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五十八章 北冥突然離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八章 北冥突然離開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北冥走了?!

「到底怎麼回事?1,我趕緊問道。

「我給北冥送生死簿和骨頭過去,卻發現他離開了,跟著他離開的還有飛麟!而且花漫天和黑澤,根本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走的1,唐果急促道。

莫名其妙的……就離開了?!

「所以,沒有留下任何的東西嗎?」,我有些急了。

唐果皺眉,怔了幾秒鐘搖了搖頭。我的心,頓時亂成一片!

因為,這不是好事!我想要還北冥人情的時候,他卻走了,完全不給我這個機會,讓我措手不及!

「完了,北冥不在,我爺爺只能變成書了1,唐果將生死簿遞到了我的跟前,「還是給你吧1

沒有等我伸手,殤歿突然接過,將冷漠如霜的目光落在了生死簿上。大手一揮,那生死簿直接脫落手心,落地為人。

「哎呀呀!哎呀呀!可累死我了1,生死簿弓著腰用手捶了捶,「變成書的滋味可一點也不好受啊1

說到這裡,生死簿將目光轉向我。「溫婉啊,北冥既然把椎骨都給你了,就不會再收回的!否則,他的付出豈不是白白浪費?!就算你還得了椎骨,也還不了他的情啊!我說北冥,你能不能索性一次性把話給說清楚呢?!別總折騰我這把老骨頭了啊1

生死簿說完,眯著眼睛掃向旁邊,而後那眼睛在落在殤歿的身上之後突然睜大。

「你……你不是北冥啊?1,生死簿突然跳開,而後直接拽住了唐果。「丫頭,他不是北冥啊!不是北冥怎麼打的開我的?!莫非,是北冥的椎骨……」

說到這裡,唐果暗暗的戳了戳生死簿,生死簿立刻左顧右盼的四處張望起來。

氣氛,頓時變的詭異起來,而就在這個時候一直悶不吭聲的殤璃突然開口。

「其實,唐果你沒有說實話吧?」,殤璃坐下,目不轉睛的繼續削起那個沒有完成的水果。

這話,讓唐果立馬變了臉色。「夫人,你在說什麼?1

殤璃放下刀,輕笑出聲。「這麼說來殤兒的身上的骨頭該是北冥的吧?一個人能犧牲至此不是因為情便是因為愛,所以不可能捨得什麼都不留下便離開的1

此言一出,殤歿的目光直接投向了唐果,那寒讓唐果止不住的顫抖了一下。

這個節骨眼,殤璃為什麼要說這樣的話?!她到底意欲何為?!之前,溫芩曾說過有辦法讓北冥站起來,她說的那麼篤定,莫非與殤璃早有有所勾結?

不管殤璃之前說的讓我多麼的感動,可是剛剛這番話分明就是挑釁!想來,我還是將她想的太簡單了。

冷眼望向殤璃,殤璃卻笑著咬了一口手中的水果,而後緩步走到了唐果的跟前。

「唐果,若是我猜的沒錯!那北冥,一定留下了些什麼1,殤璃歪著頭,似笑非笑。「想來,那東西是專門留給溫婉的?對嗎?1

這話,讓唐果的臉色更加的古怪起來!

之前,我問唐果北冥有沒有留下東西,她楞了幾秒鐘,想必是在掩飾什麼。

「有什麼,拿出來1,我淡淡的望向唐果。

直到這個時候,我才看出殤璃的狼子野心,之前不是她掩飾的太好便是我的道行不深!而我已經確定,她與溫芩一定有過某種的聯繫。

唐果滿眼的糾結,眼神左顧右盼,最後投向生死簿。

「咳咳咳,這個時候,我老傢伙留著似乎有些不合適1,生死簿無視唐果求救的目光,直接消失不見了。

沒有了靠山,唐果眉頭擰的更緊,而殤璃放下手中的水果走到了唐果的跟前。

「拿不出手的,都是不能見人的東西1,殤璃目不轉睛的盯著唐果,「你是在故意掩飾什麼嗎?1

話中的挑撥離間,有些太過直白了!我想,有沒有東西,能不能拿得出來,也都會讓殤歿心生嫌隙。

「所以,夫人這麼急切嗎?」,我突然笑了,直接走到了殤璃的跟前。「您為我設的這場,不是家宴而是鴻門宴,對嗎?1

「呵,一碼歸一碼!先弄清楚前面的再說1,殤璃掩嘴輕笑,而後一把抓住了唐果的手。「唐果,現在殤歿才是冥君,你敢連冥君也一起隱瞞了?!若是我記得沒錯,這可是滅族的大罪1

殤璃的話,字字帶著威脅,唐果先是愣了愣,而後索性甩手。

「什麼都沒有!夫人讓我交什麼?1,唐果目光無懼的望著殤璃,「還有,唐果沒有犯錯,夫人就別用滅族這樣的話嚇唬唐果,唐果膽子沒有您想象的那麼小1

見唐果如此,殤璃變了臉色,可是隨後直接抓住唐果,上下其手起來,唐果想要推搡殤璃,卻被殤璃更快一步的跳開,跳開的同時手中拿著一封信。

而唐果愣了一下,趕緊捂住了松垮的衣服。

「夫人這樣,有失身份1,唐果怒喝。

「有所失身份?!我如今還有什麼身份?1,殤璃漫不經心的舉著信,眼中閃過一絲絕望。「如今我無親無故,只是一個孤寡老人罷了!可是,這孤寡老人就是愛管些閑事1

殤璃說到這裡將目光落下信封,而後突然笑出了聲音。

「吾愛婉兒……親啟1,殤璃將信封的正面對向我,似笑非笑。「吾愛?呵呵!你們這些小年輕,就喜歡這麼肉麻兮兮的!可是如果我沒有得老年痴獃、沒有記錯的話,你不該是殤歿的愛人嗎?!怎麼現在,成了北冥的……吾愛?1

這話,字字帶著暗箭,而我沒有望向殤歿,便已經感覺到了他懾人的寒氣。可是這個時候,我不需要亂,因為我和北冥根本沒有什麼!越亂則越錯!

「夫人,您想要證明什麼?1,我揚起唇角,「這信的落款是北冥,而不是溫婉!您的得意,有些早了1

此言一出,殤璃微微變了臉色。

「呵,早不早,要看內容1,殤璃挑眉,「裡面有沒有外面這麼『乾淨』,那就無從知曉了1

說到這裡,殤璃將信送到了殤歿的跟前。「也許,這裡面才是這女人的真面目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