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五十章 殤母換回椎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章 殤母換回椎骨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原本,只是南魈隨便一句的調侃,卻直接讓北冥寒了臉色,這是我第一次見他有了負面的情緒。

「好了,我走了1,我皺了皺眉,有些不自在。

「額,那我也走了1,南魈一把挽住我的胳膊,「婉姐一起1

此刻,我還是想要趕緊逃離,這氣氛越發的讓我感覺到尷尬,看來我以後不該和北冥有過多的接觸才是。

「婉兒留下1,北冥突然開口。

原本已經走到了門檻,我不得不停下了腳步。

南魈愣了愣,而後拍了拍我便離開了,還很知趣的帶上了門。

我頓了頓,還是轉過身,只是不知道那嘴角的笑容是不是有些生澀。

「我現在這個樣子,不知道能幫你什麼1,說到這裡,北冥迷起了眼睛。「所以,想讓你帶上一件東西1

「不用不用1,我反身性的拒絕,「北冥,我自己可以的,你不需要幫我1

聽我這麼說,北冥將憂鬱的目光投向我。

「我的愛,真的已經給你帶來負擔了嗎?1,北冥蹙眉,「從頭到尾,我都沒有沒有要你給予我任何的回饋,你卻連讓我付出的機會都不給了嗎?1

北冥的聲音很輕,細細聽還有輕微的顫抖,而我心頭一緊跟著悶痛起來。

北冥很好,是我遇到過最好最好的男人,溫暖的像是二月的陽光,只是我不需要光!

「北冥,如果我說你是一個好人,那麼這句話一定會傷害你!因為在我將你定為『好人』的同時,便是肯定了我們之間沒有任何的可能1,我走到北冥的跟前,蹲下身子。「對不起,我現在已經是殤歿的人了,身、心都是!我的心好小,小到只夠塞下他,而容不下任何人1

「若你開頭遇到的是我,也許結局便會重寫1,北冥輕輕蹙眉,眼中有痛閃過。

他說的話,我也曾經想過,若是我一開始遇到是北冥而不是殤歿,那麼現在的我們又會如何!我以為我會考慮很久,可是我的心很快便給了答案。愛情沒有先來後到,不管沿途的風景有多美,我都會無心流連一直走到終點,去等待那個命中注定的他!

「別對我好了1,我有些釋然的笑了,「欠你的,我會還!北冥,我不會讓你永遠躺在床上的!你的對我的好,我記在了心裡,只希望你給我時間,讓我慢慢來還1

說完,我握住了北冥的手。

「謝謝你,等我回來,一定想辦法幫你治好1

說完這句,我便起身,但是沒有等我離開,那門被被推開了,然後唐果走了進來,手裡捧著生死簿。

「唐果……」,我喊了一聲,卻不敢靠近。

唐果連正眼都沒有望我一眼,只是走到了北冥的床邊。

「我把生死簿帶來了1,唐果雙手捧著生死簿。

北冥沒有說話,只是怔怔的望向別處,像是失魂落魄了一般,唐果再次上前,還沒有開口便見一滴淚從北冥的眼角滑落。

頓時,唐果的眼神錯愕起來。

北冥哭了,他哭了?!因為我剛剛的那番話?我傷了他?!可是,若是我任由他付出,將來受到的會是更大的傷害。

咬了咬唇,我轉身跑了出去,幻化成花,隨風飄走。

落地成型,心事重重的往前走,完全沒有方向,不知不覺卻發現自己來到了孤島,而前面不遠處就是殤璃的家。

殤璃一身樸素的衣服,正拿著掃把在院門口清掃,掃幾下便直起腰用手捶一捶,幾日不見,她居然生出了老態。

悄無聲息的走過去,直接拿過殤璃的掃把掃了起來,直到院門口乾乾淨凈。而殤璃先是一愣,後來索性坐在了門檻上看著我。

呼,重重的吐出一口氣,我將掃把放在一旁,而後坐到了殤璃的旁邊。

兩人皆不言語,都像是心事重重,過了好一會,那殤璃才緩緩開口。

「有心事?」,殤璃輕聲道,那聲音裡面沒有了驕橫,倒還很親切。

我抬起頭,對上殤璃的臉。「過幾天,我就要走了,你能幫我照顧殤歿嗎?1

「走?去哪?1,殤璃說到這裡突然笑了起來,「估計問你你也不會告訴我!不過,你要是準備離開殤歿,我會很開心1

到底,還是不想我和殤歿在一起!

「如果我能活著回來,那你一定會失望的1,我揚唇輕笑,「所以,你還是有事沒事就詛咒我永遠也回不來吧1

我的話,似乎有些挑釁的意味,可是殤璃卻沒有生氣,像是心靜如水的感覺。

「我是討厭你,可殤兒愛你,若是我咒你,便是在咒他1,殤璃說到這裡,輕笑出聲。「無論我罵的多凶,恨的有多狠,可作為一個母親,總會最先對孩子低頭!我不想要你,卻不能不要這個兒子1

殤璃的話,突然讓我覺得,這老太太沒我想象的那麼狠惡,至少她沒有溫芩那麼心機深重。

殤璃對我笑了笑,「扶我起來1

我趕緊起身,將殤璃扶起,她呆著我走進院中去到了房間。鬆開我的手,殤璃從床頭櫃中拿出一個木盒子,將那木盒子放在床上,而後緩緩的打開。

打開之後,我看到了一盒子的碎冰,正納悶之際,殤璃將碎冰撥開,露出了許多節椎骨!

「這……這椎骨……」,我難以置信的望著殤璃。

殤璃小心翼翼的拿起一節椎骨,眼中濕潤。

「沒錯,這是殤兒的1,殤璃輕輕搖頭,「三十四根椎骨,少了一根!當我知道,那缺少的那一根在你的身上時,我便明白,自己根本拆不散你們!殤歿遠比我想象的,更在乎你1

說到這裡,殤璃苦笑起來。「作為一個母親,我一點也不開心,一方面是因為你搶走了殤兒對我的關注,另一方面是因為你是會給他帶來死亡的人!可是,命運就是註定你們相愛,我能怎麼辦?!若是我不接納你,失去的將不止是我的兒子1

「夫人……」,一股酸澀湧上了喉頭,我的視線瞬間模糊。

「椎骨拿回去吧1,殤璃將盒子推到了我的面前,「但願這補償,還能來得及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