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五十四章 狐女殺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四章 狐女殺人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那女人倒掛在天花板上,沒有任何的支撐就那麼懸空著,背對著我。看最快章節就上一頭長發搖搖晃晃。而坐在馬桶上的男人,歪著頭瞪著滾圓的眼睛,露在外面的皮膚灰白髮皺,乾癟的像是一具木乃伊,看上去早已經沒有了生氣。

就在我驚愕之際,高跟鞋聲突然消失,而那個背對著我的女人直接『嚓』一聲將頭快速的轉到了背後,對我張開了血盆大口。

當真是血盆大口,那塗著大紅色唇膏的嘴巴直接裂到了耳後根,露出了焦黑的牙床,而一條鮮紅色的舌頭像是蜥蜴一樣的分著叉,直接朝我的臉伸了過來。

見此我剛想幻化身形,一隻手比我更快的伸了過來,而後直接將那舌頭給一把抓住了,那紅衣女人當即慘叫起來直接從天花板上面摔下。

這個時候,我才看倒這個突然殺進來的不速之客是個卡著鴨舌帽、扎著馬尾辮的女孩,那女孩扯著紅衣女人的舌頭直接繞在了自己的手腕上。之後,雙指冰併攏直接劃開了自己的手腕。

當那手腕的血順著流到那舌頭上的時候,居然像是硫酸一樣的開始快速的腐蝕並且冒著濃煙。

那濃煙帶著難聞的腥臭味,可是我卻覺得那味道似曾相識!等紅衣女人突然扯斷自己的舌頭,一把從頭髮裡面捋出一把三岔銀鉤的時候,我才知道她是狐女!

狐女將半截冒著濃煙的舌頭縮了回去,直接將銀鉤甩向了馬尾辮女孩,那女孩一個後空翻直接躲開了,可是這並沒有結束,在馬尾辮女孩正準備攻擊狐女的時候,那原本打空的銀鉤突然迴轉,直接從後方射入了女孩的肩膀。

女孩悶哼一聲,便摔倒在地,狐女見狀哈哈大笑起來,而我則抱著雙臂靠在洗手池上,冷眼旁觀面前的一切。

「哈哈1,狐女歪著頭望向馬尾女孩,斷裂的舌頭在嘴邊不停的甩動。「追啊!追啊!就憑你,也想追到我?!親愛的,我殺了這麼多人,你卻連我的毛都沒有碰到1

馬尾女孩蹲在地上,艱難的用手撐起了身體,可是因為鴨舌帽卡的太低,直到現在我也沒有看清她的模樣。

沒有等馬尾女孩站起來,那狐女直接一腳踹了過去,在女孩趴倒的瞬間用高跟鞋狠狠的踩上了她的脊背,那尖銳的鞋跟,就那麼直接刺進了馬尾女孩的脊背,血頓時便浸透了衣服。

「貓捉老鼠的遊戲老娘不想玩了,現在我就送你離開千里之外1,狐女說完這句,直接揚了變成利爪的手刺向馬尾女孩。

但是,那利爪還沒有碰到女孩便僵在了空中,不管狐女怎麼掙扎身體,爪子卻依舊紋絲不動。

「怎麼……怎麼會這樣?1,狐女驚恐的喊了一聲,臉色煞白。

而我漫不經心的走了過去,一腳將她踩在馬尾女孩背上的腳給踹開了。

「你……你會法術?1,狐女驚恐的望著我,「你也是和她一夥的?是要來抓我的?1

「我和她不是一夥的,可卻是順道來抓你的1,我輕輕握住狐女的手。

想一想,若是有這個狐女引路,我們是不是就能輕易的進入狐族了呢?!或者運氣好一點,不進入狐族,便能探出鮫人的信息。

聽我這麼說,狐女突然收回手,而後瞬間幻化成為一隻灰狐直接竄向了出口,可是還沒有等它離開視線,一條銀光便突然將它旋繞,等銀光變成銀鏈,那灰狐再次變回了人形。

「放開我1,狐女大叫,模樣恢復了正常,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普通的鄰家女孩。

輕輕一挑手指,那狐女便自動站了起來,可是卻被銀鏈裹的死死的。而這個時候馬尾女孩站起身直接從口袋中掏出一把銅錢,那銅錢落入掌心瞬間匯聚成了一把銅錢劍。

見女孩想要用劍刺向狐女,我徑直用手抓祝

「放手,我要殺了這狐女1,女孩低著頭,似乎不想讓我看見她的臉。

狐女聞言,直接蹦跳著躲到了我的身後。

「撿漏啊你,我又不是你捉到的1,狐女擠眉弄眼似道。

「你走吧1,無視狐女的挑釁,我對馬尾女孩道。

「不行!她是狐妖,已經害死了幾十條人命!我必須殺死她,為民除害1,馬尾女孩冷聲。

聽她這麼說,我將目光移向旁邊的狐女,狐女趕緊搖頭。

「不不不!不是這樣的!我殺的都是壞男人1,狐女一本正經的望著我,「就像剛剛這個,他出來之前還打了老婆,我親眼看到的1

「壞人自然有法律懲治,輪不到你們狐妖插手1,馬尾女孩突然抽出劍,「害人就是害人,別找那麼多的借口1

此話說完,女孩將手鬆開,那銅錢劍四散,卻直接飄於空中而不落,居然在她的喃喃自語中組成了一個八卦,那八卦閃著光直接朝著狐女打去。

想都沒想,我一揮手,那八卦瞬間便被打亂,而後紛紛墜地,在那凌亂的當作響之間,那女孩踉蹌了一下突然抬起頭,一隻巨大的口罩直接從臉上掉落。

這一眼,便驚到了我。

一張臉,只有五官的輪廓卻沒有真正的眼耳口鼻,整個完全就是一張凹凸不平的臉皮直接鋪上去的一般。

「哇,白板啊1,身後的狐女突然嗤笑起來,「怪不得你追我的時候一直墨鏡口罩,原來你是白板啊!啊哈哈!就差你這張白板,我就能清一色胡牌了……啊1

未等狐女說完,我直接一腳踹了過去,引來她一陣痛呼。

馬尾女孩先是面部皺成了一團,而後突然撕開了自己的衣服。

「呦,打不過準備****嗎?1,狐女又不知死活的來了這麼一句。

未等我發火,馬尾女孩的衣服已經被撕開,露出了平坦的胸廓,一個屬於男性才有的胸廓,在我正詫異她準備要幹嘛的時候,便見那胸廓的中間突然硬生生的裂開了。

肉粘著皮自動扯開到了兩側之後,那帶著殘肉的肋骨自動斷裂,而後光速的朝我刺了過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