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七十八章 不近男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不近男色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等綠氣消散,我終於看清面前正蹲在那裡嘔吐的人正是唐果,便顧不得許多直接跑過去。

「唐果1,我輕輕喚著唐果,用口罩使勁的扇著風,試圖將那臭氣給扇走。

唐果對於我的呼喚有些充耳不聞,只顧自己可勁的在那裡吐,直到吐的淚流滿面這才將我手中的口罩順勢拿過去直接擦了擦嘴巴。

「謝謝你1,唐果擦完,轉頭望向我。「不好意思啊,把你的給東西弄髒了,待會我給你洗洗啊姑娘1

姑……娘?!

「唐果,你剛剛叫我什麼?1,我詫異的望著唐果。

唐果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在我直勾勾的盯著她許久之後突然用手指著自己的鼻子。

「你……是叫我?1,唐果一臉的茫然,「唐果?1

頓時我觸電般的跳了起來,直接拽過南魈推到了唐果的跟前。

「你認識他嗎?」,我望著唐果,指了指南魈。

唐果起身,皺著眉盯著南魈,十幾秒之後突然笑了。

「小夥子長的挺帥嘛1,就在我快要鬆了一口氣的時候,唐果突然望著南魈笑了起來。

這話,讓我和南魈面面相覷,直到兩人的目光都凝重了起來。

沒錯,唐果失憶了!她居然不認識我和南魈,不僅不認識我和南魈,居然連生死簿都不記得!她……真真正正的失憶了,在這麼關鍵的節骨眼上!

「為什麼會這樣?1,南魈來回的踱步,「就因為撞到腦袋了?她又不是人,有那麼容易失憶嗎?」

唐果不是人沒錯,可是為我們變性之後,也屏蔽了自己的法力,大概是因為這樣才那麼容易受傷的!現在可好了,不僅沒有辦法從她的口中探出殤歿等人的消息,她也沒有辦法讓我恢復女兒身了!

「一切皆有可能1,琳琅淡淡道,「不然我們兩個原本是互相不搭嘎的,怎麼可能認識?」

「認識你總沒好事1,南魈哼了一聲,「不是為了把你從狂嘯的爪下救下來,我也不會挨了好幾口,到現在屁股上還有牙印呢1

狼妖狂嘯?!

「呵呵,謝謝你啊1,琳琅白了南魈一眼,「我求你救我了嗎?!多管閑事1

「你……」,南魈直接對琳琅揮起了拳頭。

「好了1,我終於忍不住打斷了他們的對話,焦躁的望向一旁正趴在窗戶上往外面張望的唐果。看最快章節就上「有什麼辦法能讓唐果恢復記憶嗎?」

「那得先找出失憶的原因1,琳琅終於正色,「若是因為撞擊導致腦中有血塊,便取出血塊就好,若是其他原因需得對症下藥1

「所以,查出原因需要耗費的時間……」,我凝目望向琳琅。

「查出最少三天,治癒則會更久1,琳琅沉聲。

一天我都等不了,何況更久?!殤歿他們現在音信全無,我根本沒有耐性讓自己等待,也許他們正身處一個危險的環境,多耽擱一秒都有丟了性命的可能!

對,釘釘告訴我,三條路,其中一條是通往祭台的!

可是我無法相信琳琅,畢竟親眼見著她對同類下手的,而且她和釘釘口中形容的完全不一樣,所以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琳琅1,我突然望向琳琅,「祭台在哪?」

提到『祭台』兩字,琳琅瞬間變了臉色。

「你怎麼會知道祭台?1,琳琅皺眉,「釘釘告訴你的?」

我沒有做聲,算是回答,現在這個時候我也顧不得那麼多了,走一步算一步,哪怕每步都充滿了陷阱。

「祭台?1,旁邊的南魈突然開口,「琳琅,是不是你跟我說的那個?」

「恩1,琳琅面容凝重,「可是除非有人故意開啟,否則不可能會掉進祭台!不可能!不可能的1

琳琅有些焦躁的重逢,搓著手來回踱步。「沒有到時間,釘釘怎麼敢打開祭台?!她不可能敢的啊1

釘釘打開祭台?!那祭台不是琳琅的勢力範圍嗎?!為什麼提到祭台琳琅會如此的驚恐?!

突然間,我覺得有些事情遠沒有我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南魈,你真的信任琳琅?1,我盯著琳琅,那話卻是對南魈說的。「你和她究竟如何相識的?」

南魈楞了一下,而後靠近一步。

「小時候,偷偷去萬骨枯玩!正好遇到了狼形的狂嘯撕咬一隻白色的黃鼠狼……」

「是狐狸!狐狸好嗎?1,琳琅突然一臉黑線的打斷。

「哦,抱歉!是狐狸1,南魈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反正都那麼臭,我也分不清1

說到這裡,南魈清了清嗓子。「狂嘯正在撕咬一隻小狐狸,我順便救了,結果被他反咬了幾口,屁股上面到現在還有疤呢!這事,殤歿和傾城也知道1

「所以,你怎麼認出她就是當初的小狐狸?」,我皺緊眉頭。

「喏,這裡有牙印,和我屁股上的一模一樣1,南魈突然一把扯開了琳琅的袖子。

果然,在琳琅的手臂上錯亂著許多的牙印,深深淺淺,其中有兩個印最深,該是獠牙落下的。

「其實,是我先認出的南魈1,琳琅微笑,「那時候我只是狐形,而南魈卻是人形1

釘釘所說,只是她一家之言,而琳琅卻有南魈旁證,自然我的稍微偏向於她!可是釘釘的話,不能不引起我的重視,畢竟琳琅殺人是我的親眼所見。

直勾勾的望著琳琅,轉了一圈又一圈,最後終於停在了她的跟前。「為什麼要殺害同類?1

這話出口之前我已經提高了警惕,可是琳琅的目光中沒有錯亂分毫。

「你是指釘釘一族?1,琳琅揚了揚嘴角,「她們害人性命,不得不殺1

「害人?1,我皺起眉頭。

「沒錯1,琳琅面色凝重,「她們為了修鍊,害人性命取人精氣,所以我不得不殺雞儆猴1

為什麼,琳琅和釘釘說的恰好相反?!

「怎麼,你們不是以此修鍊的嗎?1,我緊接著問了一句。

「不,我們部落的狐女,不近男色1,琳琅目不轉睛的望著我,「因為我們不想害人!若你不信,可以拿南魈的銷魂鏡,一試便知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