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四十六章 威脅西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六章 威脅西魅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這番話,讓溫芩一個踉蹌,而就在她快要摔倒的瞬間,紛飛的花瓣從她的背後抵住,撐起了她的身子。看最快章節就上

溫芩望著我,臉上錯綜複雜,許久才握緊拳頭,惡狠狠的瞪著我。

「到底是從何時開始,你有了這麼重的心機?」,溫芩咬牙切齒,「連我都被誆騙過去了?」

「比起你,我不及萬萬分之一1,我輕笑出聲,「對嗎,溫芩?」

「呵呵,連媽都不叫了?」,溫芩冷哼,「好歹我孕育了你幾生幾世,你如此待我不怕天打雷劈1

「喔,這算是承認了嗎?1,我突然伸出手,掌心幻出一朵花。「既然你已經失去了全部的修為,想必我也能讓你說出真話1

「迷迭花?1,溫芩驚呼出口。

沒錯,我必須要讓溫芩說實話,她孕育我的目的,到底是為什麼!

正想催動迷迭香,卻不想溫芩突然大叫一聲,隨著那尖叫聲划入耳膜,她的整個身體突然爆炸開來,肉泥和血液直接四濺而起。

我一揮手,在那鮮血濺到我的身上之前,用花瓣屏障將自己護祝

那血肉濺滿了一地,一個虛影在其中慢慢的散開,等虛影成為了實體,我驚愕的發現,竟然是那日在轎中相撞的紙新娘。

此刻的紙新娘,笑容詭異,像是已經從紙人變成了實體,可是臉上卻蒼白依舊,和紅艷的嘴唇相襯便還是不像活人。

「你成長了1,紙新娘望著我,似笑非笑。「可是,那又怎樣?!你那迷迭香對我不起作用1

「那天在冰梯拉我下去的,便是你吧?」,我目不轉睛的望著紙新娘,沒有絲毫的膽怯。

「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你說是便是1,紙新娘掩嘴輕笑,「玩玩而已嘛,又沒有殺你!莫非,你到現在還心有餘悸?1

「呵呵,所以剛剛我獲取的,只是那副軀體的修為,也對你絲毫沒有影響咯?」,我漫不經心的指向地上的爛肉。

「那是當然啦!不然,我怎麼能好好的站在這裡和你說話?1,紙新娘說完這句,突然周身燃起了火焰。「這一次你看透了我,不代表下一次可以看透!你我之間的角逐,才剛剛開始1

說完這句,紙新娘突然張開雙臂,之前只在一瞬之間便被燃成了灰燼,那灰沒有在空氣中逗留,便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消散不見。

該死的!我以為真相近在眼前,卻沒有想到這才是真正的開始!看來,這個紙新娘只是藉助了溫芩的身體操縱一切,而她才是最高深莫測的那個人!

……

溫芩消失了,徹底的消失,除了在意她的人,我想沒有人會留意到她是否存在!而我的心中,解開了一個疙瘩,卻又結上了更大的一個。

事情,遠比我想象中的還要複雜!

困惑、不安、各種的情緒參雜在心裡,但是我不能被這些情緒所影響,因為事關輕重緩急,而鮫人族之事是當前之重。

回去了溫芩的別院,毛球迎了上來。

「主人1,毛球往我的身後左顧右盼。

我拍了拍毛球的脊背,走到了西魅的跟前,西魅瞪著我,氣勢依舊囂張。

「看什麼看?1,西魅狠聲,而後轉向毛球。「過來扶我進去,給我快一點1

這口氣十分的令人討厭,彷彿毛球是她的侍婢一樣!

見毛球準備過去,我一把拽祝「毛球你聽好了,你是我的人,除了我誰都不能指揮你!若是下次誰再狗仗人勢的命令你,你直接大嘴巴子抽過去1

聽我這麼說,毛球一臉的興奮。「真的嗎主人?1

「恩1,我緩緩點頭。

「包括大人嗎?」,毛球雙眼冒光。

「滾1,我不緩不急的回了一句。

毛球縮了縮脖子,哧溜一聲便變成老鼠竄了出去,跑的賊快。

顯然我剛剛的話,讓西魅愣住了。

「你好囂張1,西魅憋紅了臉來了這麼一句。

「不如你1,我輕笑出聲,「姐姐想要四肢健全嗎?!若殤歿看到你這樣,恐怕會更加厭惡1

「你在故意取笑我?」,西魅突然憤怒的大吼。

「呵呵,姐姐看出來啦?1,我漫不經心的捋起一撮髮絲,「不過姐姐對我態度最好謙和一點,要知道當初你被剝皮剔肉都是我幫你治好的,要是再這麼蠻橫不講理,我便讓你另外兩個手腳也一起殘了1

「你敢1,西魅怒視我,破著聲音吼出這麼一句。

對於這樣的態度,我倒是沒有生氣,而是從花池中摘下一朵花來,漫不經心的聞了一口,便將那花舉到了面前。

「花莖為身,葉為肢!花朵為顱,蕊為心1,我輕喚這句,而後將花莖上的一片葉子給拽了下來。

隨著我這麼一個小小的舉動,那邊的西魅居然跟著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而後剩下的那隻手突然憑空斷裂,落地成葉。

「你……你……我的手1,西魅痛哭流涕。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1,我趕緊跑到西魅的面前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姐姐,看到你這樣,妹妹的心好痛啊1

「不要跟我假惺惺1,西魅狠狠的對著我唾了一口。

我輕輕抹掉臉上的污物,而後用手捏住了西魅的下頜。

「彼此彼此1,我挑眉盯住西魅的眼睛,「可只有假惺惺的我才能挽救假惺惺的你!你若想生生世世都是這副模樣,大可再多罵幾句,那樣我就讓你直接變成鬼彘1

我的話,不帶一絲的語調,句句陰冷,而西魅頓時失去了之前的囂張之色。

「你……比我還要惡毒1,西魅壓低聲音,每個字都是從牙縫裡面擠出來的一樣。

「多謝誇獎!那麼……」,我將花伸到了西魅的面前,「你需要我的幫忙嗎?1

「你……你想要什麼?!你才不會那麼好心白白的幫我1,西魅瞪著我,聲音有些發虛。

「呵呵,那是當然1,我起身背對著西魅,「用兩樣東西換取你的四肢健全!一是你全部的修為,二,是你對殤歿的感情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