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七十三章 迷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三章 迷路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殤歿托著我,一把將我送上假山之上,我頓了頓,便直接鑽進那白霧之中。

之前看起來那白霧很小,可是真正進去之後卻發現裡面的空間極大。看不清周圍的環境,我卻能看到腳下。腳下是一條一米寬的透明小道,下面黑漆漆的像是深澗,隱約能看到亂石嶙峋。那距離,應該很高的感覺。

收回目光,發現第一個進入的南魈早就沒有了身影。

走的這樣快?似乎是悄無聲息的!

不管了,趕緊追上!

加快步伐往前走,卻在走出百米之後突然停住了,因為我發現這路居然一分為三,各自通往不同的方向!完了,該去哪條路?!

輕輕的喚了一聲南魈,卻沒有得到回應,於是我決定原地等待,等待殤歿他們來了再說,可是等了近十多分鐘,後面依舊沒有任何的動靜。

心中,揚起了莫名的不安。

不行,我得回去!

轉過頭準備折返,卻在目光落地之後整個人驚愕住了,因為我身後的那條路居然分叉成為了四條,而那每一條的分支更是分叉了十幾處!

放眼望去,腳下的路就像葉脈一樣的錯落複雜!而我,像是陷入了一座迷宮裡面。

縱使心裡有些亂,我還是強迫自己冷靜!不可能時時刻刻都有人陪伴,所有我得自己學會獨立,不管遇到是順境還是逆境!

首先,我得清楚,這路肯定是不能回頭,因為回頭的交叉路至少千餘道,我不可能逐一嘗試,若是真的嘗試可能會陷進另一個更遙遠的迷路之中。所以,我必須硬著頭皮往前走,那是三岔路,最少相比之下容易探尋。

深深的吐出一口鬱氣,我轉過身,面對那三岔路口,我擰眉觀望。到底,我該走哪一條呢?!也許只有一條是對的,其他兩條都是死路!或者,三條都是對的,只是通往狐族不同的地方!

當然,我希望是後者!

算了,隨心吧!

閉上眼睛,我轉了一圈,而後將腳伸了出去。

這一腳,直接踩空,而後我的身體便跟著呼呼亂嘯的風一起墜落,我想要睜開眼但是眼睛卻黏在一起睜不開。等身體重重的墜落一硬處,粘膩在一起的眼睛這才隨著驚呼而突然分開。

當眼睛睜開的一瞬間,我看到了刺眼的光,下意識的用手擋住適應了一會,這才緩緩的移開手。

這裡一片漆黑,除了前面的那個白燈籠。

拎著白燈籠的人我沒有怎麼看清,但是那身形看上去應該是女性。

「男人?1,一個女聲從燈籠那邊傳來。

這麼一聲之後,周圍突然出現了幾十個白色的燈籠。

「男人?1,一群女人從不同方位齊刷刷的來了這麼一句。

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無數只蒼白的手便一起伸了過來。

……

接下來的事,我幾乎有些回憶不起來了。反正我被一群穿著類似於波西米亞長裙、腳穿草鞋頭戴花環的女人們給抬走了。若不是看到她們身後那條不停甩動、放蕩不羈的毛尾巴時,我根本無法確定自己已經順利的來到了狐族!

那些狐女,托著我,唱著不知名的野歌,精神飽滿情緒洋溢的一路走著,從黑夜走到到白天,從高坡到達了山林。

等她們將我放下的時候,我發現自己正置身在一個巨大的森林之中。說巨大,不止是一望無際,而是因為這裡的樹個個粗壯,幾乎要十個人才能環抱祝

這是狐族的哪?!

正沉思之際,那些狐女嬉笑著各自散開,面露羞色的望著我,我望向其中一個靠在樹邊的狐女,眯了眯眼睛,那狐女尖叫一聲直接往樹上撞去。

我勒個擦,要不要這麼誇張?!我已經帥到讓她自殺的地步了?!

可是,狐女沒有撞上樹,反倒是突然消失了。

忍不住好奇的走過去,等靠近一點這才發現那樹上的厚皮像是一扇門一樣的打開了,而之前的那個狐女就躲在裡面!而裡面透著樹木的清香,桌椅柜子一應俱全!

這樹榦居然是被掏空了,而裡面被做成了屋子!

轉身環視而去,發現所有的大樹都有扇門,原來這些狐女,都是棲息在樹裡面的!

活久見,這樣的住宅必定是冬暖夏涼!

之前那些將我扛過來的狐女沒有我想象中的那麼兇惡,只是躲在樹後面偷偷的看著我,小心翼翼的笑,有的笑的很傻,那笑容像極了小咪花痴的時候。

不行,她們是把我當成稀有動物觀賞了,可是我不能在這裡耽誤時間埃

「美女1,我對離我最近的那個狐女伸出手。

話還沒有說完,那狐女便尖叫一聲,直接翻著白眼暈倒了過去!其他的狐女,則跟著一起興奮的跳動起來。

「他的聲音,好好聽啊1,一個狐女捧住臉叫道。

「是啊!是啊!像是夜鶯在唱歌1,另外一個一把捂住了眼睛,「不不不,我不能多看他一眼,否則一定會被靚瞎的1

「……」

要不要這麼誇張?!這些女人是多久沒有見到男人了?!

「美女們,能不能告訴我……」

未等我說完,狐女們嘈雜的喊聲便再一次將我打斷。

「啊!他又說話了!我控制不住我的荷爾蒙了1

「嗚嗚,不行不行,太帥了1

「趕緊去找酋長,不然我們得死在這裡了1

媽呀,我真的有些受不了了!你可以想象,身處在一萬字嘎嘎亂叫的鴨子中間是什麼樣的感受,現在我真的有些生無可戀了!

伸手一把抓住了一個狐女,我目不轉睛的望著她。「能不能先安靜一下?1

「好!好!我安靜!我安……」,話還沒有說完,那狐女便直接癱倒在地暈了過去。

靠,這下是真的安靜了。

腦子正被吵的嗡嗡作響之際,突然一聲重重的咳嗽在身後響起,而正在尖叫的狐女們都突然安靜下來,一個個畢恭畢敬的低下了頭。

想必,是來了罩得住檯面的人了!

迅速的轉身,一個穿著白色長裙的女人正面無表情的站在我的面前,而她的身後有幾條尾巴在不停的擺動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