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五十三章 倒掛在廁所的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三章 倒掛在廁所的女人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雙手緊緊勾著殤歿的脖子,兩條腿緊緊的夾住他健碩的腰肢,那姿勢真是邪惡到了極點。

「要不,先去酒店?」,殤歿在我窘迫之際突然低聲道。

這話,讓我直接跳下了殤歿的懷抱,那臉燙的只差一個摩擦就能燃起火一般。

「不不不,我要吃東西1,我趕緊擺手,都不敢去看殤歿的眼睛。

「呵……」,殤歿輕笑出聲,「帶你去吃好吃的1

說著,殤歿拉起我的手,將我帶進了麥當勞。

說真的,我一向不喜歡這樣的垃圾食品,卻唯獨對那奶油甜筒情有獨鍾。不過,我很好奇為什麼殤歿會突然帶我來這裡。

進去之後,殤歿便帶著我去到角落靠邊的桌前坐下,而後揉了揉我的頭之後便離開了。看到店內那些人艷羨的目光追隨著殤歿去到了櫃檯,我更加確定不讓殤歿跟去狐族是多麼明智的決定。

嗚嗚,這個男人連背影,都特喵的那麼好帥!

還沒有等我花痴完畢,殤歿已經悄無聲息的走了過來,他將一個甜筒遞給我,而後坐在了我的對面。

望著手裡的甜筒,我有些激動。看最快章節就上「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吃這個?」

「因為我愛你1,殤歿淡淡道。

這口氣似乎漫不經心,可眼神卻深情款款,媽蛋!我怎麼能受得了?!

「你能不能別在這個時候說這種話,弄的我都快沒有心思吃東西了1,我握著甜筒,臉燙的厲害。「不過,真的沒有幾個人知道我喜歡吃這個的1

在溫芩還是我母親的時候,她從不讓我吃這種冰寒的東西,說是對身體不好,可是我嘴饞總是偷著吃。

「待會奶油吃完,脆皮的給我吃1,殤歿輕笑。

這話,讓我楞了一下。「你……你怎麼知道我不吃脆皮?」

我吃甜筒,從來只吃奶油,脆皮直接丟掉。

見我一臉的好奇,殤歿歪著頭看著我。「吃甜筒不吃脆皮,吃雞蛋不吃蛋黃,稀粥必須放糖,濃粥必配鹹蛋!晚上沒有光就失眠,睡覺定要被子蒙頭1

一口氣說到這裡,殤歿輕聲嘆息。「我怎麼會愛上你這麼個奇怪的女人?1

雖然這話像是有些無可奈何,卻帶著淡淡的寵溺,殤歿居然這麼了解我?!可是,在我們認識之後,我從來沒有表現出這些的小習慣啊!

我有些不好意思,故作專心致志的將奶油往嘴裡塞,可眼神卻偷偷的撇向殤歿,此刻他正用拳頭撐著下巴,就那麼目不轉睛的望著我。看最快章節就上

媽蛋,為什麼這甜筒今天吃著一點味道也沒有?!我還是覺得,對面的男人比較秀色可餐怎麼辦?!

正心不在焉想入非非的時候,殤歿的臉突然無限放大,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竟然直接吻上了我的嘴角。這個突如其來的一吻,撩撥的我是心亂如麻,整個腦袋瞬間就蒙了。

「你……你……光天化日,你幹嘛吻我?1,我將甜筒丟到一邊,徹底的吃不下去了。

我還是有些不習慣,在旁人面前秀恩愛。

聽我這麼說,殤歿輕笑出聲。「那個不叫吻,現在的才是1

說完這句,殤歿直接伸出手勾住我的腰,在我跌落入懷之際,直接俘獲住我的唇。

……

這一天,我和殤歿就像是一個普通的情侶,逛街、吃飯還有……看電影。

一部比喜劇片還鬧騰的腦殘鬼片,劇情道具和演員都假的要命,我卻故意裝作害怕,和劇院裡面的其他觀眾一起扯開嗓子尖叫,因為這樣就能名正言順的往殤歿懷裡鑽了。

呵呵,我好喜歡這樣的感覺!

我假裝看電影,假裝害怕吃豆腐,而殤歿就真的是在吃豆腐。

自打進來這裡,殤歿的目光就根本沒有從我的身上移開,他會在我鑽進他懷裡的時候,順勢將我拉過去深吻,痴纏許久才將我鬆開。

所以,電影放到大半的時候,我連主角是誰都不知道。

「我去洗手間1,我在殤歿耳邊輕聲道。

其實,自從我變成不死人之後,我是不會飢餓也不需排泄的!不過,剛剛親密的時候,汽水弄到了手上,現在黏糊糊的很難受,想去洗一洗。

「我陪你1,殤歿拉著我不肯鬆手。

「那是女廁1,我壓低聲音,「我幾分鐘就回來啊1

「幾分鐘對我來說,或許是度日如年1,殤歿說到這裡揚起唇角。

討厭,幹嘛對我說這麼撩人的情話?!

低頭在殤歿的唇上落下一吻,我便掙開他的手輕快的跑開了。沿著昏暗的走廊,按照標誌終於來到了洗手間,站在洗手池面前,那水龍頭自動打開。

將手伸到那水龍頭的底下,任由那溫熱的水沖洗著雙手,而以此同時我卻聽到了高跟鞋的聲音。那聲音忽近忽遠,像是近在咫尺,又像是遠在天邊。

我皺了皺眉,轉身卻沒有看到任何的人影,心裡頓時咯了一下。

我覺得,這裡有些不對勁!

收回手轉身,眯起眼睛望向隔間,從第一格緩緩的往後望去。

因為那隔間的門和台階有幾厘米的距離,所以稍微附身便能很清楚的看到裡面的地板,而這樣便能知道裡面是否有人。

那忽近忽遠的高跟鞋聲,詭異的讓我忍不住去追尋來源。

原本高跟鞋的節奏,像是漫不經心的來回踱步,可是等我靠近那隔間,聲音便凌亂起來,像是刻意在用鞋跟磕著地板一樣。

等我一隔間一個隔間的往後望去,終於在倒數第二排看到了一雙腳。

可是,那雙腳穿著的不是高跟鞋而是皮鞋,一雙男士的黑色皮鞋。我能看到那腳呈八字張開,帶著皮帶的西褲卷到了腳踝處。

有些不對!這裡分明是女洗手間,怎麼會有男人在裡面?!

正想著,高跟鞋聲又響起了,聲音來自有男人的那個隔間。

頓了頓,我緩緩的伸出手。

稍稍用力,那門便被一把推開。等我視線打開,卻驚愕的看到一個穿著紅衣的女子正倒掛在隔間的天花板上,抵住天花板的高跟鞋正緩緩的敲擊著天花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