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八十章 進入祭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章 進入祭台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琳琅說完這話,眼神錯亂起來。

「若是這樣,釘釘一定也沒有將吸取回來的精氣完全的祭奠給銀狐,而是留取了一大部分為自己修鍊所用!假如真的讓她找到純凈之眸殺死了銀狐,那麼我將不會再是她的對手1,琳琅的聲音急促起來,而後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你真的確定,那鮫人身上的,就是三岔銀鉤?1

「確定1,我悶聲點頭。

「怪不著最近她一直那麼安穩,原來是怕引起我的注意1,琳琅狠狠的甩手。

「所以,如果鮫人被抓,她們會被關在哪裡?1,我目不轉睛的望向琳琅。

「能不讓我查到的,便只有祭台!可是,這太冒險!除非,釘釘已經找到了純凈之眸1,琳琅擰緊眉頭,「若真的如此,十五那天我們狐族當真便會易主了1

琳琅的態度,很凝重,語氣不虛不像是說謊,可是小咪……

我突然間就想到了小咪,小咪說的族長,和我看到的完全不一樣!到底,是誰在撒謊?!我又該相信誰?!

緩步靠近琳琅一步,我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臉。

「琳琅,你認識小咪嗎?」,我淡淡道,沒有一絲的聲調。

琳琅皺了皺眉,而後突然揮手。「進來1

這麼一聲之後,一竄急促的腳步聲響起,而後一個女人信步走了進來,當她抬起頭的時候,我竟然看到了……小咪。

「族長1,『小咪』行禮。

「小咪,你什麼時候進來的?1,南魈扭著腰跑了過去,「其他人呢?」

但是平時一看到南魈就犯花痴的小咪沒有任何的反應,反倒是警惕的退後了一步。

「她不是小咪!她是大咪1,琳琅輕聲道,「是小咪雙胞胎的姐姐,為了讓我和釘釘不會因為內訌而互相殘殺導致滅族,銀狐將原為親人的狐女各自瓜分給我和釘釘1

「所以,小咪是釘釘一族的?」,我皺緊眉頭。

這個時候,大咪抬起頭望向我。「我和小咪雖為雙胞胎,面目一樣心性卻大不相同!這世界上,沒有絕對一模一樣的東西,仔細觀察總會找到差別的1

大咪這話,讓我的心裡咯一下,而後心中某處的疙瘩瞬間給解開了!而我,情不自禁的的揚起了嘴角,用看幾乎看不到的弧度。看最快章節就上

小咪吸食精氣,是釘釘的人!所以,她遠沒有我們看到的那麼愚蠢!或者說,原本進入狐族的通道是正常的,卻被小咪暗中動了手腳,讓我們各自失散了!

「所以,殤歿和那些鮫人,有可能就在祭台?」,我沉默的許久,將目光轉向琳琅。

琳琅重重點頭,「之前南魈叫我去找你,我去釘釘那裡的時候,根本沒有嗅到其他外來者的氣味!我想,應該真的是在祭台1

「那麼,你能帶我們去嗎?1,我緊接著一句。

琳琅想了想,而後鄭重的望著我。「這麼做很有風險!因為,如果沒有到十五便驚醒了銀狐,她會心性大亂殺了所有靠近祭台的人1

「可是,若釘釘真的是為了得到純凈之眸反噬銀狐,那麼死的人則會更多,不是嗎?」,我認真的望著琳琅,「你和釘釘,我選擇相信你!希望你,能對得起我的信任1

到了現在這一步,我的信任的天秤是偏向琳琅的,雖然我依舊不敢盡信!可是,沒有時間讓我多去判斷,我必須要拼一拼!

聞言,琳琅笑了。

「不管為了南魈的恩情,還是為了狐族的部落,我都得去冒這麼一次險1,琳琅突然緩和下臉色,「也幸好發現的早,現在釘釘沒有能力和我對抗!只是去祭台的時候,千萬要注意不能驚醒銀狐1

「那你得告訴我們要注意什麼1,南魈終於說到了重點。

「人類男性和非狐類的女性都是禁忌1,琳琅說到這裡,突然在我的身上嗅了嗅。「還好你是異族男性,否則身上的精氣會觸動銀狐的嗅覺讓她驚醒1

聽琳琅這麼說我心裡頓時安生了不少,她是銀狐的狐尾所化,沒有聞出我是女身所變應該不會有事!所以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趕緊去祭台找尋殤歿和鮫人的下落。

……

因為事關重大,我們必須得乘著入夜進行此計劃,琳琅派出去的幾個狐女回來了,告知兩邊的地盤都沒有找到殤歿他們,所以我更加確定了一點,縱使鮫人不在這裡,那殤歿他們也必定是在祭台的。

這樣的事情,自然不能明目張么也不能帶上很多的人,所以只有我、南魈和琳琅一起前往,而唐果一直恢復不了記憶,跟著也只是徒添危險。

夜終於深了,狐女們各自回石屋休息,四周安寧的像是一座充滿了死亡的墳墓一樣。而琳琅站在窗戶那裡張望了許久,這才終於轉身。

「可以行動了1,琳琅說完這句,突然身上幻出一身夜行衣。

那衣服將琳琅的身材包裹的很玲瓏緊緻,讓南魈看直了眼睛,而我卻無心讚賞。

轉過身,走到了唐果的身邊,伸出手輕輕撫了她的頭髮。

「唐果,等我們回來,一定想辦法讓你恢復記憶1,我揚了揚嘴角,「你不喊我小妞,我真的不習慣1

話音剛落,唐果的身體扭動了一下,而後嚶嚀了一聲便用被子蒙住了頭,我順手掖了掖被子,便起身轉向琳琅。

琳琅點點頭,便徑直往樓上走去,

其實,唐果現在記不得沒有關係,只要回去找月寒就可以了,她的眼淚正好能恢復記憶!所以,我對她還不算太擔心!現在,最讓我擔心的是殤歿他們!

跟著琳琅,我們沿著石階一層一層的往上走去,越往上,那透光窗戶的月光越濃,那霧氣便越重。走了大概二十多分鐘的瞬間,我們終於來到了頂端。

站在石屋圓拱形的頂部,我看不到下方,因為四周被雲霧給遮住了,但是那彎月卻近到像是觸手可及一般。

「琳琅,祭台在哪?」,南魈壓低聲音。

琳琅沒有說話,身後四條尾巴卻突然垂下,而後無限延伸進入了黑暗之中。

……