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五十七章 剝下狐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七章 剝下狐皮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美男計?!

小咪望著殤歿,那哈達子稀里嘩啦。

呵呵,我忘記了,狐女皆愛美男,不然之前那鑽進肥蟬肉裡面的三岔銀鉤也不會自動出來!主子色,那毛髮跟著一起色了。

「殤歿1,我突然對殤歿眨了眨眼睛。

殤歿微微皺眉,緩了許久這才將陰冷的目光投向小咪,還沒有說話小咪的鼻血便直接竄上了天花板。

「不要看我!不要過來!不要和我說話1,小咪使勁的將眼睛閉上,「隨你們用刑,我特么認了1

哈哈,要不要這麼誇張?!

殤歿擰了擰眉,突然伸手,那小咪的眼睛便自動打開,而後不受控制的轉臉望向殤歿。

「嗚嗚嗚,卑鄙1,小咪嚎叫著,使勁的扭動著身體。「別看我!我警告你別看我啊!我怕我把持不住啊!那個肥魚趕緊過來給我看幾眼降降火啊1

靠,看到肥蟬就能降火啦,她長的是有多兇殘?小心被她一屁股給坐死!

「看著我1,殤歿突然望著小咪冷聲,「帶我們去靈狐族?」

這麼一句冷漠到沒有聲調的話,立刻讓小咪緋紅了臉,她先是緊緊的咬住牙齒,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似乎在阻止那張嘴不要分開,可是只是憋了十幾秒便突然鬆懈。看最快章節就上

「好!我帶你們去1,說完這句小咪憤恨的轉過頭,「卑鄙的醜女人,居然抓住了我的軟肋!嗚嗚1

好,知道你們狐族是真的抵抗不了男色那就好了,我得多帶幾個美男。只要能進狐族,我管你怎麼稱呼我,醜女人就醜女人吧。

但是,顯然殤歿有些不樂意了,他大手一伸那小咪突然被吸了過去,等落入殤歿的掌心之後變回了一隻灰狐。

正納悶殤歿想要做什麼的時候,他的大手已經落在了灰狐的尾巴上,輕輕一拉,那狐尾上面的皮毛,便直接脫落,掉在了地上。

這個動作很快,沒有容我來得及反應,便已經完成了。而後,殤歿將不停扭動慘叫的灰狐狠狠的丟在了地上,那灰狐再次變回了人形。

「如果你沒有用,我一定殺了你1,殤歿冷冷的望向趴在地上的小咪,「下次再出言不遜的時候,看清楚對方是誰、能不能得罪1

小咪驚恐的望著殤歿,失去了皮的尾巴裹著身子縮成一團,硬生生將痛苦的聲音壓制在喉中。而此刻的我,心中有些糾錯。因為,剛剛在殤歿剝下狐皮的時候,我看到他的眼中的黑差一點便將瞳孔覆蓋了。

殤歿微微伸手,地上的狐尾皮直接落入了他的掌心,他拿著直接圍上了我的脖子。

「灰色的狐皮不是上品,勉強能做圍脖禦寒1,殤歿漫不經心的將我的頭髮從狐皮下面挑起,「等去了狐族找到銀狐,我用它的皮為你做一件披風,你穿上,一定好看1

殤歿眼中顯出的殺戮,讓我的心裡咯了一聲,而我想了想卻將脖子上的狐尾皮拿下直接丟給了愣在一旁的肥蟬。

「我還是比較喜歡披風,這圍脖還是送給肥蟬好了1,故作輕鬆的對殤歿說完這句,我便挽著他腳步匆匆的離開了。

……

其實以前,殤歿便是這樣冷酷無情的性格,只是現在多了一層黑煞的身份,多了一個喚醒焱魔的責任,我便提心弔膽小心翼翼起來,雖然他不曾有所改變。

我想,待到將鮫人族的事情解決之後,我便會丟下一切和殤歿離開,遠離冥君遠離萬骨枯,遠離那個該死的焱魔!

挽著殤歿的手,往殤璃家的方向走去,遠遠的看到那小院子,殤歿突然停下了腳步。

「所以,你還是想要我去那裡?」,殤歿的眸子寒了下來。

完了!還是一副不情願的模樣,可是我已經和殤璃誇下海口了啊!

「你不是答應我今晚聽我的嘛?不許賴皮1,我故作不悅的皺眉。

「可是我有沒有說過,過了今晚一切都聽我的?」,殤歿眯起眼睛,用拇指漫不經心的磨蹭我的臉頰。

「那我不是答應了嘛1,我撅起嘴巴,「吶,蓋章1

見我如此殤歿蹙眉,而後突然指向一邊。「你看那裡1

聽殤歿這麼一說,我便下意識的轉臉望去,就在我分神的一瞬間,一個吻迅速的落在我的唇間,而後又迅速的移開了。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殤歿像是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一樣徑直拉著我的手往前走去。

這個悶騷的男人,親就親嘛還喜歡突襲!不過,我好喜歡!

去到了殤璃的院前,卻發現那院門是敞開了,院子的中央已經擺了一桌子的菜肴和果品,看上去好豐盛,而殤璃正用刀削著蘋果。

視線無意中望向我和殤歿,殤璃的手一抖,刀子直接划向自己的手指,鮮血瞬間湧出。

見此,我趕緊拽著殤歿跑進去,還沒有等我想辦法給殤璃止血,殤歿便先我一步抓住了她的手。

殤歿一聲不吭,用手指輕輕的在傷口上一抹,那血瞬間止住,傷口直接癒合了。顯然,這個舉動讓殤璃很激動,眼眶下一秒便紅了起來。

果真,這殤歿口是心非,明明是在乎著殤璃的。

「殤兒……」,殤璃的眼淚浮上眼眶。

「別誤會,我怕我的女人用自己的血給你癒合傷口1,殤歿放開殤璃的手,目光冷漠。「所以,純屬順便!你曾經育我,該知道我的脾氣!我愛的人,若誰傷她、害她,我只會當做敵人,絕不會寬容,包括你!不管你有沒有將那椎骨還我,我欠你的早便還清了1

這話,立刻讓殤璃的眸子暗淡了下來。而我,尷尬的有些無地自容!

我是想要讓殤歿和殤璃和好的,現在他來卻說了這些,是怕斷的不夠乾淨嗎?!

「殤歿……」,我拽著殤歿的袖子輕呼。

殤歿微微皺眉,卻沒有言語,而這個時候一道快速的身影旋轉著飛到了我們的跟前,等我看清那踉踉蹌蹌的身影是唐果的時候,趕緊伸出手扶住了她。

唐果呼呼直喘,拿過桌上的一個杯子便將裡面的液體一飲而荊

「小妞,北冥走了1,唐果急促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