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四十五章 母女決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五章 母女決裂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花漫天的話,讓我先是一愣,可是不消多會便明白了其中的玄機。她的意思,我可以通過交換來得到力量,但這力量的性質要看對方的正邪善惡,這便是所謂的『近善者善,近惡者惡』!

「所以,有風險嗎?」,我目不轉睛的望著花漫天。

花漫天眯起眼睛搖了搖,「像我,本身就是邪煞,不管善惡,都來者不拒!但是,沒有任何的異樣!只是你,我怕獲取邪力過多,會消弭你的人性1

人性?!我本來就不是人,甚至到了今天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屬於什麼種族,有沒有人性又有什麼關係?!現在,在心中最重要的便是殤歿,他是黑煞本就不屬於善類,我又何必與他背道而馳?!

控制不了,索性一起邪惡便好!

「我知道了1,我伸出手輕輕攬住了花漫天,「謝謝你1

一切盡在不言中,而我是要面對溫芩的時候了。

……

離開了花漫天的意識世界,我去到了後宮直接去往溫芩的別院,在院中我看到了正在給西魅的殘肢塗藥的溫芩。而毛球,此刻小心翼翼的站在一邊。

看到我,溫芩將手中的藥膏往毛球的手中一塞,便疾步走到我的跟前揚手就是一巴掌。看最快章節就上

分明可以躲開,但是我沒有躲,算是還了這幾生幾世的孕育之恩,但所有的恩情便只能用著一巴掌去還,我不覺得她還配獲取更多。

「你怎麼可以這樣?她可是你的同父異母的姐姐1,溫芩指著我,眼中儘是恨鐵不成鋼。

我深深的望了溫芩一眼,淚水瞬間滑落。

「媽,為何你不問她做了什麼事?1,我望著溫芩,眼淚汪汪的指向西魅。「你有沒有問她和殤歿發生了什麼?1

這麼一句話,讓溫芩的眼中閃過一絲詭異的光,而後那光消失不見像是沒有出現過一般。

「婉兒1,溫芩一把將我摟住,「婉兒,男人都是薄情寡義的!我早就叫你有所保留,不是嗎?!你以為這世界有真情真愛?你父親口口聲聲說愛著我,不照樣三宮六院夜夜笙歌?!獨寵和專愛,只是男人隨便說說罷的謊言,你偏要當真,傷的只會是自己1

溫芩說到這裡,含著淚望著我,雙唇輕微的顫抖。「婉兒,看開!我早說過,殤歿不會只有你一個女人1

說到這裡,溫芩痛哭流涕,當真心比我還要痛的模樣。可是她的言之鑿鑿之中,卻是處處詆毀殤歿!她似乎想要,讓我去恨這個男人!

既然如此,我便成全她好了!

「媽,寧為玉碎不為瓦全1,我眼神空一步。

「婉兒啊,你想要做什麼?1,溫芩滿臉的心疼,想要觸碰我卻表現出小心翼翼的模樣。

「婉兒心死,不想苟且1,我將臉側向一旁,任由眼淚垂下。「所以,請原諒女兒的不孝1

話畢我轉身跑了出去,可是那速度不緩不急,足夠溫芩假惺惺的追上來,果真在林間溫芩追上我一把拽住了我的手。

「婉兒!你這樣,讓媽怎麼活啊1,溫芩聲淚俱下,「你是媽的命!你絕望便等同媽也死了!到底,到底怎樣讓你不再傷心,只要你不再傷心,要媽付出一切都可以1

等的,就是這麼一句假惺惺的話,但她的話是否口是心非根本不重要,契約可不會卻辨別是否真心。

我蹲下身子,握住溫芩的手。「媽,當真只要婉兒不傷心,你做什麼都願意嗎?」

「是是1,溫芩使勁的點頭,「只要你不傷心,媽的命都是你的1

「媽,我不要你的命1,我勾住了溫芩的手指,將臉輕輕的貼了過去。「我只要你一身的……修為1

說完這句,我在溫芩還沒有回過神的時候將兩人的大拇指貼在了一起,當光芒旋繞便這世界上,溫芩倉皇的一把將我給推開了。

而後她展開雙臂,急促的上下打量著自己,臉色越發的蒼白。

「你和我締結了契約?1,溫芩的眼中終於閃過了慌張。

我笑了笑,輕輕的身上,一條銀光攝出掌心,而後在空中繚繞化作了銀鏈,那銀鏈徑直落在了溫芩的身上直接沒入了皮肉之中。

溫芩頓時黑下臉來,試圖動了動身子,卻發現已經被無形的捆綁住了。

「婉兒,花漫天之流不是你可以交往的1,溫芩厲目,「她是邪煞,你與她為伍,想要墮入惡道嗎?1

聽溫芩這麼說,我輕笑出聲,一揮手她的束縛便突然解開了。

「媽,瞧您說的!我只是學了一些小把戲,怎能就墮入惡道了!您一身的法術,卻不肯教授我半分,弄的我只有被人欺負的下場1,我緩步走到溫芩的面前笑眯了眼睛,「您不肯教,那我便自己拿嘍1

我的話,當即讓溫芩的臉色更加慘白。「婉兒,是誰教你和自己的母親出言不遜的?!果真,你是被帶壞了1

「壞是骨子裡面流淌的,是您給我遺傳的基因1,我似笑非笑的望著母親,「您說,對嗎?1

這麼一句,直接堵得溫芩啞口無言。

「好,很好1,溫芩狠狠的甩袖,「若是早知道你這麼不聽話,當初我直接將你丟入魔窟便好1

「魔窟?1,我微微挑眉,「怎麼媽也想讓我復生焱魔嗎?!想必,媽更是清楚,焱魔進入魔窟要黑白二子殉葬?1

我突然加重的音量,將冷冽的目光投向溫芩,溫芩整個人僵住了,眼中閃著不知所措,想必也是意識到自己剛剛失言了。

「怎麼?無話可說了?」,我笑著走進溫芩,「媽,您的巧言令色呢?」

「放肆1,溫芩終於發火了,「你這是在懷疑我嗎?!要知道,這世界上……」

「這世界上只有你不會害我是嗎?1,我直接打斷溫芩的話,而後冷冷的抓住她的手腕。「無論謊話說多少遍,也都永遠不會變成真話!正如,您不是我的母親,再怎麼假裝也掩飾不了你的狼子野心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