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七十五章 獻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五章 獻吻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呵,要是當了男官還算好的!只是給那個琳琅族長一個人糟蹋!要是成為了種男,就得被一群狐女給糟蹋了!

頓時,我一頭的黑線!

「這是你們狐族的……傳統習俗嗎?1,我皺眉望向釘釘,下意識的退後一步。看最快章節就上

其實想想也是,狐族都是女的,不弄幾個男人過來,早就該滅絕了!只是僧多粥少,來幾個種男估計不到幾天也被炸干而亡了!

不對,異族的男性都有法力,不至於死亡!這,大概也就是狐族不選擇人類男性繁衍的原因之一吧!

「不不不!我們不是的1,釘釘急忙擺手,「就是因為和琳琅理念不同,所以我們才會各自為營1

釘釘拉著我坐下,而後半蹲著身子望著我。

「實不相瞞,我和琳琅是跟著銀狐師父一起修行的!師父仙逝之後,便將狐族交給了我們1,釘釘眉頭深鎖,表情陰鬱。「可是,琳琅野心太大,想要執掌六界!可要知道我們只是靈狐,根本沒有這個資本去和別人爭!我只想安安靜靜的待在這裡,好好的過我們的日子!可是,她不一樣!不停的叫狐女去人間吸取精氣,助她修行!我勸不住她,也阻止不了,便帶著我的追隨者隱居於此1

銀狐?!殤歿曾經和我說話,那銀狐是靈狐中最厲害的存在,按照釘釘所說銀狐已經死了,而她和琳琅是銀狐的徒弟。

呼,若釘釘所言非虛,那麼其他人落入琳琅的地盤便有些危險了。

不過,比較危險的是雪舞和唐果,但最多被非禮罷了!殤歿他們的法力都在,不需要擔心的!這麼一想,我心中的不安便消散了許多。

「所以,你能告訴我琳琅的部落怎麼走嗎?」,我不露聲色的望著釘釘。

「你要去找琳琅?1,釘釘一下子竄了起來,滿臉的驚慌。

「是啊1,我輕輕點頭,「我需要找到我的朋友1

「可是,你去了就是自投羅網1,釘釘使勁的絞著雙手,來回的踱步。「她會囚禁你,把你當成男官的!對,就是這樣!你長的這麼好看,一定會把你當成男官的1

「謝謝你1,我伸出手拍了拍釘釘的肩膀,「男人有所為有所不為,我不能拋下我的朋友不管!所以,請酋長你成全我,告訴我部落該怎麼走1

釘釘聞言,整張小臉垮了下來,她低著頭急促的呼吸著像是在思索,過了好一會才緩緩的抬起頭望著我。看最快章節就上

「好,我派人親自送你過去1,釘釘抿了抿嘴唇,「但是,你要答應我一個要求1

要求?!看來這小妮子心思有些不簡單啊!

「說吧1,我微笑。

「你……你做我一天的男朋友1,釘釘紅了臉頰,而後瞪大眼睛望著我。「不過是假的,不是真的!像你這麼好看的人,一定有了所愛之人,所以我不敢痴心妄想!我只想,讓你做我一天的男朋友,給我戀愛的感覺,我想在把自己交給別人之前,好好的戀愛一回1

「交給別人?1,我微微蹙眉,「你是要……」

釘釘的眼睛,瞬間就紅了。「對!因為我要繁衍後代了1

釘釘用了『繁衍』兩個字,這兩個字不參雜一絲的感情,純屬為了子孫後代,無關其他。

其實,只是作假而已,而我只是配合著演一場戲,滿足了釘釘的願望也能讓我能順利到達琳琅的部落。只是一天,不會耽誤什麼事。我想,殤歿他們應該能輕鬆的度過這一天,等著我去和他們會合。

「好1,我伸出手摸了摸釘釘的頭髮,而後將她一把攬進了懷裡。「現在就開始1

釘釘的身體顫抖,明顯很激動,激動的兩隻手都不知道該往哪裡放,而我不自覺的揚起了嘴角。

雖然我是女人,但是撩妹技能懂得不少!因為同樣作為女人的我會很明白,女人到底需要的是什麼!就算不會,照著殤歿對我的那個方式對釘釘就好了嘛!

一個女人如果沒有經歷戀愛便直接步入婚姻,那該有多慘?而且,她還是直接越過了婚姻,大步跨到了傳宗接代那裡!

沒有愛情的女人是不完整的,哪怕戀愛期只有一天,那也足夠回憶終生了!

……

晚上,森林裡面燃起了一座座篝火,所有的狐女三五成群的圍在篝火前載歌載舞,可是雖然她們好像很認真的在說笑舞動,但是眼睛卻無一例外的往我這邊瞟。

釘釘拿著一個叉子,上面插著焦黃流油的野味,烤的『呲呲』作響。

「溫暖,你別急啊,待會就能吃了1,釘釘笑眯眯的望著我。

「傻丫頭,叫我歐巴1,我對釘釘飛去一個媚眼,「叫名字生分1

「歐……歐巴?1,釘釘的臉在火光的映照下變的更紅,「好……好啊1

說著,釘釘摸了摸臉那手放下來的時候無意間碰到了燒的有些通紅的叉子,當即低呼一聲丟開叉子縮回了手。

這種情況,要是殤歿他會做什麼?!算了,隨性表演吧!

什麼話都沒說,我直接抓住釘釘的手,而後放在眼前仔細觀看了一下,眉頭立馬皺緊。

「我很生氣1,我一把甩開了釘釘的手將臉別到一邊。

釘釘先是一愣,而後趕緊繞到我的跟前。「歐巴,你……你別生氣,我再給你烤一個!鐺鐺,再給我……」

未等釘釘說完,我直接拽住她的手稍稍用力,她便直接跌進了我的懷裡。

「傻丫頭,我生氣是因為你沒能好好的保護自己1,目光陰鬱的抓起釘釘燙傷的那隻手,我放在嘴邊輕輕的吹了一下。「分明是燙在了你的手上,為什麼我的心……會這麼的痛?1

故作懊惱的說出這麼一句話,旁邊的狐女已經驚叫、暈倒一片,而釘釘紅著臉整個人已經呈現了獃滯狀態。

「真是頭痛,我突然好想吻你怎麼辦?1,我撫額低嘆。

只是隨便說說撩人的情話罷了,卻沒有想到釘釘直接摟住了我。

「歐巴,那你吻我吧1,釘上眼睛,將嘴唇緩緩的貼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