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五十九章 給我生個孩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九章 給我生個孩子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殤璃將信送到了殤歿的眼前,而那帶著梅花香氣的信在我的眼中,此刻顯得極其的慈母!北冥能在外面註明『吾愛』兩字,那裡面的內容想必也是毫不顧忌了。

但此刻的我,反倒平靜了下來,只是目不轉睛的望向殤歿,安靜的一言不發。

「殤兒,你該看看1,殤璃皺眉,「看了之後才知道這女人,值不值得讓你和我決裂1

殤歿面無表情,他伸出手接過那封信,與此同時殤璃的眼中閃過一道光,而唐果緊張的直接握緊了拳頭。唐果抬腳想要上前,卻被我的眼神制止了。

我看得出她想要搶那封信,可是越是如此便越能證明其中有鬼,但我的心裡是坦坦蕩蕩的。我愛殤歿,我不怕誤會不怕迫害,我想要的只是他能相信我!

殤歿將冷漠的眼神投向那封信,而後大手輕輕一握,那信瞬間便成為了飛灰。這個舉動,讓殤璃瞪大了眼睛。

「你替她毀滅證據?1,殤璃一臉的憤恨。

殤歿伸出手,將我一把攬祝「自從愛上這個女人的那天起,我便選擇了無條件的信任!你們所有的詆毀和反對,在我這裡只會化作愛她的動力1

這番話,當即讓我濕了眼眶,感動的差點落淚。而殤璃,顯然心有不甘!

「殤歿,你傻嗎?!北冥為了她把椎骨給了你!這證明什麼?!證明北冥愛她啊1,殤璃滿眼的恨鐵不成鋼,「北冥愛她,北冥和她……」

「那又怎樣?1,殤歿冷聲打斷,「不管誰愛她,她都只愛我1

說到這裡,殤歿握住我的手放在唇邊落下一吻,而後將恨戾的目光投向殤璃。

「這是最後一次1,殤歿冷冷的眯起眼睛,「若是你再說溫婉半句不是,我一定會讓你在六界消失!不要挑戰我,我說到做到1

絕情的丟下這句,殤歿拉著我轉身就走,眼中沒有任何的遲疑。

我真的沒有想到,殤歿會說這些!我以為縱使他相信我,至少也會打開那封信!可是,什麼都沒有!反倒,徹底和殤璃斷了所有的關係!

他的語氣帶著嗜血和殺戮,而我敢肯定他不止是說說而已!對於曾經孕育過自己的殤璃都能絕情至此,難道他真的已經在慢慢的變回黑煞嗎?!

想到這裡,我的心便從雀躍變得忐忑起來。

……

殤歿抱著我,抱的很緊,像是想要將我鑲在身體裡面一樣,展翅飛翔越過大海,我們在幽冥峰落下。站在頂峰,殤歿蹙眉俯視,披風隨風揚起,如神般的傲視乾坤。

他,還是有些生氣的,對嗎?!他還是顧忌北冥的!也許,我該解釋!

「殤歿……」,我輕聲喚了一句,卻被殤歿攬進了懷裡。

「恩1,殤歿輕哼一聲。

「你生氣了,是嗎?1,我仰頭望著殤歿的側臉,心裡忐忑。

殤歿微微皺了皺眉頭,終於將轉臉望向我。

「我生氣!不是因為北冥的那封信,而是你那該死的同情心1,殤歿伸出手撫上我的臉,「更氣,你總被人欺負卻無還擊之力!現在有我在,我能護著你!若是我不在,你該怎麼辦?!溫婉,你不需要對所有人都殺伐決斷,可是卻要對任何人都保留警惕!這樣,才不至於一敗塗地1

是!殤歿的話,句句說在了重點!我確實還是太天真,將所有人和所有事都想的太美好!也許,該是將人性一點一點抹殺掉的時候了!

「我錯了1,我輕輕蹙眉,目不轉睛的望著殤歿。「以後,我不會這樣了1

說到這裡,將將臉貼上殤歿的胸口。「等鮫人之事解決,你帶我離開好嗎?1

這話,讓殤歿的身體顫動了一下。

「你要去哪?」,殤歿用胳膊圈緊我。

「去哪都好,只要你在,我可以去任何地方1,我情不自禁的揚起了唇角。

「不管天堂或是地獄?」,殤歿的聲音低沉。

「是1,我重重的點頭,「我們好好的在一起,什麼都不管!我給你煮飯做菜,還給你……還給你生小孩!行嗎?1

說到這裡,我笑眯眯的抬起頭,羞澀的對上殤歿的眼睛。

殤歿眼中的暖,層層疊疊的盪開,愈發的粘膩,他用淺淺的弧度揚起嘴角,在我的額前落下一吻。

「可是,我還沒有寵夠你1,殤歿輕輕揉了揉我的頭髮。

「沒有關係,你寵我,我寵孩子1,說完,我不好意思的燙了臉。「好不好?」

「恩,你說好就好1,殤歿牽著我轉身,在一處平石上坐下。「還記得這裡嗎?1

這塊巨石,我當然記得,是狼妖狂嘯的棲息處,當初我為了和他搶駐顏草,互相撕咬,差一點就回不去了!如今想來,還有些好笑。

「當然啊1,我靠在殤歿的肩膀上,「駐顏草就是長在這裡的1

「當初差一點便死在這裡了,如今說起來倒是風輕雲淡1,殤歿眼中生出一絲心疼。

「沒有給你找的駐顏草之前,我才不會讓自己輕易死掉1,我直起身子望著殤歿,說的有些漫不經心。「有股信念支撐著,別說是一頭狼,就算來了一群狼,我也不會有事啊1

說著,我裂開嘴敲了敲自己的牙。「看到沒有?我能長出這副好牙口,註定是要和狂嘯互啃的1

這話說起來是風輕雲淡啦,仔細回想當時,我真的很害怕!如今能做到如此的輕鬆,完全是好了傷疤忘了疼!誰叫我,天生的神經大條呢!

「呵……」,殤歿在我的發上落下一吻,「所以當你渾身是傷,拿著駐顏草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的心便再也無法對你冷漠1

「礙…」,我的心瞬間亂了節奏。

殤歿蹙眉,目不轉睛的望著我。「認定我是容貌盡毀,還肯為我豁出性命?你的傻,是天生的嗎?」

「不,是後天的1,我笑著摟著殤歿,「愛上你之後才傻的1

「那麼我允許你,有我在的時候繼續傻下去1,殤歿將嘴巴貼上我的耳畔,「給我生個孩子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