靜,白子此刻正站在我的跟前,笑眯眯的望著我。

「娘親,可還安好?」,白子挑眉。

我一把揮開花瓣,將月寒撫了起來。

「我可不會感謝你1,我淡淡道。

「你給了我血肉,這隻算是報答1,白子說著一把從我的手中接過月寒一把抱起,我頓時警惕起來。

「你幹什麼!?」,我拽著月寒的手不肯撒開。

「娘親以為孩兒要做什麼?」,白子揚起一邊的嘴角,「鮫人受傷,需要放進水中才能慢慢癒合,懂嗎?1

說完,白子直接拽開我,抱著月寒將她丟進大海之中。我趕緊跟了過去,卻在靠近的瞬間眼見的發現大海的中央飄著一個橢圓形的物體。

因為距離太遠,根本看不清楚。

眯了眯眼睛,我轉身一轉變成七彩的花瓣隨風飄去。

等接近一看,居然發現是一個人!那人面朝下上半身浮在水面,下半身淹沒在海里看不清楚,那身體被泡的浮腫不堪。看最快章節就上

莫非是哪個鬼族不小心經歷了剛剛的海嘯,被擊中入海的?!

由不得我去多想,趕緊揚出花瓣鑽進了海水,當那花瓣將那人的身子頂過來的時候,我整個人驚在了當常

「肥蟬?1,我驚呼出口。

……

這人是肥蟬!她怎麼會在這裡?!

想要將肥蟬弄起來,可是自己受傷不輕,根本馱不動,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高大的身影緩緩的落到了我的一側將光擋住了。

原本以為是白子來了,卻轉臉看到了的殤歿。

「殤歿……」,我下意識的輕喚一聲。

殤歿沒有言語,直接摟住了我的腰,而後翅膀用力的一扇,那肥蟬直接飛了出去重重的掉在了沙灘上,而且還彈了好幾下才固定下來。

殤歿抱著我,快速的落在了沙灘上,而後直接將手置於我的左胸。

「是剛剛被巨浪打傷的1,我趕緊開口。

正好可以將傷嫁禍給那莫名其妙的浪,這樣避免了殤歿和唐果之間的衝突。

「不怕,有我1,殤歿輕聲道。

這算……相信我了嗎?!

可是我的傷不重,肥蟬好像傷的不輕啊!鮫人都該待在鮫人島,為什麼會出現在冥界?!

想到這裡,我借著殤歿的力站了起來拽著他快步跑到了肥蟬的跟前。

此刻的肥蟬,雙目緊閉,兩個眼皮上面有著厚厚的紫紅色淤青,身上不僅是傷痕纍纍,而且整條尾巴的魚鱗都不見了,那傷口上的肉已經被泡的變成了灰白色。

頓時我有些急了,而殤歿的大手在肥蟬的面前一揮,肥蟬立刻張開嘴巴咳嗽起來,身體不停的抽搐著。

「肥蟬!肥蟬1,我輕輕搖晃肥蟬。

肥蟬張了張嘴巴,而後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大姐大?!是大姐大嗎?1

「是,是我!你怎麼會……」

未等我說完,卻在肥蟬睜開眼睛之後直接愕在了當場,因為肥蟬的眼眶空空如也,塞著淤泥和雜草,根本沒有眼球!

「肥蟬!你的眼睛呢?1,我驚恐的提高音量。

肥蟬哇的一聲便哭了起來,「大姐大,我們鮫人島……出事了1

此話一出,剛從海水裡面跑過來的月寒直接蒼白了臉,整個人都僵住了。

顧不得多問,我和殤歿將肥蟬帶了回去,安置在殤母以前住的那個房間裡面。那肥蟬只是哭,一直哭,卻說不出話來,眼中流出的不是珍珠而是血水。

見肥蟬哭,月寒更加的失魂落魄。

「不要哭!你不要哭!告訴我怎麼了?你怎麼在這,老祖呢?1,月寒使勁搖晃肥蟬。

但是,肥蟬大概是受到了太大的驚嚇,怎麼也止不住的痛哭。旁邊一直沉默不語的殤歿皺了皺眉頭,突然展開翅膀。

那黑翼幾乎將整間屋子給佔滿了,帶著溫潤的光澤輕輕的撲扇起來,有黑氣順著翅膀散發出來,直接覆在肥蟬的身上不斷的繚繞。

肥蟬的情緒,竟然慢慢的平和下來,止住了哭聲。

看到這一幕,我驚喜的望向殤歿,滿眼的感激。

「我一離開,你總會出事!所以,以後我不走了1,殤歿望著我,眼中儘是寵溺。「我在外面守著,有事叫我1

說完這句,殤歿旁若無人的吻了我一下,便轉瞬消失。

穩了穩心神,我走到肥蟬的旁邊蹲下。

「肥蟬,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握住肥蟬的手。

肥蟬扶著我的手,坐了起來。

「他們……他們抓住了所有的鮫人!挖掉了我們的眼睛1,肥蟬『哇』的一聲再次哭出聲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