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四十八章 黑澤是雪舞的愛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八章 黑澤是雪舞的愛人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對於白子,我反射性的警惕!畢竟這黑白二子之中,只有他的意識是清醒的!其實,我有點後悔,後悔當初一時心軟讓月寒幫著他恢復了記憶。

雖然,他好幾次幫了我也暫時沒有對我們有任何的威脅,可是那貌似善意的舉動卻讓我越發的惴惴不安起來。

「我不懂你說的話1,我將臉別向一邊。

「靈狐生性貪色,若不準備美男,估計,你們連狐族的邊界都進不去1,白子似笑非笑,「所以像我這樣的絕世美男,便不得不幫娘親分憂解難啊1

聽了這話,我將目光投向殤歿。

殤歿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所以我們這次的行動,最好帶上幾名相貌姣好的男子前往1

瞧!瞧瞧殤歿是多麼的低調!他一向只用相貌姣好來形容自己,而白子很泵自己就是絕世美男,到底是有多瞎?!

「所以,帶上美男的目的是什麼?1,我將目光投向殤歿。

殤歿微微皺眉沒有言語,而白子樂呵呵的笑出了聲音。

「當然是誘引啦1,白子露出潔白的牙齒,「不然明明可以獨來獨往的行動,殤歿為什麼要帶上別的男人人?!他那是不想,對狐女獻身1

靠,還要獻身?!

「殤歿1,我使勁跺腳,「真是這樣嗎?1

「放心,我只對你獻身1,殤歿輕聲道。看最快章節就上

這話分明不能安撫我啊!經過白子這麼一說,那狐族分明就是龍潭虎穴!不,是狼窩!這殤歿要是進去了,恐怕是連骨頭都不剩的!

所以,我決定了!

「殤歿,不許去1,我一把捧住殤歿的臉,「你乖乖在家呆著,讓我一個人去1

殤歿蹙眉,「不行1

「不行1,我咬了咬嘴唇,「我怕那些狐女勾搭你1

「胡鬧,除了你沒人能勾搭我1,殤歿握住我手,說這話的時候一本正經。

「真的嗎?1,我嘟起嘴巴。

這時候,白子很煞風景的笑出了聲音。「狐女是天生狐媚的物種,專研魅惑誘引之術!道行淺的,也許可以抵抗若是遇到道行深的,分分鐘便能被拿下1

此言一出,殤歿陰冷的眼神直接射了過去,那白子竟然硬生生的打了一個寒顫。可是,他故作無視,退到旁邊漫不經心的吹了一聲口哨。

「不許去1,我捧住殤歿的臉重重的在他的唇上親了一口,「我去找別人陪我去!你……就待在這裡等我回來!乖,聽話!親親1

說著,我又連親了幾下,這才放開殤歿用手指向白子。

「你,跟我去1,我故作嚴肅,「好歹我給你了血肉,你替我獻身是應該的1

「是,娘親1,白子微微低頭。

「女人……」

殤歿似乎想要說什麼,我直接捂住了他的嘴。

「不許去!你是我的1,說完這句,我轉瞬消失。

……

美男?!找美男!去個狐族還得帶上美男,知道的人知道我是要去尋找線索,不知道的還以為我留在路上自個用呢!

但是,絕對不能讓殤歿跟去!

要知道,冥界就幾個女人已經弄的我焦頭爛額了,若是一窩狐女對我家殤歿虎視眈眈,我能活生生的被氣死!所以,我不能給自己找氣受!

但是,找誰呢?!對了,我已經好些天沒有看到南魈了!或許,我該和他談一談!

正往後宮去的路上,卻見雪花紛飛,雪舞從天而降。

「雪舞?1,我迎了上去。

雪舞微微皺眉,「溫婉可是要去狐族?1

「恩1,我輕輕點頭。

我現在,已經有些習慣了雪舞的來無影去無蹤。

「是否要帶黑澤前去?1,雪舞緊聲道。

黑澤?!其實之前白子說需要美男的時候,我便想到了黑澤,因為他不僅帥關鍵還效忠我,帶著比較安全方便!只是,雪舞為何提到這事?

之前在他兩的眼眸交流中,我隱約看到了難以嚴明的情愫,莫非……

「是1,我低聲道。

「那麼,帶我一起可好?1,雪舞眉頭輕皺,皺的讓人心疼。「我不想瞞你,我與他曾是情侶!可是,自從冰靈滅了他的家族,我和他便斷了所有的聯繫1

黑澤和雪舞果然是一對,證明我當真是猜對了。

「只是,為何你們相遇卻視而不見?」,我握住雪舞的手。

雪舞抖了抖嘴唇,落下一滴眼淚。

「我們之間,滅族之恨大過彼此之愛,雖然滅他王族的是冰靈,可我畢竟是兇手的妹妹1,雪舞將悲戚的目光轉向一邊,「當年我跪求冰靈饒他一命,他只給我留下一句『再見陌路』,便就此離開1

再見,陌路?!想必能說出這句話,黑澤當真是傷透了心!現在他的沉默,怕是和那有關吧!

見雪舞哭的梨花帶雨,我趕緊輕撫她的肩膀。「好,我帶你去!你穩住情緒,或者還有轉機1

「真的嗎?1,雪舞含著眼睛抓住我的手,「這些年,我是靠著對他的思念才苟活至今的!我不要求他像以前那麼對我,我只希望他不再恨我!只要遠遠的看著他,知道他還在,這樣便好1

又是一個痴情的女人,見她如此我都有些心酸。

「恩,兩天之後一起離開1,我對雪舞微笑,「安安心心的和我們走這一遭1

「多謝1,雪舞終於破涕為笑。

說真的,我覺得人越多越好,所以多雪舞一個根本沒有任何的問題,關鍵我要多找幾個美男,好讓我這趟狐族之旅事半功倍!

去到了北冥府,我看到了正無所事事的花漫天和像是雕塑一般站在門口的黑澤和飛麟。

「主子1,黑澤依舊是第一個開口。

我點了點頭,走向花漫天,花漫天很自然的握住了我的手。

「北冥醒了1,花漫天輕聲道。

「醒了?1,我有些驚喜。

「恩,南魈也在裡面1,花漫天接著道。

南魈?!正好!

我鬆開花漫天的手,徑直走了進去,待我推開門看到了南魈正伏在床邊小聲哭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