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六十章 殤歿折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章 殤歿折翼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一場爛漫的愛,綻放在幽冥峰,綻放在我曾經和狼妖血戰的那塊巨石上。

極盡肆纏,百轉千回!

殤歿霸道的在我身上的每一寸,都留下屬於他的痕,而我放鬆自己吸收著他所有的氣息,最後用盡全力在他的懷中綻放。

我與他,像是一體,不管分離多久,註定結合!

這,便是緣分!

痴纏了許久,殤歿用手輕撫我的長發,而後突然將我的身子反轉。當脊背被清風拂過的時候,我的心又止不住的狂跳起來。

這個姿勢,很羞恥!很容易……把我的胸給壓平的好不好?!好吧,那玩意不仔細看,根本就看不到!

「殤歿……」,我輕喚一聲,輕輕扭動著身體。

「別動,除非你是故意在引誘我1,殤歿低沉道。

媽蛋,哪有引誘,是這石頭太涼了嘛!

「乖,別動,讓我集中精力1,殤歿柔了聲調,「待會可能會有點疼,你忍忍,知道嗎?1

翻過我的身子,還告訴我有點疼?!莫非……

腦海中,瞬間出現了一朵菊花被碾碎的情景,頓時頭皮一陣發麻!嗚嗚,我不要!

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一股寒流突然拂上了我的後背,我下意識的想要回頭,卻發現身子動彈不得,像是被定住了一般。

「殤歿,我不能動了1,我焦急道。

「別怕,我在1,殤歿的大手輕輕摸了摸我的頭髮,像是在安撫。

那聲音好溫柔,溫柔的能將一塊冰迅速的化成水,所以我瞬間安穩了下來。腦海裡面,正幻想著殤歿在做什麼的時候,突然感覺到有痛從右邊的肩胛骨蔓延開來。

先只是一點點,像是被針扎了一下,可是越到後面便越痛,像是骨頭被生生的掰斷一樣,痛的我驚呼出口。

「疼1,我喊了這麼一句,便狠狠的咬住了嘴唇。

「乖,忍一忍1,殤歿的大手繞到前面摸了摸我的臉,「很快便好了,相信我1

殤歿的聲音,帶著輕微的顫抖,像是那疼疼在他的身上一樣,我想他該是心疼我了!所以,我不敢叫,怕他難受。

當那疼到了錐心刺骨的時候,我咬破了嘴唇硬生生的堵住了所有的痛呼。

不就是疼嗎?!這算什麼?!生孩子比這個還疼呢!這個都忍受不了,以後怎麼生還要不要生?!對,想些別的東西,分散注意力。看最快章節就上

「殤歿,你在嗎?」,我短促的喚了一聲,刻意壓住顫音。

「我在1,殤歿輕聲道。

「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我忍痛笑了起來。

「你生的,都喜歡1,殤歿柔聲。

「那一男一女好了!湊一個好……啊1

還沒有說完,某樣硬物便直接刺入了我的肩胛骨,這下痛的我再也裝不下去了。

「殤歿,好疼1,我哭了起來。

真的,別說我沒有出息,真的很疼!像是皮肉內臟被活生生的撕開而後再碾碎一樣,疼的我連呼吸都壓抑著,因為一點小的動作都能讓那疼成倍的綿延。

「乖,不哭1,殤歿將唇印上我的脊背,「很快便好了1

「好1,我胡亂的點頭,便小聲低泣著。

背上很涼,而且有冰冷的液體在上面緩緩的淌過,那是我的血嗎?可是,我的血不是涼的啊!

但是,疼痛再一次襲來,根本不給我思考的餘地。

但是這一次的疼,從右邊的肩胛骨換到了左邊,等我疼到已經麻木,麻木到昏昏沉沉的快要睡去的時候,一隻大手突然輕輕拍了拍我的臉。

迷迷糊糊的睜開,我看到了殤歿的臉,他的唇好蒼白。

「還疼嗎?」,殤歿蹙眉,滿眼的心疼毫不掩飾。

「疼1,說了這麼一個字,我便淚如雨下。

「讓我抱著你,抱著便不疼了1,殤歿說著,直接將我抱起,攬進了懷裡。

可是,這個時候我感覺有些不對勁,脊背好像很沉重,稍稍的動了動卻突然有風襲來,那灰塵差一點便迷住了我的眼。

不對,我背後似乎有什麼東西!

想到這裡,我動了動肩胛骨,兩隻翅膀居然往前煽動了一下。那翅膀……那翅膀竟是黑色的!

這是……殤歿的翅膀?!

想到這裡,我直接將手伸到殤歿的背後,剛碰到肩胛骨殤歿的眉頭便皺了皺,而後卻很快鬆開了。可是,我摸到了……血!

手上有血跡,滲著寒氣!之前淌在我後背上的,不是我的血而是殤歿的血!

「你把翅膀給我了?1,我急忙盯住殤歿的眼睛。

「恩1,殤歿的這聲,風輕雲淡。

「你幹什麼?1,我直接哽咽了,「你討厭我了嗎?1

神經病!我要給他生孩子,也不能送這麼大的禮啊!北冥只是用自己的羽毛給我做翅膀!他可好!索性把自己的拔掉,直接給我了!那得有多疼?!我疼的都受不了了,他卻一聲不吭!

「傻話!我怎麼會討厭你?1,殤歿直接將我按進懷裡。

「那你為什麼把翅膀給我?!一定是不想抱我不想靠近我,這才索性給了我對嗎?1,盯著殤歿,我的視線早已模糊。「你一定是不想要我了,一定是想拋棄我了,一定是……」

未等我說完,殤歿細細密密的吻便落在了我的唇上,一點一滴將我的難過和傷心統統消弭殆荊

吻****的吻,殤歿這才離開,輕蹙眉頭目不轉睛的望著我。

「我愛你,才會給你最好的1,殤歿微微的揚起嘴唇,「別想著還給我,除非你不愛我1

一句話,堵住了我所有的念頭!

咬了咬嘴唇,我將翅膀收好,而後直接跑到殤歿的身後一把扯開他的衣服。

「做什麼?1,殤歿一把拽住我的手。

「別管1,我吼了一聲。

當那觸目驚心的傷口出現在眼前的時候,我還是止不住的流下了眼淚,心臟一陣一陣抽著痛了起來。這個男人,值得我拿命去愛的!

狠狠的咬破了嘴唇,在那鮮血溢出之際我低頭吻住了傷口,一點一點將血滲入其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