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五十二章 帶我去人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二章 帶我去人間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變成男人?!

靠,想想都好刺激啊!

如意鐲當真是個好東西,這至少能讓我們順順利利的進入狐族,可是丫的有弊端啊,那會屏蔽我們的法力!

挑眉望向唐果,直接丟去一個白眼,唐果立刻便會意了。看最快章節就上

「小妞,四不四傻?!我們沒有法力,不還有男人在嗎?!而且,進去是最重要的!關鍵時刻,再給你變回來就是1,唐果一把摟住了我的肩膀,「你說呢?」

也是,要是連狐族都進不去,要那法力也是白搭。

將右手伸到唐果的面前,「記得把我變的帥一點1

唐果『噗嗤』一聲便笑出了聲音,而後重重的和我擊掌。

「放心1,唐果使勁的甩了甩頭,「必須是最帥的1

「一言為定1,我笑了起來。

不對,我突然想到了什麼!

「唐果,你爺爺現在變成書了,能不能植骨啊?」,我戳了戳唐果。

隨後,手指輕點,那裝著骨頭的木盒便被花瓣卷裹著出現在了半空之中。

唐果皺眉,目不轉睛的望了許久,突然恍然大悟的拍腿。

「我的天吶!別告訴我殤歿身上的骨頭是北冥的1,唐果瞪大眼睛。

我沒有做聲,算是回答。

「我說北冥怎麼說癱就癱了呢?完全沒有預兆!原來,他把自己的骨頭給了殤歿1,唐果有些焦躁的撓頭,「媽呀,這個哥哥好可怕1

媽蛋,這個時候能不能別感慨了,越說我只會越內疚。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情緒,唐果突然捂住了嘴巴,突然一本正經起來。

「所以,這骨頭哪來的?」,唐果挑眉。

「是殤歿的1,我悶聲道。

「咦,夫人轉性了?」,唐果一臉的驚愕,「所以你想把這骨頭給北冥植入?」

「恩,我不想欠他的1,我重重點頭。

「小妞,長腦子啦?1,唐果滿眼的戲謔,「我以為按照你原來懦弱的性格,會唯唯諾諾不知當斷則斷呢1

擦,我以前有那麼差嗎?!

瞪了唐果一眼,我趕緊切入正題。

「我想要儘快還北冥的情,否則只會越欠越多!所以,想要把殤歿的骨頭移給他1,說到這裡,我微微皺眉。「先讓他恢復正常,我才能夠的安心1

「恩,知道了1,唐果重重的點頭,「你這樣果斷是對的,免得最後不清不楚影響你和殤歿的感情!我這就把生死簿和椎骨帶去去給北冥1

「謝謝1,我對著唐果笑道。

「安啦1,唐果拍了拍我的肩膀,拿著兩樣東西翩然而去。

……

看著唐果的身影越來越遠,我的心終於些許的安定了下來。

此刻,夕陽正慢慢的落下海平線,被分割成了一半,那柔媚的光隨著波光的晃動,絲絲點點的灑在了我的臉上,我用手輕輕遮住眉眼,不自覺的揚起了嘴角。

漾在夕陽裡面,似乎那胸廓下的冷也緩解了許多。就在我眯著眼睛享受那縷暖意的時候,一雙手突然從背後伸了過來,一把抱住了我。

只是輕輕的碰觸,我便知道那人是誰,因為這種帶著電的顫慄,只有一個人才能給我。

「殤歿……」,我喚了一聲,便笑眯了眼睛。

「恩1,殤歿將下巴抵在我的肩窩輕輕的磨蹭,癢的我笑出了聲音直接跳開。

轉身望著殤歿,我一把挽住了他的手。「我……有事求你1

其實,我之前一直想著要怎麼開口讓殤歿和我一起去殤璃那裡吃飯!其實吃飯只是借口,我想要他們母子重修於好。可是,我很擔心殤歿會不肯,畢竟已經鬧到母子決裂的地步了。

殤歿眯了眯眼睛,將我被風吹亂的頭髮撥到耳後。

「如果你肯一直吻我,我會答應你任何事1,殤歿微微揚唇。

聽殤歿這麼說,我的臉直接燙了起來,正踮起腳撅起嘴巴的時候,卻被殤歿用手指輕輕的抵住,而後在我愣神之際,他將吻印上的額頭。

「帶你出去吃東西1,殤歿徑直握住了我的手。

吃東西?!可是,我已經和殤璃說好了!

「殤歿,我……」,我拽住殤歿,「我和夫人說好了,要和你去用膳1

聽我這麼說,殤歿柔和的目光突然轉寒。「還想吃一次紅花水母?」

看來殤歿對上次的事還是心有餘悸的,想來他一直惱恨至今。

「她把你的椎骨給我了1,我拉著殤歿的手輕輕搖晃。

對於還椎骨這個敏感的字眼,殤歿居然無動於衷。

「稍後再說1,殤歿估計的握住我的手。

未等我說話,殤歿帶我飛過了大海,來到了冥界的一處結界,他拉著我直接穿了過去,等我調整好目光,居然發現自己正站在一處林蔭密集的街道上。

路人在我們的身邊來來回回,而公路上的車子停停走走,空氣中混著著食物、香水、汽油甚至泥土的味道,總之是各種各樣的味道充斥著我的鼻腔。

那味,不似冥君的清新純凈,但是讓我嗅到了久違的氣息。

這裡是……人間!

「殤歿……」,看著對面的麥當勞,我興奮的望向殤歿,可下一刻卻直接直接愣住了。

此刻的殤歿居然……變了裝束。

褪去了黑色的套裝,他換上了襯衫牛仔。

一件白襯衫散開到第二個扣子,不緊不松的將殤歿的上身包裹,隱約之間展露著有型的身材。而那條藍色的牛仔褲,很好的將兩條大長腿發揮到了極致,腳上那雙白色的運動鞋,乾淨的像是被陽光洗滌過了一般。

我的天,我愛慘了男人穿白襯衫!

殤歿見我望著他,微微皺眉,而後漫不經心的捋了捋袖子。

「是不是這樣,很奇怪?」,殤歿輕聲問道。

「沒有沒有!我好喜歡1,我一下子挑起,將殤歿緊緊的摟住,像個小粉絲見到偶像那般的心花怒放。

「若你想吃東西的話,就從我的身上下來!否則,早已『飢腸轆轆』的我,不介意當眾……」,殤歿突然靠近我的耳畔低沉道。「吃了你1

我楞了一下,順著殤歿邪魅的目光望去,這才發現自己正以一種極其羞恥的姿勢掛在他的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